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二百四十九章穷人就不能读书吗!
    ,    那书馆里围满了人,里面似乎吵起来了。

    “哼,这里可是书馆,你们这些粗野匹夫来这里,岂不是玷污了圣贤典籍!”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穿着一身紫色长衫,这长衫是东京城有名的私绣坊出品的,是专门给富贵人家绣的。

    一个大个子大声道:“你这官人也忒不讲理了,这间书馆说是任何人都能进来,当朝的翰林大学士石子明石相公也在大宋邸报上写过,读书不分贵贱,任何人都能读书。”

    那青年嘲讽道:“就你这样儿,还能读大宋邸报?”

    那个大个子不服气:“我虽然不识字,但说书先生的话却不假,且这书馆开在这里,我们怎么就不能进来了!”

    “你们要是都进来了,我们这些真正的读书人位置在哪里?你们看得懂么?既然看不懂,占了地方,我们这些真正想读书人,却读不了书,你说你们是不是在浪费?”

    他这么一说,那个大个子顿时无话可说。

    虽然觉得他说的有问题,但听起来却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自己这些人大字不识一个,跑到这里来,若不是有专门讲解的人在,他们是两眼望青天。

    那些不识字的人顿时有些胆怯了,他们本身就有天生的自卑感,被这么一说,更加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那紫衣青年旁边一个青年人也笑道:“都快滚吧,回去乖乖种地砍柴削木头,那里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

    一个约莫十四岁的少年怒道:“你们太过分了,我们只是想读书,我们也想了解更多!”

    “呵,小子,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让你们快滚你们就快滚!”

    “算了算了,三郎,快回去吧,娘给你去别处买书,咱们回去看。”

    “娘,我们买不起书,这里书多。”

    “走吧,三郎,这里不是咱们能来的地方,快走。”

    那少年充满恨意地看着这几个青年人。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就能来,为什么我们这些人不能来!我不服!”

    那紫衣青年笑道:“就凭我的父亲是殿中丞张宏!本官现在也是朝廷命官,任职太庙斋郎。”

    他此话一出,顿时所有人都惊住了。

    那些个读书人自然知道殿中丞是什么样的官,虽然只是从五品官员,但可是伺候天子服饰的,算是天子近臣了。

    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啊。

    而那些个没读书的不识字的一听,知道这位紫衣青年是一位大官的儿子,当下更加害怕。

    刚才还准备在反驳几句的人,立刻退缩回去,不敢在说一句话。

    这大宋朝,百姓们都害怕官,一遇到官了,就没人敢说话了,就算心里想说,也不敢说。

    就说这张沅,原本也没啥才学,甚至也有许多字不认识。

    但偏偏他的父亲是殿中丞,按照宋朝的规矩,殿中丞这种品级的官员,是可以享受恩荫子嗣的。

    就是说,他的儿子一旦长大成人,就可以不通过科举考试,在朝廷得一官职,此后便都由朝廷来供养。

    可以说,恩荫是宋朝冗官的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听说的做官的,当下就有人要离开,而一边那个书馆的管事则兀自道:“走了好,走了也清净。”

    那个被唤作三郎的少年却是少年心性,刚强耿直,哪里听得下这话,当即大声吼道:“我们只是想读书,我们想读书,有什么错!”

    “嘿,你这小子还耐着不走了,来人,将他轰走!”

    那紫衣青年微微一笑,使唤带出来的几个下人。

    下人们得到主人的命令,当即摩拳擦掌。

    “三郎!快走吧!”

    眼看局面似乎已经恶化到要动手的地步,赵鼎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这位公子,这里是朝廷出资修的书馆,可是专门供人查阅,公子如此做派,可是坏了规矩。”

    那紫衣青年一看赵鼎,穿着一般般,虽然穿的也是丝绸,但却是最次的那一等。

    “本公子的事,你也敢管!看你也是读书人,你站在哪一边的,你知不知道一旦这些粗野匹夫都能读书了,我们的地位将会受到动摇!”

    赵鼎心中苦叹,这人怎敢在这种场合公开说这种话?

    这话若是传到了天子耳朵,殿中丞张宏怕是要被免职了。

    赵鼎到:“在下赵鼎,只是觉得,既然大宋邸报上也说了,任何人都能来读书,这位公子的做法便有失妥当,我劝公子还是收回刚才的话,向诸位配个不是,此事便就此揭过,如何?”

    那紫衣青年一听,当场便大笑,他旁边的一伙人也跟着笑,像是看傻瓜一样看着赵鼎。

    此时,正好唐恪的儿子唐睿路过此地,他处于好奇,走了过去。

    “咦,这不是唐公子么,在下张沅,见过唐公子。”

    “张沅?我想起来了,令尊张中丞,我见过。”

    “承蒙唐公子记得在下,倍感荣幸。”

    “哦,刚才听到这边似乎有人在争吵,我过来看看,你们继续。”

    唐恪喜欢吃,唐恪这儿子也有自己的特点,喜欢看热闹,喜欢围观。

    上两次围观都遇到了天子,所以这一次,他专门选了快要过年的时候出来,此时天子必然在宫中忙着各种繁文缛节,绝不会有时间偷跑出来。

    所以啊,他觉得遇到天子的机会几乎没有。

    张沅道:“叨扰唐公子雅兴了,这里有几个山野粗夫蛮不讲理,在下只是出言训斥训斥,维护东京城的治安,比起唐公子您,在下不足挂齿,尊令唐相公乃大宋执政大臣,功德无量。”

    他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就是要让那些人听见,也要让赵鼎听见。

    你看,本官不仅仅是朝廷命官,本官和当朝执政大臣唐相公的儿子还是好朋友。

    你们这些蝼蚁,都滚吧,别碍着本官的眼睛了!

    唐睿似乎没有听清楚张沅说什么,却是突然眼睛一亮:“在下唐睿,见过赵相公。”

    唐睿此话一出,张沅刚才还笑呵呵的一张脸当场就怔住了。

    赵鼎是一个非常谦虚和善的人,他笑了笑道:“我听说过你,连徐相公也在我面前夸奖过你好多次了,唐相公也曾向天子提议,让你到大宋皇家银行来。”

    “承蒙赵相公器重,睿不才,愿跟随赵相公推行我大宋交子。”

    赵鼎道:“此事眼下不便说,我也只是路过,现在正要进宫面圣,在此稍作停留。”

    赵鼎又对已经呆若木鸡的张沅道:“此地乃是朝廷出资所建,每一个人都能够进来。”

    张沅当即腿吓得一软,就跪下来了。

    赵鼎微微一怔,没想到对方这么大反应,他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耽搁了时间,唤那管事的道:“汝当公正严明。”

    那管事的知道这是个大人物,连忙来了神,恭恭敬敬道:“是是是!”

    赵鼎又走过去,笑着对那少年道:“本朝自开国以来,能位列朝堂,辅佐君王之宰相者,皆出身贫寒。”

    他说完,便带着下人,一起走了。

    唐睿作揖:“恭送赵相公。”

    赵鼎离开后,大家还在议论赵鼎是个好官。

    百姓有时候也挺朴实的,你只要不凶他们,跟他们客客气气讲道理,他们就感觉很满意,甚至会感谢你了。

    赵鼎乘上车,一路向皇宫而去。

    不知何时,外面忽然开始飘雪。

    经历刚才一事,赵鼎心中有一些疑惑,眼下要去面圣,正好也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