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白银术士 > 第二章 节日
    ,

    吱呀一声。

    安列尔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他身上穿着简单的贵族服饰,黑色的头发松软,脸上带着淡淡的苍白,细而薄的嘴唇抿起,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温和严厉相互混杂的感觉。

    走出了房间之后,安列尔在房间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才确定了一个方向,朝着前方慢慢的走了过去。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好两三天了,但是安列尔却已经呆在他的房间里,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房间,对此,安列尔还有些不习惯。

    按照脑海中的记忆,安列尔慢慢的前行,途中有一些仆人和侍女路过,他们看到了安列尔,连忙停了下来,朝着安列尔恭敬的行礼,安列尔表情冷漠,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但是暗中却在把那些仆人和脑海中的那些人影一一对应,借此来进行熟悉。

    终于,在一会儿之后,安列尔来到了城堡的大厅。

    大厅里有着很大的方形桌子,此时,已经有人坐在桌子上面了。

    索尔大师,杜门子爵,罗曼,还有一个有着一头长发,看起来很美,但是不苟言笑,看起来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少女。她是安列尔的姐姐安娜。

    安娜身上穿着甲胄,腰间旁边挂着十字剑,给人的感觉冰冷而可怖。

    当安列尔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瞬间看向了他。

    被这么多人一看,安列尔有些不习惯,他打着招呼,然后根据记忆中的样子,在餐桌上坐了下来。

    “安列尔,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已经很久了。”罗曼对安列尔说着,他是一个很温和的青年,笑的时候眼睛眯了起来,给人极为温和的感觉。

    不用人来吩咐什么,那些之前早就有所准备的侍女和仆人们就自发的把各种食物摆了上来。

    一时间,这里热气氤氲,到处都是食物飘动的香甜气息。

    众人开始进行了早餐。

    “安列尔,我听索尔大师说你受伤了,还是被术士进行攻击的,你现在好些了吗?”阿希罗维德家族是一个典型的骑士家族,以获得武勋作为家族立足的根本,对于进食礼仪之类的,并没有多少讲究,此时,就有人开口问了起来。

    不过询问的不是别人,而是看起来冷冰冰的安娜。

    一个哥哥,一个姐姐。

    所以,安列尔是幼子。

    “好多了。”安列尔放下了手中的银质刀叉,他用洁白的细娟轻轻的擦了擦嘴,开口这样的说道。

    “术士的攻击不像是骑士,身体方面会有很多的莫名的变化也说不定,而且,攻击还会作用在精神上,安列尔你现在怎么样,还有其他的异常吗?”安娜再次问着。

    “没有,我一切都很好。”安列尔朝着前方的安娜微微点头致谢。

    “放心吧安娜,索尔大师把有关的情况都和我说的,安列尔很好,不会有事的。”坐在上首位置的杜门子爵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身体高大雄壮,像是一头凶猛的黑熊一样,给人极度悚然的感觉,不过,此时的杜门子爵却有些沉默,道:“伊文思,还有图门家族……”

    “子爵大人,请放心,不会有其他事情了。”索尔朝着杜门微微欠身,道:“这次是我做的不好,是我有些大意了。”

    “索尔大师,这不是你的原因,而是,我想你知道的……”

    杜门子爵微微的摇了摇头。

    众人渐渐的没有说话的兴致,开始吃起了早餐来。

    看的出来,所有人心情都不是特别好。

    安列尔知道原因。

    在南尔地区,名义上的统治者是希尔公爵,而在希尔公爵之下,还有一位沙丽娜女伯爵,和图门子爵、伯克里安子爵以及阿希罗维德子爵,其他的还有一些小的子爵或者男爵领,但是都比不上述五者。

    五个强大的贵族领,成为整个南尔地区的统治势力。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希尔公爵是整个南尔地区的主宰者,但是,遗憾的是,希尔公爵已老,失去对整个南尔地区的掌控力,所以整个南尔地区现在表面上看起来还很平静,但是在之下却暗流涌动。

    整个南尔地区的局势并不稳。

    虽然贵族们表面上还遵行着贵族的礼仪和通行法则,但是暗中角力,碰撞,交换,妥协,威胁,杀戮,很多事情都在进行,没有丝毫的停歇。

    阿希罗维德家族在上面五个强大的贵族领之中实力只是第四,仅在伯克里安家族之上,不如图门家族,所以,对于这样事情的发生,没有谁能够来保证一些什么,能够来确定一些什么。

    局势真的不是特别好。

    没办法,阿希罗维德家族比较弱,比不上图门家族,这是很无奈,但是却是真正的事实。

    很快,早餐结束了。

    索尔跟在杜门子爵的身后,他微微落在后面,表示着自己的尊敬,而杜门则是来到了安列尔的身边,他静静的看着安列尔,脸上的表情沉默而肃然,没有说话。

    “今天是灯火节,会很热闹,我让奥塞姆带着一些人跟着你,放心,安列尔,没有人能够伤害你,没有谁能够伤害你们。”杜门说着,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了安列尔的肩膀,他看着旁边的罗曼和安娜,沉默了片刻之后,朝着他们点了点头,就朝着外面大步走了出去。

    阿希罗维德家族的领地事物有很多,作为族长和子爵,杜门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他现在则是带着索尔离开了。

    “我去训练场看一看,我们招收一批卫兵,现在还要来加紧训练才行。”

    安娜也吃完了,她走出了城堡,一个翻身,直接骑在了战马上。

    “奥塞姆!”安娜喊了一声。

    “放心,安娜小姐,我会遵从子爵大人的命令。”一个高大强壮的骑士上前,他单膝跪地,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对着安娜这样的说着。

    安娜点了点头,她没有说什么了,只是骑着战马迅速的离开,有很多的骑士跟在安娜的身后朝着前方疾冲而去,很快他们就都走远了。

    大厅里就只有安列尔和罗曼在了。

    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朝着外面走去。

    “好了,安列尔,我的弟弟,我也走了。”罗曼一身休闲的贵族服饰,他在战马上,整个人都在微微的笑,像是阳光一样,给人无比温暖的感觉,道:“我要去参加一场宴会,祝你今天愉快。”

    “相信父亲,也请相信我,我们会让图门家族给出一个交代的。”

    罗曼忽然靠近安列尔,他声音很低,开口轻声的说着。

    “谢谢。”安列尔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了起来。

    罗曼愣了一下,随即他哈哈笑着,就带着他的侍从离开了。

    整个城堡就只有安列尔一个人。

    安列尔看着前方,有些沉默。

    “好了,我们走吧,去外面看看。”安列尔开口说着。

    在十几个穿着身上穿着黑色重甲,气质沉凝,给人窒息感觉的护卫保护之下,安列尔走出城堡,来到了城市,洛德城。

    洛德城是阿希罗维德家族的统治中心,这里距离安达斯山脉不远,猎人们经常进入山脉之中,在山脉里去猎杀凶兽,用凶兽的皮毛和鳞甲,经络来换取财富,并且在这里大量消费,由此,洛德城繁荣了起来。

    街道很宽大,有很多商铺,人们来来往往,笑容洋溢着笑容,今天是灯火节,是一个值得庆祝的节日。

    安列尔和众多的骑士们走在街上,四周的看着骑士们,都很自觉的闪开。

    安列尔也在看着那些骑士。

    骑士们给他的感觉很不一般,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来相比。

    尤其是为首的那个骑士,他身体高大强壮,身上穿着鳞甲,头上绑着细小的金色辫子,背后是弓箭和巨斧,给人的感觉不寒而栗,骑士脸上有很多的细密的黄色绒毛,最为醒目的是他的耳朵,他的耳朵是圆形的,这无疑表明了他的身份,一个半兽人。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他的父亲是人类,而他的母亲则是一个狮人。

    “安列尔少爷,你有些出神。”奥塞姆扶住了差点儿摔倒的安列尔,他说着话,声音有些奇怪。

    “没事……我没事。”

    安列尔轻轻的拍了拍额头,他朝着奥塞姆简单的笑了笑。

    但是在心里,安列尔却有些惊叹。

    没想到啊,刚才在街上行走散步的时候,就被无意中引动了。

    没想到啊,他前一世无意中在世界级实验室中所进行的试验,那个冰冷可怕而又大胆的猜想,竟然是跟着他来到这个全新的世界,并且还成为了他全新而独特的能力。

    数据眼。

    把所有的一切都化为数据来进行理解的眼睛。

    安列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平静了下来。

    没有人看到,在安列尔的眼睛里,浮现出了淡淡的冰蓝色冷光,在他眼睛里,很多东西都改变了模样,成为了一个个数据模型,并且在那些数据模型旁边,还有大量的数据参数在不停的滚动,不停的变化。

    整个世界成为了黑色的世界,黑色的世界之中没有任何东西存在,有的,就只有众多的蓝色模型,以及不停变化的参数。

    这是一个属于数据的世界。

    唔。

    安列尔捂着额头,发出了一声闷哼声,他连忙停了下来。

    他现在根本就无法承受那么多的数据以及信息冲击。

    “安列尔少爷……”奥塞姆发现不对了,他连忙伸出手,扶住了安列尔。

    四周的众多骑士连忙戒备了起来。

    “放心吧,我没事,没事的。”安列尔看上去很虚弱,他朝着那些骑士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之后,安列尔才恢复了过来,不过安列尔倒是没有在使用他的能力了。

    “安列尔少爷,您是精神震荡又犯了吗,索尔大师给了我一些药剂,让我来时刻准备着。”奥塞姆说着,伸出手掌,显现出了他手掌里的一个玻璃试管,玻璃试管里是不停晃荡,变化不休的冰蓝色药液。

    安列尔愣了一下,随即他拿着一管药剂,打开来了玻璃塞子,冰冷的寒气不停的冒了起来,一股一股如同烟气一般,没有断绝,而安列尔随即仰起头,把那些药剂给一口喝了下去。

    果然,感觉好了很多。

    “安列尔少爷,您现在不用担心太多,一切都会好的,有子爵大人和少爷小姐在,你不会有事的。”奥塞姆说着,他想要来安慰安列尔。

    “我知道,我知道大家都是想要来帮助我,他们说是会给我一个交代,一个结果,这是真的,我知道,我明白。”

    安列尔打断了奥塞姆的话。

    但是他的眼里却没有多少笑意。

    众人前行,在街上前行。

    今天是灯火节,但是都是各种灯火,摇曳不已,迷离绚烂,各种不同的灯光散发了出来,让整个洛德城显得很美很美。

    河边有少女在欢笑,有猎人在酒馆里一边大笑着,一边吐出了粗鲁的话,烤肉发出了滋滋的声响,麦芽酒的香气在不停的飘摇,此时,在晚上,整个城市带着独特气韵的城市彻底的活了过来。

    他们很快来到广场上。

    广场今天很是热闹,这里有一个一个巨大的木笼子,笼子里是关起来驼兽,每年,灯火节的时候,这里都会有驼兽被宰杀,然后被煮成一碗又一碗鲜美的驼兽汤,让人们欢庆今天的节日。

    安列尔站在原地没动。

    他看着木笼子中的那些驼兽,就仿佛是看到了他自己。

    看起来是被保护着,但是,那其实一点儿也不安全,别人在保护着他,但那终究不是他自己的力量。

    他需要自己变强,需要自己来强大。

    有今天上午的接触,虽然还不知道其中到底是怎么样的,不过,看起来,他的家庭成员都还很不错,安列尔现在对他的家人却并没有多少感情,他彬彬有礼的按照记忆中的方式活着,更多的,就像是一种所应付陌生人的礼仪而已。

    也许他们的承诺是真的,但是,更多的,安列尔还是更相信他自己。

    “图门家族,还要那个叫做伊文思的术士……”

    “比阿希罗维德家族强大又如何……”

    安列尔在心里说。

    总有一天,他要来亲手毁灭那个图门家族,杀死了那个叫做伊文思的术士。

    一定。

    这不仅仅是因为骄傲,因为他不想像木笼子之中驼兽一样,木笼子牢不可破,看起来非常安全,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就被拖出来杀死,所谓的安全,所谓的保护,都是建立在别人给予的之上,安列尔无法接受。

    他无法接受弱小的自己。

    因为这样有可能会死啊。

    前方的广场上,驼兽惨叫着,已经被拖出来杀死了,火光闪耀着,人们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安列尔的拳头一下子握紧。

    冰冷的实验室,改造计划,强殖机械新战士……

    枪声,火焰,爆炸声,杀戮,疯狂的杀戮,人们绝望的惨叫声,改造,又改造,切割肌肤进入骨头之中的锋利手术刀……

    身体躺在试验台上不停的发抖,电击,学习各种东西,高能爆炸,操作平台,左眼被手术刀刺入传来了撕裂灵魂的痛感……

    最后,是他弄出来的疯狂大爆炸!

    前世所有的一切在他脑海中不停的闪现,如同是记忆,又好像是交织闪现而过的电影,像是在昨天,又仿佛是遥远的从来发生过一样。

    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他很讨厌死亡啊!!!!!!!

    安列尔真的不想在尝试死亡了。

    因为……他真的死过。

    真的死过很多很多次啊。

    安列尔身体颤抖。

    他闭上了眼睛。

    随即,安列尔眼睛睁开,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来。

    “安列尔少爷,您想要喝驼兽汤吗?”奥塞姆问,他挥了挥手,一个骑士反应了过来,连忙朝着前方的广场跑去。

    过了一会儿之后,那个骑士端着一碗满是肉片的驼兽汤过来。

    “安列尔少爷!”骑士脸上带着笑。

    安列尔向那个骑士表示着感谢,然后,他端着那碗驼兽汤,一口一口的喝起了汤来。申博sunbet官网立足亚洲,展望未来,期待在2019年,更好地为申博sunbet官网代理、会员服务。无广告无弹窗免vip的免费小说每天更新最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