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贵人 > 第五七四章、泓丽捉奸
    ,    “多谢大公主关怀,阿玛在盛京一切都好。”

    富察嘉懿的说话轻缓,给人别样温柔的感觉。

    怀恪大公主执着夫家堂妹的小手,满脸都是笑容,如无意外这孩子便是日后的太子妃了。这是富察家的荣耀,也是她的荣耀。只是不知为何,汗阿玛至今都没有正式下旨赐婚。许是因为最近朝政太过繁忙的缘故?

    怀恪转头看着自己婆母、大学士马齐的夫人,柔声道:“嘉懿这丫头很合本宫的眼缘,不如让她在留春园住上几日,跟本宫作伴几日吧。”

    富察嘉懿与其母佟佳氏如今是借住在大学士马齐的府上,马齐虽也有避暑园子,但毕竟不能跟大公主的留春园相比,且马齐子女众多,因此也顶多划出一个小院儿给富察嘉懿与其母暂住罢了。

    马齐夫人欣然点头,“那感情好。能得公主调教几日,也是这丫头的福气。”

    听了这话,坐在一侧饮酒品尝珍馐的六阿哥弘旭眼睛微微一亮。但立刻又有些遗憾,他尚未分府,课业繁重,素日里甚少得空出宫。即使富察氏住在大姐姐这里,他也少有机会过来。

    弘小星咽下口中的食物,附耳道:“六哥,这个未来嫂子瞧着很是温柔,只不过说话慢吞吞的,听着能把人给急死!”

    弘旭一脸黑线,“你就不能闭上嘴专心用膳?!”

    弘小星笑嘻嘻道:“若是闭上了嘴巴,我还如何进膳?六哥你怎么傻乎乎的?”

    弘小旭强忍这才没有撸袖子挥拳头揍这个弟弟,心想回头一定要好生教导一下八弟的摔跤技艺!

    “诶?六哥,未来嫂子出去了哟!”弘小星又附耳道。

    弘旭一愣,也不动声色搁下了酒盅,淡淡道:“我出去醒醒酒。”

    弘小星内心狠狠呸了一声,什么“醒酒”,分明是跟未来嫂子幽会去了!弘小星凑到弟弟弘小昴耳边道:“六哥整天装得一幅正经人模样,其实闷骚得很!”——闷骚这个词儿,弘小星还是跟姚佳欣学得,姚佳欣时常私下腹诽四爷陛下其实是个闷骚——人前高贵冷艳,人后却是……咳咳!

    自打那日赏花宴面见中宫之后,富察嘉懿内心就十分不安宁,因为皇上迟迟没有下旨赐婚,这般没个着落,实在叫人难以安枕。

    因此富察嘉懿是故意离开宴席,便是想着,或许六阿哥会出来见她,她便可以问个究竟了。

    名分未定,便与六阿哥私会,这可着实有些出格。想到此,富察嘉懿脸蛋有些羞臊,不由地有些犹豫,想着要不要打消此念……

    “富察格格!”听到身后传来的温润清朗的声音,富察嘉懿就明白是迟了,心下又有些欢喜。没想到六阿哥立刻就追出来寻她了。

    可见六阿哥心里是十分中意她的?

    想到此,富察嘉懿脸颊宛若火烧,瞧着六阿哥快步近前,富察嘉懿顿时有些慌了神,她连忙后退了两步,这才屈膝道:“六阿哥万福。”

    弘旭也止步在三步开外,便没有上前。富察氏那飞快退开的举动,虽有些疏远之意,但他们毕竟只见过一回,好人家的格格,自然是避讳外男的。

    弘旭这才觉得自己追来的举动有些唐突,便掩饰性咳嗽了两声,“我、我就是出来透透气。”

    弘旭很早就对未来福晋有了自己的设想,首先不消说必得是世家大族嫡出的格格,要仪态端庄、温柔娴静。弘旭从不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他未来的福晋不求才学出众,起码得是个读过书的,要能跟自己谈诗论赋,若是琴棋书画俱通晓那自然更好,至于容貌上,最起码也要中等以上。

    弘旭眼中的中等以上,自然是以宫中嫔妃的容貌为平均考量的中等以上,也就是中等以上的美人。

    而富察嘉懿,无疑是最契合他心中标准的妻子人选,更令她满意的其实是富察嘉懿的周身的气度,那温柔如水的气度,着实令人心生好感。那日赏花宴一见之后,弘旭就知道,这是他就是他心目中期待许久的人。

    赏花宴那日,富察嘉懿虽然见过六阿哥,但也未敢直视,直视偷偷瞧了两眼。彼时六阿哥与五阿哥并肩而立,年纪要小几个月的六阿哥却反倒比五阿哥要高些,模样也是……出乎她意料的英俊。

    但也只是匆匆一瞥,今日富察嘉懿才总算能近距离看清六阿哥的容颜。

    午后的阳光有些耀眼,照在那张少年英朗的面颊上,如镀了一层金色,愈发显得英姿郎朗。

    富察嘉懿不禁脸更红了,她急忙低下头去。

    弘旭不复赏花宴那日的淡定,因为他实在是没有跟女子单独相处的经验,又不曾亲近过女色,自然心里有点突突乱跳,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那个,我瞧着大姐姐很喜欢的样子。”

    富察嘉懿深深低着小脑袋,“都是大公主抬爱。”

    弘旭小声问道:“你住在马齐府上,还习惯吗?”

    富察嘉懿温声细语回答:“多谢六阿哥关心,伯父伯母都很是关照奴才与额娘。”

    弘旭松了口气,“那就好。”

    富察嘉懿心下有些小纠结,她很想问问皇上何时赐婚,但又恐六阿哥觉得她不够端重,一时额头都出了汗了。

    这时候,一声尖锐急促的女声传来,“六弟!你怎么和富察格格在一起?!”

    泓丽此番也被获准可以出宫参见大公主幼子的满月宴,泓丽只不过是出去小解的功夫,回来之后便发现六阿哥和嘉懿居然都不见了!

    泓丽如何猜不到?立刻就推说肚子不适,跑出来寻人了。

    而弘旭与富察嘉懿也都离开宴席太远,因此很快就被泓丽公主给找到了。

    泓丽瞧见弘旭和嘉懿居然孤男寡女单独相处,不由心头的火焰蹭地冒了起来。

    富察嘉懿登时就有些慌了神,却没忘了行礼请安,“四公主万福。”

    听到四公主这不善的语气,和那一幅来捉奸的架势,弘旭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四姐姐不在宴上陪着大姐姐,跑出来作甚?”

    “我——”反被弘旭一通指责的泓丽脸色隐隐有些泛青,“六弟还没回答我,为何与富察格格孤男寡女共处一处?”

    听了这话,富察嘉懿脸色唰地白了,她急忙解释:“我、我……”我了半天却是没我出个什么来,毕竟她是故意出来,也是盼着六阿哥出来寻她的,眼下又的的确确是孤男寡女。富察嘉懿只觉得小脸臊得慌,不禁后悔自己今日的孟浪。

    弘旭却恼了,“四姐姐不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又是在大姐姐的园子,我与富察格格碰见了,打个招呼都不行吗?!”

    泓丽气坏了,这分明是私下幽会,弘旭居然还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