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学校

    柴叔一辈子靠打鱼为生,离开了海,他没有其他的傍身之技,只能零零碎碎打一点零工,过得很潦倒。

    甘健宁无意中碰到他,看他为人忠厚老实,所以把他留下来让他学开车,他没有住处,就让他住在甘家顺便看家护院,柴叔就这样留在甘家,成为甘家一员,柴叔也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事事尽心尽力。

    现在柴叔年纪大了,不再让他跟着甘健宁开车,除了接送甘甜甜上学,他平常就在家里,栽花看院。

    甘甜甜随柴叔进去。

    阿里看见她,惊讶的道:“甜甜,你怎么回来了?下午不上课了吗?”

    “我回来吃午饭,下午还去上学。”

    她把阿里拉近一些道:“我妈妈呢?她是不是在家里?”

    “没有啊!太太早上送你去学校就没有回来。”

    甘甜甜松了一口气。

    虽然请假逃课之类的事情,许晓晓都会帮她打掩护,许晓晓在甘露面前,永远只会报喜不报忧。

    所以有许晓晓的假情报,甘露不知道女儿在学校里的真实情况。

    而学校领导和老师,又碍于甘家的财力支持,所以情面上不好和甘甜甜太较真。

    而此时此刻的甘露,正跪在太湖寺的大殿里,给家人祈福。

    因为女儿做了一个那么不吉利的梦,所以她临时起意心血来潮到寺里来烧香,但是没想到今天误打误撞,今天却是农历十月十五,太湖寺里香客很多,香烟缭绕。

    这样的日子祈福效果更好。

    更巧的是,太湖寺有僧人在做法事。

    还有许多虔诚的居士在那里跟着祈福。

    甘露正不知所措间,一位僧人经过她身旁。

    他对她合掌施礼道:“女施主,老衲看你面色晦暗,恐家有不幸,今日有缘来此,机缘逢会,刚好我们这里在做法事,这也是你的福报,跟着我们做法的师兄一起为家人祈福吧!”

    甘露心里一惊。

    这里的人来来往往很多,也不乏像她一样来烧香拜佛的人,为什么这个和尚偏偏只对她说这样的话?

    难道女儿的梦真的有什么预示?

    难道家里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女儿说许琪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她还说丈夫会害了她和爸爸还有女儿……

    太可怕了!不会的……

    甘露跌跌撞撞进了大殿,跪倒在佛像前,跟着做法事的僧人们在祈祷。

    法事要做一天,所以中午吃饭的时候,甘露就留在寺里跟着寺里的僧人们一起吃素。

    吃了午饭以后,法事继续。

    甘露在一片香烟缭绕,念经声连绵不断的佛堂里,从开始的心潮起伏,惊慌无措,到后来渐渐的心绪平静。

    原来,在这样的地方,听着这些僧人念经,会有这种奇特的感受,会把心里所有的恐惧消除,让心情平复。

    法事结束以后,甘露掏出身上所有的钱,全部都捐给了寺里。

    她后悔出来的时候没有多带些钱。

    她跪在佛前发愿,如果能够让她家里平平安安度过劫难,她以后会再来多捐一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