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万古剑神 > 第七百一十章 韦凉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

    第七百一十章韦凉

    练了一遍剑法之后,林浩回到了帐营之外,一阵扑鼻的香味飘出,掀开帐营的帘子,只见徐石正在忙活,火架上烤着油光发亮令人食欲大振的肉。

    “林浩,那么快就回来啦?回来的正好,过来帮帮忙,今天你加入我们小队,等他们训练结束后,大家一起给你简单的庆祝一下。”徐石看着林浩喊道。

    原来他所谓的趁着今天不用训练好好休息,并非是真正的在休息,而是在为林浩的加入,准备一些食物来庆祝。

    林浩帮着徐石,一起准备,等到其他人训练结束回来,这边正好一切都搞定,全部人兴致颇高,又有人从储物戒中取出了酒坛。

    “徐石,你去叫韦队长一起来吧,他不来,说实话,我还真不敢喝酒……”

    “对啊,徐石,就你胆子大,去喊韦队长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加油,徐石,我们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徐石肩负重任,出了帐营,去找韦凉。

    而林浩则是与大家伙一边有说有笑,气氛很是不错。

    过了片刻,徐石掀开帘子走了进来,一脸郁闷。

    全部人顿时一阵紧张。

    “失败了?”

    “完了,今天酒是没得喝了,不过也还好,吃吃肉,喝水吧。”

    “哎!”

    众人皆是一脸失望。

    “哈哈,我徐石出马,会搞不定吗?”徐石突然笑道,随后帘子一掀开,正好韦凉走了进来。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是徐石在开玩笑……

    韦凉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食物与酒,板着个脸,加上他的脸部本就有很多伤疤,看上去异常的严肃。

    其他人也不敢乱说话,有些紧张的看着韦凉。

    过了一会,韦凉道:“一人最多喝一坛!”

    有了这句话,整个气氛,再次活跃了起来。

    “韦队长,我们喝酒有分寸,你就放心吧,这种灵酒,来个十坛八坛的都没问题,当然我保证,只喝一坛!”

    “少吹牛了,上次是谁,喝了三坛,就醉的不省人事,还抱着咱们韦队长的腿不肯松手的?”

    “你……那是个意外!”

    一群人相互打趣着,而后开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不过韦凉却是很少说话,滴酒未沾。

    过了片刻,韦凉看向林浩,道:“不训练的时候,你不用拘束。”

    林浩点了点头,他之前听徐石说,韦凉加入飞麟军已经二十多年,立过很大功劳,只是修为境界,一直卡在元皇境七重,无法寸进。

    所以,他悄然施展神通天眼,查看着韦凉的情况。

    这一查看,即便以林浩的心智,也都有些震惊。

    韦凉的身体,存在着无数的伤。

    新伤旧伤。

    多到几乎已经遍布了全身。

    有一股异常霸道强横的力量,在他体内不断的肆虐,撕扯着他的身体。

    这些伤势,虽然比不得林浩前段时间那危及生命本源的伤,可若是论起痛苦程度,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种伤势,无时无刻的在影响着韦凉。

    可是,韦凉却承受着这种伤势多年,每日正常训练,修行,执行任务,神色如常……这等坚毅,堪称恐怖!

    林浩心中充满了疑惑,他们乃是隶属东域丹宝阁的军团,而韦凉拥有着许多军功点,要想解决,应该不是特别难的事。

    显然,这其中,另有隐情。

    当然,林浩也没有这个时候来提问。

    “林浩,听说你在苍星城的时候,宰了两个羽族的传人,来来来,我们都好奇的很,给我们说说经过吧。”徐石灌了一大口酒,兴致颇高的看向林浩。

    林浩一笑,道:“对付羽族其实并不难,他们最厉害的一点便是速度,只要想办法让他们的速度没有用武之地,便很好解决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在场的众人也不是菜鸟,虽然没有遭遇过羽族,却也猜得到羽族的速度有多么恐怖,想要克制他们的速度带来的威胁,可不是那么轻易能办到的。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韦凉道:“你们看着点来,明天准时训练,迟到的人,按规矩处理,我先走了。”

    “韦队长,难得今天大家那么高兴,你再多陪兄弟们唠唠嗑嘛……”徐石喊道。

    “对啊,韦队长,你一直这样也不好,需要放松一下。”

    韦凉没有回话,径直走了出去。

    待韦凉离开之后,林浩问道:“咱们的韦队长,好像有什么心事……”

    “鲁冲,你跟了韦队长最久,应该知道一些吧,说来听听。”徐石说道。

    叫鲁冲的男子,是个络腮胡大汉,猛灌了一口酒后,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前几年偶然听人提起过一点,二十多年前,准确来说是二十一年前吧,咱们的韦队长可是飞麟军中的风云人物,只是后来因为一次任务失败,鲁队长所在的小队,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了,他伤的很重,可是却不愿意医治,他脸上的那些疤痕也是那时候留下的,从那次任务失败之后,韦队长的修为,便再也没有丝毫寸进,一直在飞麟军中担任一个小队的队长。”

    “真是可惜了,韦队长人真的很好,别看他平时严厉,实际上是希望大家努力训练,增强实力,执行一些危险的任务时,才有自保之力。”

    “嗯,他是不想我们走上他的那条老路,如果他当时肯接受医治,不被影响修为的话,恐怕现在他在黑甲军中的地位,早就是统领级别的了!”

    “我也听说过一点……据说,当时导致韦队长他们那支小队全军覆没,好像还和现在执法堂的堂主梁飞虎有关,不过这件事,知道的人都不敢说,我也打探不到了。”有人嘀咕了一句。

    ————

    深夜。

    帐营之中,有人休息,沉沉睡去。

    有人闭目打坐,正在修炼。

    林浩的适应性很强,已经融入了这个环境之中,他倒是没有睡意,于是便闭目打坐,修炼逆天剑典。

    黑甲军的大本营无光谷,夜晚很凉,寒意刺骨。

    一块平整的巨石上。

    韦凉坐着,手里倒握着一把门板宽的大剑,大剑的一端,抵在石头上。

    这是一把断掉了的大剑!

    韦凉的脑海中,想到了二十多年前,他意气风发,加入飞麟军的那一天。

    那个晚上,跟今天,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