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 第0154章 不可逃脱的因果【求订阅!】
    ,        柳玄夜和李无邪都蓦的一惊。

    仙庭禁止一切仙人制造分身,尤其是仙庭执事和在列仙班,一经发现便是死罪。

    污蔑仙庭执事有分身而找不到证据,同样是死罪。

    慕容翔没有察觉到陆涯的神识活动,他的镜面仙台也没有任何来自陆涯的反馈。

    他的身材、五官、乃至声音、气质,甚至是人格,都和他的“本尊”完全不同。

    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还是说此子瞎猜的?

    慕容翔突然大喝道:

    “大胆!”

    “污蔑仙庭督裁是死罪!”

    “你这是害怕灵检,直接想寻死?”

    陆涯笑笑,继续干嚼着黑眼豆豆。

    “别紧张,我胡乱猜的,因为我想啊,你这种体质如果不是分身的话,早被人打死了,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陆涯说的是实话。

    虽然他也能花点力气越过镜面仙台,看清此子的体质细节,但这次真是猜的。

    因为他一看到这位慕容翔的嚣张样子,就联想到前世那位土豪玩家每次去野外被人蹂躏至死,就不禁想笑。

    慕容翔阴厉喝道。

    “今天你若拿不出证据,我能在这直接杀了你。”

    李无邪见气氛不对,忙上前道:

    “如果你想知道陆城主的实力,最好不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你会连累我,连累东浮城,甚至是南州仙庭。”

    “南州仙庭?”

    慕容翔冷笑起来。

    “我听说李执首曾经败于陆城主手下,你这么说,是想抬高自己吗?你还以为你是仙帝吗?”

    “证据,今天我必须看到证据。”

    “有证据,就是我死,没证据,就是你死,你我之间,今天只能活一个。”

    李无邪感觉慕容翔的行为有些反常,仿佛是故意刺激陆涯,想让他出手。

    陆涯悠然起身,掸去身上的黑豆碎屑,直面慕容翔,忽然感觉这家伙个子好高,好像有种熟悉的气息。

    “你想要的其实不是证据,是想知道我的实力对不对?你嘴上说要杀我,其实,你想要我杀你对不对?”

    慕容翔陡然一冷,声音也变成了正常男声。

    “你到底是谁?”

    陆涯笑笑。

    “你做好拿命来问的觉悟吗?”

    慕容翔瞬间肃穆,冷声问道:

    “我有这个觉悟,但你做好了与整个仙庭为敌的觉悟了吗?”

    “哈?”

    陆涯一愣。

    仙庭也配?

    慕容翔忽然轻笑起来。

    “如果你看过我的仙台,你就会明白,我可以免疫一切灵力的攻击,你杀不了我。”

    陆涯笑笑,都这时候了还在引诱我看你仙台,直接宰了你不是更轻松么?

    “如你所愿。”

    说话的同时,陆涯拔剑出鞘,只见青光一闪,刚拔出两成剑刃,又瞬间收剑回鞘。

    刹那间的疾拔疾回,宛如蜻蜓点水一般,透着一种大道至简的感觉。

    但也有可能是懒,不愿多浪费一丝力气。

    与此同时。

    一道细腻的剑风,吹拂在慕容翔的脸上。

    一道微风。

    仅此而已。

    慕容翔纹丝不动。

    他没有感受到一丝灵力,镜面仙台没有反应,身体没有任何切割感,灵压也没有任何的扰动。

    愣了半天,也没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李无邪屏气凝神,竟也没发现陆涯的剑法精髓,只微微察觉出一丝空间扰动。

    慕容翔探查全身,最后确定一定肯定没有问题,这才冷笑起来。

    “看来是我太高估你了。”

    “我真傻,竟奢望世间存在隔空伤到我的剑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笑着笑着,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与此同时。

    柳玄夜剑眉微蹙,她的目光附着在剑力上,跟着缩地为寸,一瞬间跨越了无限空间。

    ……

    某未知仙域,某未知浮空山。

    清晨,钟声飘荡,轻烟袅袅。

    太阳东升,群星隐退于天穹。

    一座青光萦绕的护山大阵,宛如镜面的护山大阵泛着七彩光芒,将整座浮空山罩在其中。

    仙禽嬉戏,惊鸿四起。

    石坪崖边,孤松树下。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道,盘膝坐在石台上。

    在白发老道的身旁,伫立着一个身高很高的老者,看上去也老,但比白发老道年轻很多。

    这座浮空山叫云琼山,如今在仙界查无此山。

    白发老道名叫云中君,如今在仙界查无此人。

    没人知道他活了多少岁。

    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实力。

    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但在数千年前,他以云琼山为基地,培养了一大批仙界精英。

    传说整个仙界都有他的布局,其中有的是徒弟,有的是傀儡。

    甚至还有分身。

    此刻。

    恭敬立在云中君身旁的老者,是他的得意弟子云中鹤,因深得他因果苟道之精髓,被赐名云中鹤。

    云中鹤最近有点倒霉,因涉及到鲲鹏与应龙之事,被仙庭通缉,只能躲回了云琼山,求教于师尊。

    “师尊,弟子沾染了一段无法忘却、甚至是无法摆脱的因果,准确说是一个人。”

    “弟子做好了千年久战的打算,布下很多精妙的陷阱,结果事与愿违,我亲自布下的护山大阵劈不死他,兽巢之森的上古应龙喷不死他,就连极云之海的那个怪物也没能杀死他,甚至与我断绝了联系……”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还请师尊指点。”

    白须老道闭目轻声道:

    “这不能怪你,连为师也看不透此人,好在我已经派镜面傀儡过去了,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慕容翔?他不是一直隐藏在仙庭么?事情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

    慕容翔的故事说来话长。

    他曾是个颇有些实力的仙贼,靠着镜面仙台小心翼翼的行走江湖,直到某一天撞上了云中君本尊,得以窥见了云中君的真实身份,然后被制成了傀儡,一直藏在仙庭,作为秘密武器,不轻易拿出来使用。

    白须老道微微颔首道:

    “如果此人能杀镜面傀儡,你须放弃与此人为敌,就算为师出手,也会得不偿失。”

    云中鹤虽然不知师尊的真实实力,但他明白,师尊口中的“得不偿失”,已经是很重的词了。

    可不知为何,云中鹤还是有些担心。

    “云琼山会不会有危险?如果这家伙顺着傀儡的提线找到云琼山,我们岂不是会有危险?”

    白须老道摇摇头。

    “没有提线了,如今我只能通过‘灵子纠缠’来确定镜面傀儡的生死,但他还以为自己在我的控制中,一定会按照我的旨意照做,一定会让陆涯动手的。”

    “如果他能通过灵子纠缠定位到云琼山,那说明他任何时候都能杀死我们,我们还活着,只是他懒得动手而已。”

    云中鹤还是第一次见师尊说这么重的话,但可能是分身被陆涯一脚踩灭的缘故,他对陆涯还是有些莫名的恐惧。

    “如果直接通过灵子纠缠动手呢?”

    白须老道睁开眼睛,只摇头笑道:

    “傻孩子,灵子纠缠乃是蕴含天道的功法,如果他能顺着灵子纠缠动手,那说明他比天还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