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窦红线
    ,    一队人马护卫着十几辆大车在官道上行走,这是护送窦红线前往汝州的人马,领军的将军是程咬金麾下副将柳锦山,是一个年轻人,出身寒门,却就读于江都武学。而大晋护送窦红线的是孔德绍。李煜已经占据黄河以南的地盘,但孔氏的未来如何,孔德绍不知道,孔氏上下也不知道,孔德绍护送窦红线前来,一方面也是想试探一下李煜对孔氏的态度。

    这个时候的孔氏还没有后世那么高的地位,但孔氏的族人及其弟子后裔却是不少,受到了朝廷的照顾,隋文帝尊称孔子为“先师尼父”,并且还重新修葺了庙宇,供奉孔子和其弟子的塑像。

    “柳将军,这里好像不是前往江都的方向吧!”孔德绍扫了远处的界碑一眼,忍不住询问道。

    “陛下在汝州,我们前往汝州拜见陛下。”柳锦山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他摸了一下腰间的宝剑一眼,这是从江都武学毕业之后,由天子亲自赐予的忠勇剑。

    “陛下在汝州?”孔德绍面色一变,李煜在汝州和在江都是不同的,汝州距离洛阳很近,现在大晋和大唐正对峙于洛阳城下,李煜的兵马出现在汝州,显然是针对洛阳之战的。

    “汝州广成泽有温泉,陛下闻其名,刚好巡视天下经过那里,就暂时在那里休息。”柳锦山笑呵呵的解释道。他好歹也是科班毕业的,大的战略不行,但这种明显的事情还是知道的,可偏偏不能说出来。

    “柳将军,我们现在已经到什么地界了?”这个时候,马车中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回娘娘的话,我们已经出了荥阳郡,前面不远就是襄城郡的地界了。”柳锦山赶紧说道。对待孔德绍他自然不在意,但对于窦红线却不敢怠慢。

    “报,将军,前面有山匪拦截。”这个时候,远处有骑兵飞奔而来,大声禀报道。

    “好胆,这里是大夏的境界,居然还有山匪?郡尉是干什么吃的。”柳锦山面色阴沉,忍不住骂道:“还愣着干什么,准备防御,不要惊了皇妃銮驾。”柳锦山面色阴沉,大夏军纪严明,每占领一地,就是剿灭当地的盗匪,还百姓一个太平。襄城郡归顺大夏虽然没有多长时间,有些盗匪也是很正常的。

    孔德绍听了心中一紧,实际上,乱世之中,这样的山匪、盗匪也不知道有多少,但孔德绍看的出来,这种情况在大夏却很少见。

    “公主。”孔德绍望着柳锦山的背影一眼。

    “不要着急,先看看。”马车中,窦红线声音显得平静,凤目却是望着远处,大夏军队的战斗力,早就闻名天下,窦红线并没有见过,现在很想来看看。

    远处,柳锦山已经和盗匪交战在一起,大夏军队作战是很凶猛,但让窦红线惊讶的是,面对大夏军队的进攻,这些盗匪居然没有混乱的迹象,反而和对方交战在一起,双方互有死亡,让窦红线惊讶的是,盗匪头子居然杀的柳锦山毫无还手之力,若不是周围大夏士兵支援,恐怕柳锦山已经被对方击杀了。

    “这不是普通的盗匪,是军队假扮的。”窦红线略加思索,就知道对面的盗匪绝对不是普通的盗匪,而是军队假扮的。

    “是唐军。”孔德绍听了面色一紧,这个时候谁最不希望大夏和大晋和亲,那就是唐军,只要击杀了窦红线,不仅仅破坏了两家的姻亲,还能让两家反目成仇。

    “该死的家伙。”窦红线面色阴沉,她从马车中走了出来,翻身上一边的一匹空马,从身后侍女手中接过银枪,一声娇喝,就冲了上去。

    “让开。”窦红线看见面前的大将,冷哼道:“没想到赫赫有名的大唐将军,居然也藏头露尾,让本宫看看你到底是谁。”

    只见长枪如龙,朝对面的匪首刺了过去,匪首显然没有想到窦红线居然如此犀利,一柄长枪闪烁,差点刺入自己的肩膀,吓的赶紧舍了柳锦山,和窦红线战在一起。

    柳锦山收了手中的战刀,后撤了半步,不停的喘了口气,用惊骇的眼神望着匪首,自己的武艺虽然不怎么出众,但也不是一般的盗匪之流可以击败的,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厉害,当然看着窦红线的时候,发现对方更厉害,长枪闪烁的如同梨花落下,将敌人笼罩在其中,招招不离开对方的要害所在。

    匪首见状,吓得面色苍白,双目中闪烁一丝恐慌,手中的长槊连连闪烁,挡在面前,一阵阵金铁交鸣声响起,匪首虎躯颤抖,手中的长槊都差点把握不住,坐下的战马连连后退。

    “本宫麾下不杀无名之将,你到底是什么人?”窦红线也不追赶,她看着对方一眼,冷哼道:“莫非你不知道我窦红线的威名,居然领军来刺杀,坏我大晋和大夏的盟约?听闻大唐李世民聪明绝伦,应该不会这么愚蠢的,你不是李世民的人。”

    “杀。”谢叔方看着眼前的窦红线,面色阴晴不定,原以为自己率领部分人马来解决窦红线,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没想到对方就算是到了自己家里,仍然派出了哨探,自己伏击不成,只能是强行进攻,更是没有想到,窦红线的武艺居然如此高强,自己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是奋力向前,将对方击杀,哪怕是付出再多的代价也是值得了。

    窦红线见对方一副不要命的打法,却是没有放在心上,手执长枪,挡住谢叔方的进攻,一边对另一边的柳锦山说道:“柳将军,这些家伙都是大唐的士兵,不要客气,指挥兄弟们,杀了他们。”

    一开始夏军落在下风,是因为柳锦山没有精力指挥大军,现在不一样了,是谢叔方不能指挥大军了,夏军一时间所向披靡,在柳锦山的指挥下,杀的唐军连连后撤。

    “没想到这个小娘们武艺居然如此厉害,连谢将军都不是她的对手。”远处的山腰上,李元吉叹息道:“可惜的是,我们带来的人不多,不然的话,就能将这个娘们抓住了,也能给李煜好看。”李元吉是冒险来的,只是到底是大夏地盘,就算有玄甲卫帮助,身边带来的兵马并不多,只是现在想要成功是不可能的了。

    “殿下,到底是女子,我等一起上,难道还怕了对方不成?”宇文宝不在意的说道。

    李元吉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复杂之色,面阴晴不定,猛然之间抓住身边的长槊,翻身上了战马,朝战场上冲了过来。他是瞒着李世民来的。李世民能忍下这口气,但李元吉却忍不了,打听到窦红线的行踪之后,就带着麾下五百骑兵杀了过来,准备偷袭迎亲队伍,擒下窦红线,坏了大唐和大晋之间的好事,还能给李煜一个教训。没想到,给李煜一个教训不行,连自己麾下的大将都陷入危险之中。

    “还有帮手?”窦红线看着呼啸而来的李元吉和宇文宝两人,面色一变,凤目中闪烁着冷芒,丝毫不见惧怕之色,手中的长枪闪烁,将两人卷入其中,居然以一敌三,想要击败三人。

    “窦红线,好胆。”李元吉丑脸上闪烁着愤怒,窦红线以一敌三,这是对自己的侮辱,想他李元吉的武艺在大唐军中也是派在前列的。什么时候被一个女子如此歧视过的。一柄长槊飞舞,李氏的长槊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数,讲究的是势大力沉,一招一式,都带起一阵呼啸,狠狠的砸在长枪上,砸的长枪颤抖,窦红线面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

    谢叔方黑脸上一丝尴尬一闪而过,一个大男人对付不了一个女子,本身就是一个尴尬的事情了,现在还是三个人一起围攻,更是如此了。手中的战刀挥舞,多是在一边打酱油,起到干扰的作用。

    倒是宇文宝,在他的心中可没有尴尬这么一说,手中拿着的也是战刀,他手中的战刀挥舞起来,都是朝着窦红线要害部位砍来的。逼的窦红线不得不相救。

    “卑鄙。”柳锦山在远处看的分明,顿时生出无限怒火来,只能是招呼几个属下,联合在一起杀了上去,准备给窦红线解围。

    谢叔方见状,心中叹了一口气,顺势舍了窦红线,朝柳锦山杀了过来,三个男人围攻一个女人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既然如此,还不如对付柳锦山这些人,真刀真枪的杀,生死有命。

    少了谢叔方之后,窦红线的压力顿时小了一些,专心对付李元吉和宇文宝两人,虽然落在下风,但也能勉力支撑。只是到底是女子,讲究的是以弱胜强,但自身的体力还是跟不少,很快就被两人杀的香汗淋漓,手脚酸软,眼见着就要落入下风。

    李元吉看的分明,双目一亮,顿时哈哈大笑,他好像看见了窦红线即将落入自己手中的模样。

    “上,大家一起上。”远处的孔德绍见状,哪里敢怠慢,顿时指挥剩下的士兵蜂拥而上,就算是舍了陪嫁的财物,也要保住窦红线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