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神尊 > 第一百七十五章姐姐,不要害怕,我回来了。
    ,        叶辰的名字,出现在东荒太岁城的天榜石柱子上,引发东荒太岁城年轻修武者的怒火之时。

    叶辰等人,正在离开牛首城。

    魏灵儿带来的,武王大人的天马晶石马车中,有温老从朝歌城调来的六品阵法大师——景天岩。

    叶辰,古星华,魏灵儿,魏天奴等人都骑马而行。

    “温老,我们朱会长让我问您,一辆有五品防御阵的晶石马车,你就交易了一座六品防御阵出去,您是怎么想的?”

    从朝歌城的大秦商会而来,大秦商会裁决殿的鲁晋元,与温老并肩站在牛首城高大的城墙上,眺望着远去的叶辰等人,他开口道。

    “这里面的差价,我个人会补齐。”

    温老淡淡道。

    鲁晋元愣了愣,随即皱眉说道:“温老,叶辰现在可是一个漩涡,武王府未必还会招他为赘婿!

    而他,得罪的不仅是朝歌城的雷王与朝歌城的孟家,他还得罪了东荒太岁城的孟家,那可是七品家族!”

    “那又如何?他们如果不满,冲我们整个大秦商会出手啊!”

    温老很霸气的说。

    鲁晋元的嘴角抽搐,这温老真是狡猾如狐,难到头发,眼睫毛,眉毛都掉的干干净净。

    他这话很霸气,却是带上整个大秦商会。

    温老沉默着,凝视远去的叶辰的背影,心中低语道:“叶辰,为了你的一个人情,老夫花费巨大。而你,是否真能在将来给老夫一个惊喜呢?”

    ……

    “叶辰,你告诉我。你给温老灌了什么迷魂药?只是一辆有五品防御阵的晶石马车,他就交易了一座六品防御阵给你?”

    在去往天龙宗的路上,冉胖子难以置信的问。

    温老如此的交易,完全是大亏本!

    叶辰道:“我与温老交易的,不只是六品防御阵,我承诺会帮他一次。”

    冉胖子一听,释然道:“原来温老是看好你,难怪会如此。”

    魏天奴在一旁,忍不住说道:“温老会如此,有一半的原因,肯定是看在我们灵儿郡主的面子上。”

    冉胖子闻言,觉得很有道理的点头:“魏护卫此话有理,温老肯定以为,叶辰老弟要去武王府做赘婿了,所有大手笔投资在叶辰老弟身上。”

    微顿,冉胖子眉飞色舞道:“啧啧,温老如果知道真相,说不定会哭!”

    冉胖子对在危机关头,黑了他五十块上品灵石的温老,怨念不是一般的深。

    一想到温老,是因为叶辰要去做武王府的赘婿,才如此大手笔投资在叶辰身上。

    而叶辰,最终却没有成为武王府的赘婿,那温老岂不是要气得半死?

    “冉胖子,你什么意思?我叶师兄不做武王府的赘婿,难到就不值得投资吗?他现在可是天榜第十的妖孽,武王府的赘婿名声,怎么配的上?”

    古霜儿在一旁说道。

    话语的最后,古霜儿还故意看向了魏灵儿。

    魏灵儿没有理会古霜儿的言语挑衅,她有点紧张,因为快要见到叶辰的家人了。

    冉胖子大喊冤枉:“小霜儿,你别挑拨我与你叶师兄的关系啊。”

    说完,冉胖子瞧着为了叶辰,而时常争锋的古霜儿与魏灵儿,很是羡慕。

    然后,他想到了,美貌可以与魏灵儿媲美的孟颜柔,叹气道:“唉,孟颜柔,你为什么不辞而别呢?”

    古霜儿一听,心中暗道:“那个刺客狐狸精不辞而别的好!”

    叶辰听到冉胖子提及孟颜柔,心中暗语:“孟颜柔,下一次见面,你应该就是魏颜柔了吧?”

    咕咕。

    咕咕。

    咕咕。

    在天龙城外围的,围着河流打渔为生的渔民房屋处,有一间房屋上,有数只信鸽站着,而且还有一只接着一只的信鸽,飞落到这里。

    “小蝶,你去看看信鸽,带来的信上写着什么?”

    提着渔网回来的叶文翰,对身旁提着鱼篓的叶小蝶说道。

    “好勒。”

    叶小蝶点头,快步走过去将一只信鸽抓住,取下它腿上的信。

    随即,叶小蝶展开细长的纸。

    “叶辰归来,马上回家,叶庭云亲笔。”

    这纸上,写着这样一行字!

    叶小蝶一下子愣住。

    “怎么了小蝶?是又有什么坏消息传来吗?”

    叶文翰紧张的问。

    还记得前些时日,有白鸽飞来,传来的消息是,牛首城区域的天命学院选拔赛提前一个月,而这是在针对叶辰的坏消息。

    因为这个消息,他与叶小蝶已经几日没有睡个安慰觉,天天担心有信鸽带来,叶辰被杀死的消息。

    “不是的爷爷,小辰他回家了。”

    叶小蝶哭着说,发泄着心中这几日的惶恐与不安情绪。

    “小辰回家了?呜呜呜,好,好,太好了!”

    叶文翰激动的也是老泪纵横。

    “走,爷爷,我们回家去……啊……我……”

    叶小蝶激动的话,还没有说完。

    她整个人寒气直冒,颤抖的倒在了地上,她体内的寒气又一次爆发了。

    “小蝶,小蝶你撑住,你弟弟活着回来了,他肯定是获胜了,拿着五品心血丹,来治好你了!”

    叶文翰苦着对叶小蝶喊话,又冲四周大喊道:“来人啊,快帮我拉一辆马车来,我要带孙女儿去城内看病。”

    “啊,小蝶又犯病了,老秦快点把马车牵来。”

    叶文翰旁边的邻居,一个晒得黝黑的女子,焦急的朝屋内喊话。

    一个同样黝黑的汉子冲出来,叫道:“老叶,你别着急,我马上去牵马车来!”

    “大家快帮忙,烧一些热水,给小蝶驱寒。”

    黝黑女子,向跑来的其他渔民大喊。

    “好,好。”

    众人急忙点头,开始四散的要回去烧水。

    “你们……你们是谁……要找谁?”

    此时。

    一个渔民男子转身,看到有一群锦衣玉服的人走来,不由惊疑的问。

    “爷爷,姐姐,我回来了。”

    锦衣玉服的人们,没有回应渔民男子的话,为首一人带着哭腔的说。

    他就是叶辰!

    跟着他来的人,有叶庭云,古星华,古霜儿,魏灵儿,魏天奴,冉胖子等人。

    他回来后,就立即前往叶庭云在天龙城的藏匿之地,找到叶庭云,以信鸽联络叶家人回家。

    可是他迟迟没有见到爷爷与姐姐回来,这让他坐不住,跟着信鸽一路追踪而来。

    “小辰,快救你姐姐!”

    叶文翰听到叶辰的声音,狂喜的叫道。

    而叶辰,在叶文翰喊话之时,已经两步跨越十几米的距离,到了叶小蝶身边。

    他将五品心血丹按入叶小蝶嘴内道:“姐姐,不要害怕,我回来了!守住心神,有任何异变,都不要心慌!”

    叶小蝶见到叶辰,她眼睛发红的,浑身冒着寒气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