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 > 824.冥都还刀
    ,        上品宴还在继续。

    此刻叶昊仿若忘记了雷天路跟他的事情,而是招呼了几个学生会的成员,笑眯眯的拿着协议找一些人签名了。

    “贵校准备贷款多少呢?什么?才5万战功?这是准备培养五个人而已吗?不过这是你们的事,但我说过了,10万是起步,最少也得十万?”

    “哦?贵校参加基金会,但暂时不知道具体要贷多少?没问题,等确定了再对接,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额度有限,就这么2000亿,先到先得,没有的可就得等明年了。而一年的时间,多培养出一批人和少培养出一批人,差得可就大了……”

    “……”

    叶昊此刻趁着大家都心情好,四处让人签约参加基金会。

    有些学院觉得还需要再商量商量,叶昊也不废话,不过就是那么一个意思,别人都签,都贷款了,以后别人的学生比你们的学生强,你们想要垫底是你们的事,以后想要再加入基金会可就没这么简单的了。

    至于一些签字现场要贷款的,叶昊也不客气,直接就吩咐姜云把人的账号记录好,争取第一时间将战功转过去。

    一圈下来,除了一些排名靠前的学院没有贷款之外,那些中游的学院基本都贷了一部分,没有贷款没有签约的绝大多数都是排名靠后二三十名的学院,倒不是他们不想要签约,而是这些学院可能就算拿了这么多的资源也没有足够的师资,生怕浪费了以后还不起,此刻纠结得够呛。

    叶昊也不在意,这一次他这个叶氏基金会算是成功了,所有学院里面,包括军方和国安部门的院校有大概七成签约了,而这七成里面有接近半数现场贷款了,他自己手头的1000亿已经贷出去七七八八的了,他现在也没有钱了,得等其他几个大股东的钱到账了才能放贷了。

    在这情况下还有人纠结,他也不理会,反正在这大势之下,等到事情传开了,哪个学院不参加基金会、不贷款培养那些天才学子,哪个学院就是和那些天才过不去。

    叶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那些没来签合同的学院,估计都得哭着喊着来参加基金会的。

    吩咐人把合同都收了起来,叶昊倒是吁了一口气,这基金会现在挂在他的名下,作价应该是2000亿了,就是不知道系统是否认可这样的操作模式,若是认可了,他这一次下江南深渊的事情就稳了。

    叶昊也不傻,没有足够的财富值,江南深渊自己绝对不能去,因为江南深渊可没有打好的桥头堡,混到里面去了,财富值不够,没办法隐藏气息、没办法恢复能量,分分钟就被玩死好吗?

    而现在时间紧迫,他也没时间再去下一个其他深渊,想要快速积累财富基本是没可能的。

    别看叶昊每一次下深渊来钱都挺快的,可问题是,每一次下深渊他都是拿命在换的好吗?前两次去炸城就不说了,就说西京深渊这次,如果不是最后玩命活捉了都天路,根本就搞不到钱好吗?

    按照叶昊的推算,除非每一次自己都这么玩命,否则的话,别说上亿财富值,就算是几千万估计都难。

    所以,在这即将要下江南深渊的情况,叶昊只能够试试看这个办法能不能增加财富值了。

    毕竟叶昊现在五品了,对财富值的消耗已经大到了自己有点难以想象的地步,就这情况来看的话,日后如果真的上品了,那消耗恐怕得更加惊人。

    “还是穷啊……”叶昊在淳于泉等人无语的注视下微微摇头。

    这些人都不知道说啥好了,叶昊这家伙一次性相当于拿出了千万战功,而学生会这边也等着他的补贴,这意味着西京那边划破过来上一次的战功奖励也会被他投入学生会长。

    简单来说,叶昊这家伙说不定现在身无分文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在这情况下,居然还做这样的事情。

    不过唯有叶昊知道自己的情况,战功也好、钱也好,对自己最大的作用就多换一点装备和进化液、丹药之类的东西而已,可问题是,这些东西自己现在不缺,而自己最缺的是财富值,唯有有了足够的财富值,自己才能在深渊浪。

    “这一次成功的话,应该有接近5000亿财富值,应该够了吧……”叶昊陷入沉思,同时有点没什么信心。

    ……

    忙完了这些,这上品宴基本也到了尾声了。

    但在即将宣布宴会结束的时候,冥都这边,冥都城主居然亲自赶赴了,这位城主来了以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而是直接给叶昊送上了一柄刀。

    六品兵器,悬江刀!

    这柄刀是当日叶昊去冥都的时候搞到的,说好借给冥都军方用的,但今日在魔都的上品宴上,张经亘却亲自将这柄刀送了回来了。

    当再次看到这柄刀的时候,不少人都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柄悬江刀是一柄真正的砍马刀,总长只有一米二左右,不算太长,也不算短,原本有点锈迹斑斑的外表,这一年来却已经被修复得七七八八,叶昊甚至能够感应到,这柄刀和当初他拿到手的时候完全不同了,那个时候这柄刀有点装饰品的成分在内,可今日这柄刀,却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隔着一段距离,叶昊都感受到了那种森冷之意……

    现场,有人倒抽凉气,忍不住道:“张城主,这柄刀不是当年……”

    张经亘没有让对方说完,而是微微摆手,道:“此刀当年失落在了冥都深渊之中,后来被邪教徒所得,一年前的时候是叶昊小友亲手将此刀取回,所以此刀是叶昊小友的物件……

    我们冥都当日借刀,是为了一段成年旧事,现在旧事了结,又逢魔都学院喜事,此刀我亲自出手修复,威力更胜往昔。

    正所谓宝剑赠英雄,今日此刀,理应物归原主!”

    随着话音落,张经亘缓缓的将刀放在了叶昊身前的一张桌子上。

    或许是没有了张经亘气息压制的关系,下一刻哪怕是隔着刀鞘,叶昊也清晰的感应到了,这柄刀如同已经出鞘了一般,在这一瞬间,杀气沸腾、血气冲天!

    “好刀!”叶昊喃喃开口,情不自禁的赞叹了一声。

    当日初次接触此刀,他不过是一个三品而已,只知道这刀好,却不知道好在何处,但是此刻他却感应到了,这柄刀灵性十足,而且似乎被人用精神力和能量温养了多年一般。

    这样的一柄刀,虽然六品,虽然还比不上七品的灵兵,可是对于此刻的叶昊来说,却是最适合不过的兵器的。

    兵器这种东西,并非是威能越大越好,要在能够操控的范围之内选择最强的,比方说对于孩童来说,三寸的匕首肯定比关公大刀要强,虽然关公大刀谁都知道厉害,可问题是三岁的孩童根本无法催动。

    张经亘见到叶昊识货,此刻也是轻笑道:“这当然是好刀,这柄刀,杀过上品!”

    叶昊瞳孔微缩。

    “当年许闻将军不过六品,却手持此刀,在冥都战场上杀戮无数,最终一展而斩深渊七品,算是为此刀开封了!”

    “那许闻将军而今何在?”

    “许闻了却了一桩公案后,现正在一处密地闭关,冲击七品,所以此刀对于他来说暂时没有作用了,我曾亲自护送此刀去见许闻将军,他言道,既然此刀是你寻回,那就是你的了……”张经亘神色凝重道,“叶昊,你虽是晚辈,可你是行事我已经多方打听过,可知你是年轻一代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所以,此刀既然主人是你了,那么希望你不要辱没此刀!”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微微吸了一口凉气,张经亘这样开口,基本上算是在确定叶昊的身份了。

    年轻一代第一人,这话其他人说出来没有什么影响力,可是四都之一的城主这样承认,足以说明问题了。

    不远处,魔都城主汪志专哈哈一笑,道:“老张,别拿你那一套来我们魔都忽悠人,这可是我们魔都的骄子,毕业后就算不留校,我们魔都军方、魔都城主府都任由他选的,你来挖人可不行!”

    张经亘笑了笑,道:“这并非是挖人,而是真心实意的……况且,你们魔都深渊局势太稳了,没意思,真正的少年英豪谁不想要去冥都前线不惜一战!要我说,只有经过我冥都前线血战出来的,才是真正的高手!”

    汪志专哼了一声,道:“我魔都深渊面临的压力,可不比你冥都深渊,我们大哥别笑二哥……”

    听到两位城主要怼起来了,叶昊倒是笑了笑,飞快道:“两位城主不要争这个了,我现在才大一而已,距离毕业还远呢,说不定到时候我已经九品了,哪个都都不想要我呢?”

    此言一出,场中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要说叶昊嚣张吧,这是真的嚣张,可他这样化解了两位城主的纷争,也算是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