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统 > 第十五章 末世第一捡漏王
    ,    第十五章末世第一捡漏王

    6月27日19时13分。

    天空正被火光所映亮,黑压压的飞蝗群在暗红色的天空笼罩下在城市的远空盘旋,像是盘踞在世界云顶的幽灵。

    大概在两个小时之前,军方对冰城的江岸地带进行了最后的一次的大轰炸,紧接着,大溃败开始了。

    军队从最前线开始大规模后撤,收拢幸存者,即将放弃冰城。

    而在冰城失守之外,更大的局势却是全球规模的战败。

    虫巢的文明等级未必要比人类高上多少,它们的目的是占据这颗星球,便要以摧毁人类的有生力量为第一优先级,然后再将地球改造成属于它们的世界。

    而伴随着军方阵线的全面后撤,虫潮半个小时就已出现在冰城的各个角落,屹立在北城区的庞大虫巢,像是一座屹立在城市尽头的神灵一般,冷冷俯瞰脚下的城市。

    这一刻的冰城,已被火光与死亡吞没了。

    大量的幸存者跑出家门,走上逃亡之路。

    从这一刻起,躲在家中,再不意味着绝对的安全了。

    前一世,这个阶段,据苏然所知,被军方称为节点化作战阶段,军方后撤阵线,将依靠某些冰城中的有利地形建立防御节点,相当于小型的幸存者基地,聚拢附近的幸存者,然后全员后撤。

    据说当时这个计划,是龙江战区的指挥官岳元山下达的命令,他不顾其他的人阻拦,宁可付出巨大的损失,也要尽可能多的将幸存者带出冰城。

    夜色弥漫,冰城中正一片大乱,枪声从每个方向传来,惊慌失措的人流在街道上狂奔。

    苏然也混杂在人群中。

    说实话,他已很久没见过这么多的活人了。

    大概在一个小时之前他就出门了,这时候,他正在飞速地穿越人群,向前奔行。

    那是一处军方和虫潮交火的正面战场。

    军方的两辆96式坦克正横亘在街道的前端,以大量的步兵和重机枪作为陆战掩护,以保护后方的幸存者迅速撤离此地。

    它们的正面是一片铺天盖地的虫群。

    黑压压地黑甲虫像是潮水一样沿着暗红色的天空下席卷而来,一头撞上前面的坦克,重达42吨的96式也会轰然向后移动半寸,上面的7.62毫米同轴机枪和12.7毫米高射机枪正疯狂喷吐烈焰,和坦克周围的步兵一同处理近程的黑甲虫,而125毫米口径的滑膛炮每一次开火,都能在黑甲虫的虫群中掀起一片的滔天“血浪”!

    坦克作为陆战霸主,正在城市中发挥出令人心惊肉跳的作战能力。

    坦克与军方的部队也在沿着街道缓慢地后撤,履带碾过大地,柏油路一寸寸地崩裂开来,而黑甲虫喷出的强酸性腐蚀液,却对坦克的装甲有致命性的杀伤,两辆坦克上到处都是那些强酸的黏液,冒着恶臭的浓烟,却仍在全力作战。

    如果活人被这种强酸喷中,瞬间半个人都能被融穿,骨头都不会剩下!

    夹杂在黑甲虫虫潮之下的,还有大量的屠戮者,翻滚着前进,刀足舞动,发出尖锐的啸叫,在枪林弹雨中穿行。

    这还是局部作战的情况,若是在一天前虫潮和人类军方的冰城江岸主战场上,这局面会更糟糕,这也是苏然明知道那边会有大量的虫尸却不敢靠近的原因。

    那样规模的战场,他冒冒失失跑过去,很可能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当然,现在江岸主战场的战斗已经结束,苏然也就没有去的必要了——取得胜利的虫潮会全面回收虫尸和人类的尸体,带回虫潮之中,作为养分,源源不断地制造战虫。

    对于虫群来说,数天的时间就能打造出一个能够作战的战虫,但对于人类来说,数十年才能培养出一个军人来。

    战事连绵,苏然却正贴着街道的边缘悄悄地摸上去。

    他跑到这种地方来,可不是来投靠军方的,他是来捡漏的。

    这家伙跟个鬼一样,往人类军队这边的边缘一靠,躲在街道边缘的一间破破烂烂的咖啡屋里,看见被打死的黑甲虫,便抬起腕表来,一道光芒射出,瞬间将之收进自己的系统之中,转化资源点。

    若是远一些的,他的腕表回收距离不够的,他便冒险冲出去几米,再收一头。

    军方和虫群打的是热火朝天,苏然躲在飞射的炮火之下,却是捡漏捡的不亦乐乎。

    资源点蹭蹭蹭地往上涨。

    苏然这会儿的心情,就像是捡钱一样,不劳而获,心里都乐开花了。

    谁也不可能想到,在这种炮火连天的战场上,竟有个人,不逃亡也不躲着,反而主动地跑到战场上面来,专捡虫尸,跟在军方的屁股后面,打死一头收一头。

    苏然也不贪,就收近处的黑甲虫虫尸,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猥琐到了极点。

    当然,苏然也还是讲义气的,这种局面的战斗,他一人一枪,但若是看见某些危机军方战阵的情况,苏然也会暗地里开火相助,一枪一个,瞬间就能放倒一头黑甲虫。

    军方的战阵中,步兵里,有个战士还发现了这一点,有些诧异地问自己身边的排长:“排长,你发现没有,我们打死的黑甲虫尸体,怎么莫名其妙地就不见了多少?”

    战局混乱,炮声震耳,他排长直接怒吼一声:“别分心!开火!!”

    而就在这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地面忽然被撕裂开来,一辆96式坦克的正下方地面忽然炸裂,一头地行蛇轰然从地面之中穿出,直接将上面的坦克当场掀翻,军方的火力瞬间一弱,黑甲虫蜂拥而上,一瞬间就将那辆被掀翻的96式吞没了。

    而那头地行蛇,正在发出惊天动地的嚎叫。

    但就在这个瞬间,半空中传来两声撕裂的破空锐啸,两枚导弹拖曳着长长的尾焰,划过半空,一枚直接从那地行蛇张开的大嘴里飞了进去将它整个脑袋都炸碎了,另一枚则是从那跃地而出的地行蛇身边呼啸而过,轰然落在后面的虫群之中!

    一辆武装直升机,正低空掠来!

    火光冲天,爆炸声震耳欲聋,烟尘滚滚而起,虫群和军方都短暂停火后撤。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刻,滚滚的烟尘之前,却有一个猥琐的身影从角落里冲了出来,在烟尘滚滚的爆炸中跑了一圈。

    等烟尘散尽,军方的人就一阵的目瞪口呆。

    因为就这烟尘笼罩的一会儿,地面上的黑甲虫虫尸竟少了大半,刚刚那被炸碎头颅的庞大地行蛇干脆消失了!

    那排长目瞪口呆,道:“我们的导弹什么时候威力这么大了?两发下去,把虫子都炸的人间蒸发渣都不剩了?这他购奶奶王八羔子的什么情况,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而这时候,赚的盆满钵满的苏然却是再一次猥琐地躲了起来,龟缩不出。

    有漏我就捡,捡完我就跑。

    你问我是谁?

    末世第一捡漏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