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座混沌监狱 > 第373章 最开心的事
    , 仙界可不是凡尘,那可是凌驾在灵界之上的一方奇幻大天地,它与灵界相隔的距离,远远超出了一般人可以设想的范畴!谷枫虽有方法传送,但他的伤势太严重了,根本无法开启那样的传送通道。

    “一定会有办法的。”

    苏昊的心中,不免对谷枫升起了一阵心酸之意。

    要知道,这谷枫可也是昔年抗争血域的盖世英雄,也正是因为那一战,让他重伤于此无尽岁月,九死一生,残喘到了今天。

    只可惜曾经的历史,早已被岁月长河冲刷了个干净,后世已没有人记得,曾经那些以命镇守道域、以血骨铸造城墙的英雄……而这灵荒,就好似一所牢笼一样,囚禁着这位昔日的盖世英雄,令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备受岁月煎熬!这又岂能不让知情者感到心酸与心揪?

    “哎,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谷枫苦涩一笑,抬头望了望那蔚蓝的天穹,轻轻一叹。

    随后只见他看向了苏昊,一脸慈祥地笑道:“苏老弟,你这次来灵荒,应该不是特意来看望我的吧?”

    “嗯,我想找你帮我一个忙,将我传送到西方穹州的葬渊山脉,我想去那里修炼,不过这路程太远了,所以想麻烦你帮帮忙。”

    苏昊倒也没有隐瞒,坦言出了他前来这里的目的。

    “葬渊山脉,那不是一片雷霆禁区么?

    你去哪里修炼什么?”

    谷枫那张邹巴巴地脸上,满是好奇之情。

    “我偶然获得了一些雷道秘法,而这些秘法必须利用自然雷霆才能修炼,所以嘛……嘿嘿,我想去试试……”苏昊一脸为难地笑了笑。

    “雷道秘法?”

    然而,谷枫却越发地好奇了起来,只见他蹙眉道:“我曾听闻唯有雷帝的法,才会以自然雷霆修炼,你不会是得到了雷帝的传承了吧?”

    闻言,只见苏昊神色一阵变换……敢情这老树精知道的还不少呢?

    不过想来也是,这老树精诞生的年代,与雷帝差之不远。

    当年雷帝是那么的出名,他能得知这些东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或许是吧。”

    苏昊敷衍一笑,他肯定不会告诉老树精实情的,因为这老树精不是一般的聪明,一旦泄露一点点实情,他便能猜透很多东西。

    “你这运气可真逆天啊!雷帝的传承,居然也能被你给偶然遇上?”

    谷枫惊叹,不过他这话中之意,很明显也是在继续追问苏昊,这个偶然的经过。

    “话说,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苏昊急忙转移了话题。

    “苏老弟吩咐的事情,我哪有不帮之理?”

    谷枫慈祥一笑,接着拍了拍苏昊的肩膀,又道:“苏老弟你先别急,这前往葬渊山脉,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们哥俩都这么久没见了,聊会再去也不迟嘛。”

    “还聊啥啊?”

    苏昊憨笑道,实际上他的心里很明白,这老树精除了他师父的那点破事,还能有啥?

    敢情这老头子还真是难缠呀!奈何自己又有求于人……“我师父她最近还好吗?”

    果然不出所料,谷枫一开口便问到了他的师父。

    而在他的记忆里,好似也只有柳妖最清晰。

    而且他在说着这话时,只见他掌心一阵发光,出现了一个巴掌大的小袋子,那是一个以法纹凝炼的储物袋,递到了苏昊的面前。

    “她很好。”

    苏昊笑了笑,同时接过了那法纹储物袋,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是玄根露”谷枫回应道。

    “这玩意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苏昊不免感到有点好奇,上次谷枫便给过这种仙道宝液给他,让他转交给柳妖。

    而这一次他竟然又拿了这么多给他?

    “这东西对你没有任何用处,就是告诉你寻找方法,也无意义。”

    谷枫似乎是懒得去提这种事,接着笑问道:“苏老弟,你可曾对师父提到过我?

    上次给她的万物土效果还行吧?”

    “自然提到过,而且她也很想你,还夸你呢!”

    苏昊点头笑道:“那万物土很有作用,你师父的身体也在渐渐好转……”“那就好,那就好。”

    闻言,谷枫脸上的笑容明显增添了不少,好似什么也没有比他师父安康,更能令他开心的事。

    “你也就别多问了,更别去牵挂太多,而且我也敢向你保证,总有一天,我会安排你跟你的师父见面的。”

    苏昊接着劝说道:“适当时,你还是多利用这些宝液,恢复一下自己的身体,而至于你师父以后所需的宝液,我也会想办法的。”

    老实说,一开始苏昊还巴不得在谷枫这里,多拿点宝液。

    但现在他却并不这样想了,因为谷枫也不容易,他也是重伤之躯,需要大量的宝液续命。

    如果一直在他这里获取宝液的话,想必谷枫的身体,不但不会有所好转,反而还会越来越差,甚至还会因此而殒命。

    他可不希望这位昔日被打成了脑震荡,失去了诸多记忆的盖代英雄,就此结束自己的一生。

    “我无妨,死不了的。”

    谷枫摇了摇头,道:“最重要的是只要师父能好起来,我就安心了。

    还有,你可别千万告诉师父,我很虚弱的事情,尽量说点好听的给她,别让她担忧我这个不孝的徒弟。”

    这一席话荡在苏昊的耳中,莫名地令他鼻子感到有些发酸,心中更是感叹不已!自私之欲,但凡是活着的生灵,都会拥有。

    但谷枫绝对不是那种人,因为他对自己的师父,怀有一颗比天还要高的敬畏之心,好似已经远远超越了师徒之情,这份感情,莫不令人感动与感慨!也不知,当年在这对师徒的身上,究竟发生过怎样的动人故事?

    “嗡隆!”

    谷枫也没在追问苏昊什么,当即一掌便划破了虚空,在虚空中斩出了一道,通体银光灿灿的门户,那就好似一道由神光汇聚的虚空之门。

    “多谢谷老哥了!”

    苏昊也没再多问什么,简单道别,迈步便要走进门户。

    “苏老弟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