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三百二十章赵桓的毒计,釜底抽薪!
    ,    说行动就行动了起来,在对付日本这件事情上面,赵桓表现出空前的积极性和高度的热情。

    能够多快弄死日本,就多快弄死日本。

    日本国在宋朝这个时期,是不太平的。

    国内有好几方势力在角逐。

    天皇因无法支付高额的抚养费用,下放到各地方的皇族成员形成的贵族集团,因为对利益把控太过严苛,导致新兴的越来越壮大的武士集团不愿意再为贵族集团效命。

    这个时代是幕府的前夜,天皇的地位依然很强大,但武士们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武士。

    贵族却依然还是过去混吃等死的贵族,矛盾点已经一触即发。

    无论是百年前的藤原道长还是现在新兴的平氏集团,都是武士壮大的表象。

    申屠信在日本国内插的一手,显然是傍上天皇,在政治资源上占据了绝对主动地位,随即又联合了几大旧的贵族,蓄养了一批武士。

    开始对以平氏为首的新武士集团施压,并且扬言要夺回贵族与皇家昔日的荣耀。

    但作为后世人的赵桓却知道,日本的旧贵族和天皇实力,已经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如申屠信这种在大宋本身也是传统贵族势力的人,到了日本国,自然是选择和日本的传统贵族和天皇势力站在一起。

    在这种人眼中,从来不相信那些靠喊打喊杀的莽夫能成事。

    而事实上,平氏集团,也正是在这些年积累的力量。

    此时的平清盛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人,他的父亲平忠盛正在继续力量。

    而申屠信第一个要弄的就是平忠盛。

    事实上,如平忠盛这种新兴的武士首领,对大宋的商品非常渴望。

    虽然他们的力量正在壮大,但毕竟出身不好,需要一些东西来装点自己,而大宋的商品就是最好的装点身份的。

    现在那些旧贵老爷们,家里屯了一大堆,突然说要严格执行禁海令,这就惹毛他们了。

    搞清楚这中间的利害关系后,赵桓立刻就给韩峰写了一封信。

    让韩峰派遣一个人秘密去会见平忠盛,并且承诺赠送给平忠盛景德镇出产的陶瓷,是大宋宰相们才有资格享用的。

    这下就把平忠盛高兴坏了,恨不得在家里给赵桓立个牌位,天天供着。

    这事在进行的同时,有一批皇城司已经装作日本人潜入了日本国内,他们的目标就是抓住申屠信。

    五月刚到来,无论是大宋,还是日本国,樱花都已经盛开。

    在日本的平安京,最近有一件事传开了。

    这件事原本是秘密,毕竟时局动荡,涉及的事件很敏感,但有大批的无田农民突然聚集在平安京城外,自然引起了各方势力的注意。

    那些无田的农民,在一些破旧的屋子里织布。

    并且每天人数都在增加。

    而无人知的港口,一大堆的布被悄悄晕上大宋的货船,离开了港口。

    一天后,因为一个海盗劫持了一批大宋货船,发现里面全都是普通的布料,大发雷霆,杀死了满船的人。

    这件事自然也传到了日本国的港口,不知怎地,很快也传到了平安京。

    于是,平安京的贵族们也有了新的话题。

    而五月中旬的时候,这件事升级了!

    一批凶神恶煞的武士从平安京城出发,到城外的作坊,他们什么都不问,将所有的织布人全部杀掉。

    这件事在平安京被称为“织布之乱”。

    织布之乱就像一根火线,点燃了新兴武士集团和旧贵们的矛盾。

    因为那些织布的人,正是平忠盛安排手下的人找来的。

    大宋天朝承诺以重金从他手中购买那些布料,第一批钱已经结算,平忠盛正愁着没钱养人,大宋愿意送钱,他自然是一百个高兴。

    却不料,竟然被旧贵们给一把灭了。

    这事自然是平不下去了。

    矛盾一触即发。

    远在东京城大内吃香喝辣的赵桓,看见最新来的战报,平安京发生建城以来最大规模的暴乱。

    有两千名武士参与进来,旧贵们损失惨重。

    当赵桓接到这信的时候,已经是六月。

    在皇帝的命令下,东南沿海的钱家,老老实实,花高价,不断、悄悄从日本国购买大量的布料。

    这些布料做工非常粗糙,和大宋国内的做工没法比。

    如果被别人发现了这事,一定会嘲笑钱氏没有脑子。

    废那么多力气,漂洋过海,高价购买劣质货,这不是钱都没地方花吗!

    若是被愤青们知道了,则会大骂:钱氏该死,大宋有那么多贫苦百姓,你们不将钱花在百姓身上,居然往外面送,真是非人哉啊!

    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这事做的十分隐晦。

    这事之后,沿海几个经商家族陆陆续续都接到了政事堂的传令。

    这些人以为大宋正大肆兴商之际,朝廷必然有好事要找他们。

    没想到居然是让他们出高价去买日本国的布料,如此算下来,简直是不断往外送钱。

    好在徐处仁在打了他们几棒子后,又给了几颗糖吃了。

    什么糖?

    自然是政策上的糖。

    从兴修学校,到兴建水利、道路、桥梁,这些关乎民生的事项,都分出一批,各自下发下去。

    比起从这里面赚的钱,那些买布料所花费,就不值一提了。

    于是,在六月底的时候,大宋沿海出现了一件怪事,开始陆陆续续有大批的劣质布料运上岸。

    市舶司在检查这些布料的时候,一般只是看一眼,就放行了。

    而日本国内呢,平安京发生暴乱后,旧贵们的势力受到很大的挫败。

    新兴的武士集团因为得到了卖布财源,开始疯狂地壮大,比以往任何时候的膨胀速度都要快。

    七月,平安京的局势发展到了空前的紧张。

    崇德天皇的兄长白河公开斥责锁国之弊,并且将“织布之乱”的真相公布于众。

    这在平安京引发了巨大的震荡。

    挥金如土的旧贵们正如饥似渴寻找新的财源,没想到平时不入眼的破布,居然能卖出如此高的价格。

    这一刻,整个平安京都疯狂了。

    不仅如此,此事迅速传到日本国其他领地。

    一场无法控制的疯狂正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