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瓦罗兰传说 > 第1章 序章
    ,瓦罗兰大陆,一个有着鼎盛人类文明的世界。这个大陆上充斥着无尽的魔法元素与符文之力,但并不安详宁静。每天人与人,人与自然都会发生冲突。大陆上由不同的城邦和国家组成,而其中最强大的两股势力便是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

    德玛西亚位于大陆西海岸,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但国王却有着绝对的实权,现今的统治者是嘉文三世。诺克萨斯位于大陆东海岸,是一个以强者为尊的城邦,统治者时刻都有可能被取代,现今的最高统帅是伯纳姆·达克威尔将军。

    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自建立以来便交战不断,自从战争学院建立后,才有所收敛。

    战争学院,瓦罗兰大陆魔法师的聚集地,几乎所有魔法师都是战争学院的学徒,他们致力于维持大陆的和平。凡是加入战争学院的国家与城邦必须以战争学院的方式解决纷争。但近年来大陆被一股不安定的气息所围绕,不时爆发战争,对此战争学院有时也无法分身插手。

    大陆的西边是征服者之海,隔着茫茫大海有着一个小型岛屿暗影岛。大陆的东边则是保卫者之海,海上有着一个国家和一个城邦,分别是艾欧尼亚和比尔吉沃特。

    比尔吉沃特是海盗和海员的聚集地,是一个水上城市,城里由各式酒馆组成。

    艾欧尼亚,一个追求心灵超脱的城邦国家,由神庙、村落与自然风光组成。艾欧尼亚并没有真正的统治者,各个村落的长老组成长老会,每年三次集会探讨下艾欧尼亚今后的发展。

    ……

    瓦罗兰历公元201年,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所过之处,无往不胜。

    在入侵的第三天,天空布满了乌云,阴沉沉的,树林里静悄悄的,气氛压抑。一个女子缓缓前行着,她身披浅灰色麻布衣,下身穿着劣质白布做成的裙子,一根牛皮腰带盘在腰间,脚上一双棕色的长筒靴。她的背上有着一把巨大的铁剑,上面刻满了上古符文。

    女子掀开头上的浅灰色帽子,一头银白的短发,湛蓝的瞳孔,唇若樱桃。她抬起头望着灰压压的天空,一滴雨珠落在她的脸上。她轻语道:“杀戮又要开始了。”

    树林外有两间茅草屋,一家住着一对夫妇,女的抱着一个婴儿,男的在给他们的孩子唱摇篮曲。

    而另一间屋子里住着一位长者,他正在秉烛夜读,不时站起身来回走动。嘴里喃喃道:“亚索怎么还没回来?”长者来到窗前打开窗户,向着森林入口望去。

    披着浅灰色麻布衣的女子走出森林,这时“轰”的一声,一道闪电划过。

    这一瞬间,闪电照亮了女子凌厉冷漠的双目。长者看到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睛,迅速关上窗户,走到床头拿出佩剑,随时准备迎敌。

    ……

    巨大的铁剑刺入长者左胸后拔出,上面刻着的符文散发着幽绿的光芒。长者随着剑拔出后“啊”的一声:“你怎么会御风剑术!”

    女子并没有回答,她轻启朱唇:“记住,是锐雯杀死你的。”随后她便走出了这间屋子。

    隔壁夫妇听到惨叫后,把孩子放在床上,双双跑到长者家门口,这时正好碰上锐雯。“唰”!又是一剑,这对夫妇应声倒地。锐雯张口道:“要怪就怪你们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或许是感觉到父母离去,屋子里的婴儿哇哇哭了起来。锐雯不紧不慢地走进屋子,一个婴儿正在床上大哭。锐雯犹豫了下,还是拔出了背上的巨剑,慢慢刺向婴儿。就在剑快要刺入婴儿体内时,他不哭了,睁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锐雯笑了起来,伸出肥嘟嘟的小手摸着巨剑。

    这时锐雯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画面……

    “父亲,母亲!”六七岁的小女孩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父母哭喊道。

    两个身着诺克萨斯军装的士兵向她走来,其中一个士兵摸了摸她的头说道:“锐雯大小姐,你父母因截获敌军重要军情,被敌国刺客刺杀,不过所幸情报已于昨日呈交给上方,他们是为国捐躯。我们一定会妥善安排他们的后事,以及照顾你日后的生活,请节哀。”

    “我想从军!”一脸稚嫩的锐雯说道。

    “可是你父母托付我们让你做个平凡的人,不过你执意的话,我们可以满足你。”

    “我确定。”锐雯坚毅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军官。

    ……

    锐雯从回忆中脱离出来,复杂地看着这个婴儿。最终锐雯把符文之剑放回背上,心里默念道:以后你就叫叶风吧。锐雯抱起这个婴儿离去……

    几天后,在诺克萨斯与艾欧尼亚交战的战场上,锐雯所带领的军队已被艾欧尼亚军队团团包围。锐雯抱着叶风和她的部下坚持了三天三夜,援军迟迟未来。不知何时起,整个战场开始被青色的雾气所笼罩,外围时不时传来敌军的惨叫,就连锐雯身边的部下也逐个倒下。

    这时锐雯突然想起自己的上司辛吉德在自己离开指挥部之前的一句话:“或许我的生化弹幕不久后就会发射,这还多亏了你,锐雯。”

    是了,原来辛吉德是利用自己吸引敌方主要部队的火力,然后以牺牲我一个军队的代价全歼艾欧尼亚主要精锐部队。想到这,锐雯被气笑了。

    呵呵,这就是自己所信仰的诺克萨斯么?虽然我信奉强者为尊,可我不信奉不择手段牺牲自己人去取得一切!锐雯此时想做点什么,为自己助纣为虐的行为进行救赎。锐雯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婴儿,心里想道:孩子,我会把你养大的。

    锐雯折断了符文之剑的剑尖,把怀里的孩子放入自己胸前的衣物里,以防被毒雾侵染。她疯狂地向毒雾稀薄的地方跑去,远离诺克萨斯与艾欧尼亚的军队。不知跑了多久,锐雯终于跑出了毒雾区,来到一个山洞里。

    锐雯靠着石壁躺下,喘了几口气,因为吸入过多的毒气,她的肤色发绿。她感觉她的胸前一阵骚动,低头一开,原来婴儿叶风醒了。突然,锐雯一声尖叫,这孩子饿了,竟然想喝奶,含着她的那里不放!想到这她脸色微红。

    想了想,锐雯想起自己抱着婴儿和部下逃离驻扎营时在背上的包裹装了不少兽奶。她赶紧解开背上的包裹,拿出水袋装好的兽奶,并把叶风抱出胸前放到腿上。然后打开水袋给叶风喂奶。

    稍后,锐雯又拿出一个陶瓷瓶,里面装了乳白色的晶体,圆圆的,只有一粒。她脑海里又想起出发艾欧尼亚前晚遇到的一个神秘虚影对她说的话:“这是虚空碰撞产生的结晶—时之甘露,可保你二十年的青春。”锐雯思索片刻,现在自己十九岁,但因为辛吉德的生化弹幕,自己命不久矣,不如死马当活马医,相信那虚影的话。随后,她一口吞下了那粒时之甘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