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封灵星神 > 第九百一十一章 毒鸩追血剑
    ,唐阳和张泽,手中持有神器!

    甚至有人提供了确切的消息,唐阳手中持有的,乃是昊天圣王的混沌神剑。

    张泽手中持有的,乃是吞噬圣王的乾坤袋。

    这两则消息传出,整个七州都疯狂了。

    神器!

    那是超越了圣器的存在。

    在紫薇州上,想要成为一流或者是二流大族,最直接的保证就是神器。

    诸如火族和雪家,有神器坐镇,尽管这么多年来有些式微甚至是衰败,可没人敢把心思打在他们身上。

    甚至超一流的时族和青族,传闻他们的祖上乃是时空和生命二祖。

    所以他们持有的,乃是超越了神器的器物,被称为祖器!

    可即使是这等强族,还是对神器眼热,更有人第一时间行动起来,去寻找张泽和唐阳的行踪!

    此时的阳盟早已被各路暗探或者是明哨盯得密不透风。

    甚至连一个小孩或者是一个打杂的下人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

    可越是监视,他们越是心惊,有对封灵之力精通的人看了阳盟所在,当即被吓的面无人色。

    在阳盟,至少被布下了上百座灵决封灵阵!

    若是那等大阵齐齐运转,就连圣,也不敢硬闯!

    最可怕的是,当四周有化虚境强者来此时,他们在四周虚空中,感受到了让他们毛骨悚然的威压!

    而阳盟内部,这些天的日子也不好过,高层皆是神色低沉,满是担心的看着四周半空。

    虽然他们人数众多,甚至不缺乏天资卓越的修炼奇才,可他们来到紫薇州的时间毕竟很短。

    除却唐阳和红莲,他们的最强战力也就是鸩皇和两个刚加入阳盟不久的强者。

    鸩皇的实力在通玄境后期,而另外两人的实力一个在通玄境巅峰,一个在通玄境后期。

    “眼下的情况诸位也看到了,阳盟内很多弟子都有些惶恐,诸位可有什么解决良策?”

    红莲坐在议事殿最上方,蹙眉问道。

    “加入阳盟这么长时间,一直在听说盟主的种种厉害,想来只要他回来,一切都能解决吧?”

    韩蒙坐在下首位置,倒也不着急,这般说道。

    他是自唐阳前往陨圣山后新加入阳盟的人,实力乃是通玄境巅峰。

    可因为时间尚短,几乎没什么话语权,因此说话难免有点阴阳怪气。

    阳盟的众多老人想到唐阳此前的种种,有些心安,可一想到这次将要面对的敌人,不由得有些绝望。

    唐阳虽然天赋超绝,可自从踏上修炼一途以来,也就短短的几十年。

    这等阅历和积累,怎么斗得过那些传承数千年甚至是数万年的古族?

    “阳盟外还有一些强者,虽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甚至和盟主什么关系,但至少能在短时间内保证我们的安全”

    鸩皇再次给众人打了一剂强心针。

    不少人纷纷点头,想起上次火族强者的攻击,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可谁能想到关键时刻竟然杀出了一群神秘人,镇杀了那位强者!

    只是眼下情况不明,想让他们心安也不可能。

    事实上,现在阳盟内部满是一些消极的言论,还有少数居心叵测的人趁机而起,想要煽动内乱!

    这些时间以来,阳盟不少弟子甚至都公开或者私下里离开,不想被牵扯进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之中。

    红莲心底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此时的她,实力在通玄境后期,可因为唐萌在这里,全身心的战斗根本不可能!

    宣皇和幽皇等元老不由得暗自叹气,他们很想帮忙,可天赋摆在那里,实力也算不得强悍,起不了多少作用。

    至于卓宏等人,此时也都在闭关,他们想要早些突破,早些成为阳盟的中流砥柱!

    “不好了,**挟持了少盟主,要投靠火族!”

    一声慌张的大叫传来,打乱了几乎所有人的思绪。

    红莲脸色陡然一变,率先冲了出去。

    鸩皇等人脸色一变,冲出了议事殿。

    轰隆!

    一座接着一座的大阵在亮起,而后在几个呼吸间被瓦解,更有一道身影窜出,向着远方闪去。

    “**,哪里走!”

    红莲彻底怒了,一改平日的温婉和大放,周身沐浴着灼热的火焰,向前杀去。

    小唐萌陷入昏迷之中,被**抓着,脸色苍白,情况不算好。

    **眉头微皱,躲过了火焰的轰击,却看到四周还有道道人影浮现,将他困住。

    “结阵!”

    那数位炼星境巅峰的强者在低吼,打出道道印法,杀伐气息流转,似是能划破长空。

    这是可以靠着灵气催动的阵法,可以困住通玄!

    “就你们?还是滚吧!”

    **眸子在这一刻变得赤红,其上竟然有火焰流转,遇到灵气竟然在熊熊燃烧!

    一股极端危险的气息从**身上流转,那是独属于问道境的气息!

    当几人察觉到不妙想要逃跑时,火焰流转,将他们烧成了灰烬。

    那些还在追击的人都被镇住了。

    问道境的气息?若无意外,可以秒杀在场任何一人!

    红莲沐浴着红莲业火,在前方轻轻一点便穿过了千百丈,到了**前方,抬手便是一掌!

    “只是借助着问道境的力量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动我女儿,你找死!”

    **挑眉,他的面孔肉眼可见的扭曲起来,满是啧啧之声的打量着红莲,兴奋道:

    “真是没看出来啊,生完孩子身材还这么好,唐阳早该死了,至于你,将你们抓回去,我可以先尝尝!”

    就在他们悍然交手时,又一道身影杀来,正是韩蒙!

    鸩皇也到了,直接显现本体,一只毒鸩振翅在半空之上,足有千丈,遮天蔽日!

    这两人杀到,瞬间让**压力大增,他只能单手对敌!

    红莲手掌摊开,在储物链内竟然飞出了一块令牌,出现的刹那,虚空都像是被镇压了。

    “阵起!”

    轰轰轰!

    四周的数座大宫殿上,有璀璨的光芒亮起,每一座都有冲天之威,互相连接,压制气息十足。

    上方,一只金色大手遮云蔽日,向下抓来,要拘禁**!

    “你疯了?你个疯婆子,你连你女儿都不管了?”

    **心神狂震,他能感觉的到,这是一个大杀招!

    红莲红唇微掀,并不说话,手中令牌更加璀璨,闪烁着震慑人心的金光。

    就在大手即将落下时,异变再生,那些原本闪现着无边光芒的宫殿,竟然一座接着一座的熄灭!

    更有火光冲天而起,像是在那里点燃了万千焰火一般。

    那是一道人影,冲天而起,须发皆白,像是随时都会入土,可他身上闪烁的气息却强横的可怕!

    “是你?你不是被杀了么?”

    鸩皇在看着这老者的刹那,脸色顿时变了。

    不止是他,就连红莲等人看到他时,脸上都变得不可置信起来。

    他正是当日来犯阳盟,却被时族强者镇杀的那人!

    “嘿嘿,老夫成名的武技可是火魂术,虽然被斩杀,可只要方圆千里内有修炼火之道的强者,我就能夺舍!”

    孔缺说完,干枯的手掌猛然向前抓去,要绝杀!

    火焰燃烧,一处人工湖被彻底蒸干,更有屋舍和宫殿都被烧的坍塌!

    红莲双手不断演化,最终结印,拍出了一朵赤色火焰,不断旋转。

    **长退,火焰向前却被孔缺阻拦。

    轰!

    火焰爆炸,在半空中不断相撞,灼烧了四周空间,一层接着一层的热浪冲击的阳盟众人都在后退。

    鸩皇振翅,恐怖的毒气向前蔓延,**一掌拍出,数根羽毛划破长空,擦中了他的肩头。

    **怒了,可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鸩皇不依不饶,别人不敢在火焰之中穿梭,可是他敢!

    “我潜伏在阳盟之内这么长时间,一切都是为了今天,是你想阻拦就阻拦的么?”

    **咆哮,一把断裂只剩下一截的长枪向前射出,威势之大,震动了九霄!

    这是一把残缺的至宝,甚至上方的极端不稳定能量注定了这是一件杀器!

    鸩皇避无可避,抬手迎击,毒气遮天蔽日,连下方宫殿都被侵蚀的朽烂!

    长枪射入毒雾,上方闪烁的灵气在肉眼可见的减少,可其上散发的杀伐气息,仍然强悍的让人心惊。

    轰隆!

    一声轰响传开,一阵绿雾扬起,朦胧间像是有一只毒鸩在嘶吼。

    可一道直冲九霄的光束震散了这一切。

    毒雾并没扩散,反而在收缩,最后凝结为一道血剑,直指孔缺!

    “毒鸩追血剑?!”

    饶是孔缺,看到这血剑也是脸色大变,甚至连红莲都不管了,强行调转方向,不惜燃烧自身精血也要冲出去!

    传闻中,那是天赋很好,且拥有了一定实力的毒鸩才能领悟出来的一招。

    可施展的代价很大,除非是抱着必死的心!

    “鸩皇……”

    红莲大叫,双目噙泪,满是不舍和歉意。

    阳盟很多曾经和鸩皇熟悉的人都在大喊,包括宣皇和幽皇。

    更多的,则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愤怒,自家的强者,却被镇杀在自家的场地之中!

    这是耻辱!

    “战!”

    有人大吼,不顾一切的向前冲!

    上方的屏障被破开了,一道人影冲了出去,那正是孔缺!

    看到冲出了那一道屏障,孔缺狂喜,更是不顾一切的向着一边冲去。

    “哪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