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二百七十九章西北急报!人定胜天!
    ,    崔云鸿慌忙之间躲进祠堂里面,外面七八个护卫被炸得皮开肉绽,躺在地上,或死,或惨叫。

    崔云鸿哪知局势会这般发展,他还打算与秦桧做谈判,无论花多大代价都要将此事先稳住。

    一旦西北事成,便大功告成!

    但没想到秦桧此人竟然如此狠辣,上来连问话都省了,直接上最恐怖的震天雷!

    然后他看见几个士兵走进来,开始激射强弩,瞬间便又射死了五人,后面冲上来的五个士兵举着锋利的刀刃便开始砍人,砍得顿时鲜血飞溅。

    那锋利的刀子砍进血肉里,在骨头上撕拉过,发出尖锐的声音。

    听到里面的打斗,外面立刻又有条不紊冲进去二十名士兵,开始摆出锥形阵,在不算宽阔的宗祠前院展开了战斗。

    不多时,里面便传来了崔云鸿崩溃的声音:“上官,吾愿献出所有家产予上官,请上官饶草民一命!”

    秦桧脸上毛都没有动一下,对他来说,钱当然很重要。

    灭崔氏,他已经算好自己从中拿多少了。

    但比起钱来,命更重要。

    若是崔氏跑了,他秦桧的小命就没了。

    好不容易爬到中枢,秦桧才三十几岁而已,有着大好的前程,他可不愿意因为一个崔氏,丢了自己的一切。

    紧接着,不断有人冲进去,里面的杀戮越来越凛冽。

    下面的人从村头买了西瓜,献给秦桧和呼延通,两人慢条斯理吃起西瓜来。

    有人疯狂惨叫从宗祠跑出来,前脚刚出,后脚便被人一刀砍断,摔倒在地上,又被人用长枪扎了背脊,顿时惨死。

    十来个士兵手持斩马刀,在门口堵着,出来一个死一个。

    眼下,将崔氏的宗祠的人都杀了,便又立刻派人去崔宅,凡是十二岁以上者,全杀!

    立刻拖出来,就地处决,绝不姑息,绝不手软!

    鲜血汇聚成小溪汨汨。

    秦桧又下了一道命令,凡是享受过崔氏的好处者,也一道处死!

    如是,便抓来了村里几乎所有的官员。

    将他们全部捆绑起来,在一片哭喊声中,将他们全部处决!

    族长崔云鸿被一箭封喉,脑袋被割下来,献给了秦桧。

    秦桧命人包装好,十万火急送回东京城,送到天子面前。

    随后,又将崔氏财宝全部收刮出来。

    最后,一把火将崔氏的宗祠与宅邸烧得干干净净。

    将崔氏宗祠清除,也算是大功一件了。

    秦桧将收刮来的财宝取出三分之一,他与所有人平分,也算是对得起这些人这些人辛辛苦苦打仗了。

    ……

    赵桓最近收到了好几颗人头,分别是河东王氏与河北崔氏的家族、长老的人头。

    与陇西李氏一样,这两个家族被赵桓杀得很彻底。

    这是好消息,借着这一次的谋反,朝廷在河北与河东搞大清洗。

    这一次清洗之后,从知府到县令,再到村正,全部换新人。

    大宋衰弱、臃肿的官僚体制要补充新鲜血液了。

    这是一个阵痛期,但对赵桓来说,是必须面对和经历的。

    当河北与河东都传来好消息的时候,所有大臣都舒了一口气。

    七月一日黄昏,天降赤星,划过苍穹,照亮了半个苍宇。

    几乎整个东京城的人都看到了。

    礼部观测星象的司天监史未名前往皇帝御前,道:“荧惑守心,乃是大凶之兆!”

    他的话令皇帝的御前大臣们感到不安。

    史书有载,当年暴秦荼毒天下苍生,便出现了荧惑守心的天象,不久后始皇帝驾崩,暴君在秦二世手中很快灭亡。

    而现在,天降此异象,到底何意?

    有人私下猜度,当今天子已然病种,朝中即将大乱。

    还有人说,这是当今天子杀戮太重,上天降下来的惩罚。

    当然,也有人说,荧惑守心,圣人现世!

    一时间,东京城议论纷纷。

    而在七月十五日,中元节这一日,西北环庆府的神堂堡。

    定边军厢都副指挥使曹昇发动八万定边军集团叛乱,在神堂堡杀死定边军厢都指挥使狄慕,将狄慕的头颅插在削尖的木桩上示众。

    与狄慕一同被杀死的还有三万英勇的戍边将士!

    三万具尸体被堆积,造成京观,如同人间炼狱。

    鲜血形成河流,在草坪上滚滚流动。

    七月的风变得阴冷,在苍茫的草地上呼啸,如同死去的将士们的英灵不愿离去。

    西北未平,我们却要离去了。

    不甘心啊!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偷袭叛乱,狄慕与其他将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狄慕是谁?

    是北宋名将狄青的后裔,西北边防大将之一,与姚平仲齐名。

    造京观后,曹昇又率领这八万大军在环庆路最北边肆意横行,将大宋辛辛苦苦建立起来城寨洗劫一空,放火焚烧,将这里的百姓全部屠杀,掠夺他们的物资。

    前前后后,有二十万百姓被屠戮,女子被掠夺为奴。

    惨叫声漂浮在西北的上空,满天红云,大地在哭泣!

    这里是抗击党项的最前线,一旦防线被迫,西北危矣!

    传令兵十万火急,跑死了三匹马。

    消息传到京师,朝野震惊!

    当皇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用手扶助龙椅,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但手指关节发白。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赵桓心中不断念着这句话。

    华夏自古崛起,都是困难重重。

    他不断告诫自己,这点困难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他的额头上却暴出一根根青筋。

    二十万百姓!

    三万精锐边防军!

    全部葬送!

    西北的防线突然破了一个窟窿,西北各州府皆暴露在党项的铁蹄之下!

    仿佛是赵桓的心口破了一个窟窿!

    荧惑守心,大凶之兆!

    赵桓仿佛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这句话。

    又仿佛听见有人在说,是皇帝杀戮太重,上天降罪惩罚,西北二十万百姓和三万将士为皇帝受罪!

    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了。

    突然,赵桓拔出他的佩刀,将御书房所有的东西都砍成稀巴烂。

    外面的大臣们皆老老实实站立,垂首,不敢着声。

    朕不相信天意!

    若天意要如此,朕便要逆天而为!

    人定胜天!

    谁敢阻挡朕,朕就灭了谁!

    PS:今天从深圳回到老家,已经冻成狗了。

    作者君和张居正是老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