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二百六十六章韩世忠来了!
    ,    韩世忠正在城外的军大营研究军器监给他的那支火枪。

    对于韩世忠来说,火枪比弩弓难用,或者说用不习惯。

    但从韩世忠的战略眼光来看,火枪若是能进一步改进,未来的确是战场上的王者。

    就在韩世忠自己不停训练火枪的使用的时候,宫中来了人,皇帝紧急召见他进宫。

    韩世忠达到皇宫内的时候,几乎所有重臣都在场,连年迈的元帅种师道也来了。

    “秦桧!”

    “臣在!”

    “朕命你为河北安抚使,率大军镇压中山府一起叛乱!”

    “臣领旨!”

    “勇武侯!”

    “臣在!”

    “朕命你为河北安抚副使,领一万中央军,与秦桧一同前往中山府平乱!”

    “臣领旨!”

    虽然不知道中山府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作为帝国的中将,韩世忠什么也没有问题。

    皇帝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赵桓满脸杀气:“秦桧,该杀的,若是放走了一个,朕就要你的脑袋!”

    秦桧面色不变,声音却是斩钉截铁:“陛下放心,臣就算陪了这条命,也不辜负陛下对臣的重托!”

    靖康三年三月二十八日,秦桧为河北安抚使,韩世忠为河北安抚副使,领一万中央军,北上平乱。

    事实上,林进峰抵达唐县,擒崔宁,杀暴徒,只是刚刚开始,中山与河间之间的皆出现了强买田地的现象。

    背后到底是哪些人,现在没有人知道!

    无所谓,不需要全部知道。

    对赵桓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用杀人来解决的。

    如果一万人不能解决问题,就十万!

    从韩世忠带领的中央军的人数也可以看出来,赵桓这一次是要大开杀戒了。

    一万中央军是什么实力?

    岳飞的神武军也是隶属于中央军,一万大军直接将交趾打得灭国!

    所以,一万中央军是什么实力?

    是灭国级别的实力!

    皇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朕现在不惜调用能灭掉一个国家的军队来剿杀河北的叛乱!

    这真是要掘地三尺杀人了!

    四月本是杏花开的季节,诗人们开始躁动,街边的少女们也开始怀春。

    但靖康三年的四月,却是血红色的,至少河北之地,变成了千里赤地,尸横遍野。

    因唐县事发,流寇和山贼在这个月倾巢而出,在各地抢夺百姓粮食,洗劫村庄,强抢民女,连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

    四月三日,中山城两千军民集团叛变,中山知府陈长远当街将河北路转运使钟子凌、提刑司使高昌左处死。

    中山厢军指挥使钱志被杀死,厢军几个重要军官叛变的叛变,投降的投降。

    这一日,中山城楼上挂满了人头!

    鲜血从人头的脖子下面滴落下来,将道路都染红。

    叛变很快扩散,四月四日,河间城内也出现了暴乱。

    城内出现四千叛军!

    五百皇城司卫集结了三千军民,与叛军在城内爆发了战争!

    是夜,火光冲天!

    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叛乱显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唐县事发后,蓄谋已久的叛乱已经不假遮掩。

    那些流寇、土匪、地痞流氓迅速被整编到叛军之中。

    对中山和河间的州府、县城、镇开始大规模烧杀抢夺。

    半个河北大地在哭泣!

    清明的雨变成了红色!

    路边的野狗正在疯狂抢食尸体,村头失去父母的孩子坐在死人堆里绝望地哭泣,无人问津。

    仿佛上苍也看不下去了,连续半月乌云密布,遮蔽天眼。

    四月八日,林进峰在唐县周边组织的村民击退了第三波土匪、流寇的攻击。

    三百皇城司卫已经有一大半带伤,他们的弓弩箭矢已经用完,几轮下来,刀都砍缺了口,有的甚至翻卷起来。

    粮食暂时有保障,但也坚持不了多久。

    这场暴乱显然是早就预谋好了。

    唐县的城楼不高,林进峰驻守在唐县。

    这些土匪、流寇从最开始的胡乱冲击,很快败退,到现在有组织有纪律。

    显然,有军方的人来将这些人集结了起来。

    情况变得越来越棘手。

    “某乃原中山府厢军指挥使卢青,敢问哪位是皇城司驻河北总指挥使林进峰林上官?”

    城楼下,卢青嚣张地喊出来。

    他之前不过是一个小小指挥使,但现在的官职却不同了,乃是中山府叛军的军都指挥使,连升两级!

    叛军自然也给自己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号:义军!

    何谓义军?

    光复大义,推翻暴君!

    卢青现在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他发现自己原来也是可以担当军都指挥使的!

    他仿佛打开了一扇新的人生大门,只会千军万马,攻城拔寨,决胜千里!

    真是妙哉啊!

    而现在,他打算亲自劝降林进峰!

    当然不是要放过林进峰,而是要将这些狗日的皇城司卫骗出来,然后全部杀掉。

    林进峰在城楼上,像看可怜虫一样看着卢青。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任何时候,都有没脑子的人,被别人一忽悠,就以为自己真的很牛逼了,居然学别人玩造反了。

    就像21世纪那些屌丝,听多了创业开创商业新时代的故事,以为自己也可以做马云,革传统零售行业的命,却不知自己不过是大时代的炮灰。

    以当今天子的脾气,大军早已北上,不出数日,便能抵达,河北这些乌合之众,在王军的铁蹄下,不过飞灰而已。

    “林上官,听某一句劝,暴君残暴不仁,天下苦暴政久已,上官深明大义,与某一道推翻暴政,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

    卢青大义凌然道。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刘邦、刘秀、李世民灵魂附体,他仿佛预感到自己要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林进峰笑道:“足下现在扔下手中刀,跪在地上认罪,本官尚可饶足下一命,切勿被人蛊惑,执迷不悟!”

    “林上官,您这是何苦,现在河北义军已经揭竿而起,民心所向,暴君气数已尽!”

    “不知足下是否有见过朝廷新军?”

    卢青不屑一顾:“你是说岳飞?他的确厉害,但远在交州。而那韩世忠不过尔尔,我听说他之所以击败京东路禁军,是靠人多,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要他敢来,定让他全军覆没!”

    “你走吧,我不和傻子说话。”

    卢青大怒:“某好心规劝你迷途知返,你却不领情,真是不识好歹!某今晚全力攻城,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林进峰不以为然,他抬头望去。

    看见远方的平原,一条黑色的洪流正超这边冲来。

    卢青却是得意道:“待本帅破城,便将城中屠个干净,看谁以后还敢与我们义军作对!”

    他刚说完,一个探子飞奔而来,气喘吁吁,心脏都差点喘出来。

    “报……报……发现敌军骑兵,敌军骑兵!”

    卢青一怔:“有多少人?”

    “约千骑!”

    “哈,不过千骑而已,我们有五千人,传本帅军令,此地留守一千,其余与本帅迎战,杀他个片甲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