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觅仙道 > 第464章 自作聪明
    ,    秦炎不敢大意,许景凡又何尝不是,这一战可不是普通的比武,而是既决胜负,又定生死。

    两人都全力以赴。

    然后便见到金色的绳索,朝着灰蒙蒙的飞剑,缠绕过去了。

    飞剑没躲,继续一往无前的狠狠斩落。

    许景凡看得清楚,更加不敢不大意,深深呼吸,往手中的玉如意里注入更多的法力。

    说起来,他结丹的时间,其实比秦炎更晚,距今满打满算也不过两年,之所以能够这么迅速,就修炼到金丹初期的巅峰,一固然是天资出色,但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得了那灵界修士的帮助,这两年来奇遇数不胜数,获得了许多珍贵异常的宝物。

    不过就算他修炼得再迅速,短短两年时间,自然也没有空闲,去祭炼自己的本命宝物。

    以他的身份,两位师尊,都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所以炼制法宝的材料肯定不会缺少。

    不过本命法宝,顾名思义,淬炼之时,最好由自己亲自动手,别人若是越俎代庖,理论上,也不是不可,但所得到的法宝,却很难与主人做到心神合一,如臂使指。

    于是威力方面多多少少会受一些影响。

    这些都是前辈修士的经验,千锤百炼,被印证过许多次,绝不会有错,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金丹修士都会自己动手炼制本命法宝。

    许景凡自然也不能免俗。

    不过因为他结丹时间太短的缘故,所以现在还来不及来炼制来着。

    其手中的玉如意,并非其本命法宝,而是他的两位师尊,共同所赐下的一件古宝。

    珍贵异常,妙用无方,即便在古宝中也是最顶儿尖儿的那一种宝物,赐予他防身那是绝对足够了。

    这也是许景凡的依仗之一。

    自己的实力,远远胜过了同阶修仙者,再有这件珍贵异常的古宝相助,就算对上普通的元婴初期的修仙者,他也有几分战而胜之的把握。

    所以在他看来,这一战虽然凶险,但自己应该有着较大的赢面。

    脑海中的念头如电光石火,那金色的绳索,已非常成功的将那灰蒙蒙的飞剑给缠住。

    虽然对自己的实力信心十足,但在许景凡看来,那柄不起眼的飞剑,也绝对是十分强大的宝物,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对付。

    所以虽然成功将飞剑束缚,但说不定挑战才刚刚开始来着。

    可让他意外的一幕发生了,飞剑被绳索缠住以后,却是丝毫挣扎之力也无,甚至连表面的灵光都一下子暗淡了许多,就仿佛真的是一件很差的,如同破烂一般的宝物。

    “这……”

    许景凡先是一呆,随后嘴角边却流露出冷笑的表情来。

    继续示敌以弱,以为自己会受骗上当么?

    太天真了!

    所以虽然感觉那飞剑丝毫威胁也无,但他却一厢情愿的以为,这都是秦炎的诡计,所以不仅丝毫也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投入了更大的精力。

    “给我破!”

    伴随着一身大喝,那金色的绳索,表面一下子窜起尺许来高的灵芒了。

    其威力,瞬间增加了倍许还多,于是“咔嚓”一声,那灰蒙蒙的飞剑的表面出现了一丝裂痕,随后整柄飞剑居然在绳子的缠绕下,粉碎掉了。

    粉碎掉了……

    许景凡瞠目结舌,第一反应是自己看错。

    此飞剑按照他的设想,应该是一故意隐藏威力的,非常厉害的宝物,可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凭空加戏想太多,这就是一非常差的,简直跟破铜烂铁差不多的宝物。

    但这怎么可能呢?

    那灵界修士说得清楚,对方与自己一样,是他所在人界的金丹修士之中,最顶儿尖儿的修仙者,怎么可能使用这么差的宝物?

    难道是那灵界修士弄错了?这家伙徒有其表,根本就是一滥竽充数之徒。

    还是说……

    一瞬间,脑海中数个念头转过。

    而这时候,秦炎头顶上,由那面铜镜中所飞射出来的清冷光束,也已经到达他的面前了。

    尽管心中充满了狐疑,许景凡依旧没有分毫的大意,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他担心,这是对方的骄兵之计。

    哼,随便你使用什么阴谋诡计,也不管你真实的实力,究竟是强是弱?总而言之,我全力以赴,不给对方以可乘之机,也就对了。

    许景凡做下了抉择。

    不得不说这是一非常聪明的态度。

    所以他并没有因为那灰蒙蒙的飞剑被轻易破除而大意疏忽,所作出的应对依旧是全力以赴。

    于是右手抬起,一指朝着前方点去。

    随着其动作,他身前那面菱形的盾牌,表面有一层晶光闪过,防御力明显变得更加的出众了得。

    许景凡打定主意,先应付下眼前的攻击,随后再狠狠的反击,对方究竟是在玩故意示弱,虚实变幻的把戏,还是真的是滥竽充数之徒,自然就一目了然了。

    当然,他希望是后者,如此那就可以免掉一场苦战了。

    这念头尚未转过。

    嘭!

    一身轻响声传入耳朵,却是那道由铜镜中飞射出来的光束,已击中了他面前的盾牌。

    威力……怎么说呢?

    已相当于普通金丹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但也仅此而已。

    不能说弱,但对比自己原先的估计却又差得远了,总而言之,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对方所祭出的这两件宝物,比自己想象的,要差了太多太多,难道这小子,真的只是徒有其表吗?

    然而这个念头尚未转过,突然有非常尖锐的破空声传入耳朵,他霍然抬起头颅,然后就看见几道火红色的剑气,由远及近,恶狠狠的劈向了自己。

    许景凡瞳孔微缩,立刻感觉到这几道剑气的非同小可,绝不是刚才的攻击可以媲美的。

    不好,中计了,对方刚才不是视敌以弱,他的目的,是吸引自己的注意。

    这几道剑气,才是真正的攻击。

    许景凡的脸色难看无比。

    这时候想躲也来不及,也没时间祭出防御的宝物。

    “嗖嗖嗖。”

    破空声大作,那几道剑气已近在咫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