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三百六十七章宗室的命运之变
    ,    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大臣们都为岳飞这件事忧心忡忡。

    这件事给他们带来的压力,比当年完颜宗望兵临城下还要大。

    在他们看来,完颜宗望兵临城下,那完全是可以谈判的,可以通过议和来停止战争。

    但是大宋内部的武将,僭越了权力,私自调兵,这是非常可怕的,是有亡国之兆的,若是皇帝不严肃处理,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将自己的担心写到奏疏里,不厌其烦一封封给皇帝呈递上去。

    每一个人都担忧皇帝的决定。

    每一个人都力挺秦桧,觉得他此刻仿佛一位品行高尚的大儒。

    然而,大臣们越发担忧起来了。

    因为皇帝依然在宫里摆弄他的田,玩着刚刚又翻新的一般蒸汽机,或者用千里望四处看东西。

    偶尔还会去中央军的军营去和宗泽、韩世忠喝喝酒。

    总之,上朝的次数骤减,干脆停止早朝。

    有大臣要求见,就说有事不见。

    这样拖了几天,江陵府又有奏疏来了。

    一封是皇城司总指挥使肖江魏的秘密奏疏,另一封是江陵府知府罗淙的奏疏。

    从情绪上来说,对于宗室的行为,赵桓没有什么值得要发怒的。

    毕竟,他和那些宗室不熟,或者说,虽然有血缘关系,但他这个穿越客,其实跟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呢,看到那些恐怖的数字,他就忍不住要发飙了。

    在皇帝这里,大宋的每一个人,上自太宰,下至庶民,那都是有把柄的。

    更何况那些被养了百年的宗室,更何况济王赵栩那几个不学无术,整天游手好闲的亲王!

    所以啊,皇帝眼中也不是容不得沙子。

    毕竟此一时彼一时,潜在的大势力,该被弄的也弄得差不多了,没必要再抓住一点点小事就大动干戈了。

    但这群货也太放肆了!

    每年从江陵府扣二百万石之多!

    按照政事堂给出来的数字,每天朝廷从交州运回粮食900万石!

    但其实是1100万石!

    有约六分之一的粮食被吞了!

    按照江陵府的每石三贯的粮价,有600万贯流入了贺远山以及宗室手中!

    靖康元年,大宋朝廷一年的财政收入才约8000万贯!

    也就是说,这帮宗室,一年要吞的相当于当年每年朝廷收入的十三分之一!

    更令赵桓气氛的是,前不久,他要取消宗室的月粮,以赵栩为代表的皇室,居然集体哭穷。

    就抓着这事,赵桓打算发飙了。

    但转念一想,好歹是赵家自己的事。

    那群人不要脸,他皇帝还是要脸的。

    虽然平日里的手段粗暴了一些,脸皮厚了一些,但此事关乎赵氏名声。

    总之,大宋以前,可从未暴露出宗室敢如此贪婪的。

    赵桓找了半天,好在没有找到赵构的名字,不然以他对赵构的了解,怕是要下杀手了。

    徐处仁还在为水泥路的事情忙着,突然接到皇帝的传召,他放下手中的事,立刻离开政事堂,向内宫赶去。

    “臣参见陛下。”

    徐处仁猜想,皇帝传召自己,应该是议论岳飞的事情,毕竟,秦桧现在天天逼着皇帝办了岳飞。

    “徐相公,坐。”

    “谢陛下。”

    赵桓便将罗淙的那份奏疏递给了徐处仁,后者越看越心惊。

    “这……”

    “徐相公,有什么好的办法?”

    徐处仁心中一凛,身为人臣,最大的忌讳就是参与天家的私事。

    自古参与皇室私事的大臣,都不得善终。

    但是,此事已经不能严格算是皇室私事了,它严重影响到了民事。

    每年200万石的粮食,被动了手脚。

    从西南运到江陵府的路上,有水路,有山路,粮食坠崖,或者沉水,是朝廷接受的合理事件。

    到江陵府后,有一定的误差,也是合理之中。

    但200万贯,这个数字太大了,已经远远超过了朝廷的容忍范围。

    看来,从运输粮食的源头,就存在问题,在交州,这事就被人动了手脚。

    “陛下,臣以为,从交州到江陵府的所有涉事官员,都应当严格查办!”

    “朕不是问你官员们当如何处理,朕是问你,宗室当如何处理。”

    徐处仁有些蛋疼,他想着避开宗室的话题,但皇帝已经明说了,叫你来不是问你怎么处理官员的,因涉事的官员,肯定都是要处理的。

    现在让朕头疼的是,宗室当如何处理。

    家丑不可外扬,当年的肃王案已经让皇室蒙羞了。

    徐处仁猜测着皇帝的心思,皇帝肯定是要处理宗室的,不然不会叫自己来。

    但皇帝又不想公开处理,毕竟太过骇人听闻,这事传出去后,皇室的威信将为受到打击。

    “陛下,既然济王如此热爱粮食,何不将他调到盛产粮食的交州之地?”

    徐处仁这么一说,赵桓眼睛就亮起来了。

    交州啊?

    好地方啊!隔壁的真腊更好,把济王往那里扔,再给他一支军队,让他在那里圈地为国。

    反正这个时代,那些小国是没有严格的国界的,有大片大片空地闲置着。

    如果真腊不答应,就给济王增加兵力。

    赵桓老早就想着要把赵宋的宗室们各自发配到其他的地方,例如南洋塞一大批,漠北塞一大批。

    以后征服的南半球大陆,又塞一批,还有更远的西方。

    这就是当年周王室的分封制度。

    分封制度有利也有弊。

    弊端就是后期容易尾大不掉,但利也很明显,大大减少了初期的管理成本。

    有点类似后世那些大型城市加盟商的概念,可以加速地盘扩充的速度。

    不仅如此,还可以为中央帝国竖立一些潜在威胁,不至于中央帝国在大一统中,越来越保守,以至于让所有的矛盾都停留在了帝国内部。

    从而导致内斗越来越严重,制约各项文化和科学的发展。

    只要这种潜在的威胁不是异族的威胁就可以了。

    即便哪天,某个诸侯王要反,那也是同族的战争。

    那之后的事,赵桓就操心不了了。

    他也只是一个凡人,哪能帮后人解决所有的问题,江山能否坐稳,还不都看自己的能耐。

    即便是秦始皇,够牛了,生前操心了那么多,继承人出了问题,帝国也是分分钟崩了,那能怪秦始皇吗,还不都是胡亥那头蠢驴自己脑残。

    和徐处仁简单聊了聊,赵桓就让徐处仁退下,然后,他自己开始梳理所有宗室。

    那些锦衣玉食的宗室们还并不知道,此后,他们的命运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