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二百二十七章渗入军方?
    ,    要想富,先修路。

    这是赵桓制定的基础国策。

    交通系统在国家战略中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也可以说,在每一次经济腾飞的节点之前,必然都有道路系统的进一步完善。

    当年秦始皇统一华夏之后,为了增加凝聚力,在全国修了七条大道,那都是功在千秋的事。

    但赵桓这一次修路,是全新的一种方法。

    以前是将熟土夯硬,现在是要用水泥。

    早在水泥刚被研发出来的时候,政事堂已经组建商队去开采水泥所需要的原材料。

    并且赵桓与宰相们,也已经定下来了水泥制造局的分点,

    现在主要的城市,都在建造水泥制造分局。

    至于水泥的产量,要根据每一个城市所修的道路的需求量来申报。

    而具体的规划,政事堂已经规划出来,工部配合商部的商虞司已经开始在各个分点开始尝试生产水泥。

    至少这个阶段来看,非常顺利。

    而这些商队被招到东京城,现在是要集体进行培训,学习如何使用水泥,如何修建新的路。

    这种水泥虽然很原始,但比夯土要强太多。

    而且在水泥里掺杂了碎石,这样的公路够赵桓用了。

    不仅各地的新组建的商队都来京师,四大副都的经略使和知府都来了。

    接下来是长达一个月的学习和议政时间,皇帝专门腾出时间来见这四大经略使。

    经略使的任务是与皇帝和宰相一起商定本地的接下来的军政、民政、经济的发展。

    其中燕云的主要发展有如下:

    第一、扩充军队。

    第二、农田的整修。

    第三、水泥制造局的正常运转,要保证修路的时候,水泥的产量是充足的。

    第四、城市扩充和移民。

    李纲提出将幽州建立为北方第一大军事重镇的建议,作为大宋北方最坚固的防线。

    所以军费的投资将是最高的。

    他的这个提议也是赵桓的想法,以军事发展幽州,带动幽州的各项产业,等灭掉金国后再做转型。

    燕云几乎所有的军费开支预算,全部都通过了,甚至来年的军费预算,也过得非常顺利。

    至于京兆府(长安),一上来,便得到与幽州一样的待遇,同样是大批的预算砸向西北。

    不仅仅是军队,对京兆府的商业,赵桓也着重强调了。

    因为在赵桓的帝国顶层战略中,是要等到灭掉西夏后,重开丝绸之路的,而京兆府则是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节点,也是控制西域地区的节点。

    最多不超过三年,赵桓就要亲征党项,那时地球上将再也没有夏这个国家,陇右都护府将会变得更加广阔,大宋养马的马场重新回来,有了骑兵,长途奔袭的歼灭战就有了保障。

    再要攻打金国,就有底气了!

    但由于京兆府在唐代开采过度,唐代末年毁坏严重,京兆府的农业已经日渐疲软下来。

    将那里建造成西域与东京中转站是最理想的。

    对于杭州的定位,就更明确了。

    华夏东部最大的城市,最大的渡口,最大的丝绸生产地,海军军营之一,大宋将以此为跳板,来对抗日本和高丽。

    至于广州,因为位于华夏南部,与南洋诸岛相隔不远。

    当然要投入大量的钱来发展海军!

    四都的经略使和知府与皇帝商议完正事后,为何还在东京城待一个月?

    因为四都接下来也要大兴工事,东京城现在到处都在重建、扩建,四都要以东京城为模板,开始扩建、重建。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重建,打破了历朝历代之格局,重塑一个帝国中心,它的规模要超越唐的长安城。

    从它的模样中,人们仿佛窥探到帝国的雄心壮志。

    这一个月,赵桓每天忙得只能睡3个时辰,其余时间都在会议上度过,不停有新的方案出来,不停推翻旧的方案。

    帝国的皇帝和宰相,以及封疆大吏,用短短一个月时间,高度集中规划好了决定帝国未来的战略部署。

    随即,每一个人都回到了原来的岗位,开始认真执行中枢的战略规划。

    秋意渐浓,东京城街边的树已经金黄,秋风一吹,便满天飞。

    这一日,刘彦宗和谢大海紧急入宫。

    赵桓仔仔细细看完刘彦宗的这份报道,不由得蹙起眉头。

    隐元社竟然已经渗透入西北军队中!

    而且与隐元社有关联的竟然有军队中的高级将领!

    这个将领赵桓认识,并且曾经并肩作战!

    真是令赵桓没有想到,事态竟然发展到这个地步。

    一边的刘彦宗沉默不言,但他敢肯定,皇帝要动军队了。

    事实上,从北伐回来,皇帝就在重新布局军队。

    北伐之后的局势是边军太强大了,皇帝在位尚能压住,但若赵桓百年之后呢?

    大宋必然会面临唐代中后期的局面。

    所以,边军可以强大,但中央军是帝国最强大的。

    新军即中央军!

    清洗中原和南方,除了清除反对皇帝新政的文官和豪绅,其实是皇帝拿新军做的一场预演。

    新军手中沾满了儒生、文官的鲜血,被天下读书人恨之入骨。

    即便如岳飞、宗泽收复交趾,朝堂上依然有声音提醒赵桓要小心宗泽拥兵自重,这就是文官惯用的打压伎俩。

    新军现在是彻底的皇党,对皇帝死心塌地。

    而边军,对皇帝自然也是绝对忠诚,至少之前赵桓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赵桓发现有人窜通隐元社,当然,这也并非可以与皇帝为敌,毕竟皇帝并未对外宣称隐元社是叛逆。

    只是赵桓现在心中却是仿佛被撒了一大堆沙,硌得慌。

    但赵桓现在还不能随便就从军队托人出来砍,万一中了离间计,就很尴尬了。

    不过赵桓也不会就此被逼得不出手。

    都渗透到军队了,不下点狠的,大开杀戒,这隐元社还不得飞起来?

    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可以渗透到朕的任何一个部门?

    大概不知道真还有一支亲军,叫麒麟卫吧!

    赵桓道:“谢大海,将东京城所有隐元会的人全部杀掉,一个不许再留。”

    “是!”

    谢大海领了任务便出去。

    要正面硬抗就来吧!朕他娘的刚穿越过来就敢提着刀子跟金人对砍,你算个球?

    刘彦宗站在御书房内,一声不吭。

    突然,他背后一凉,是一道黑影从黑暗中走出来,他微微一怔,正准备大喊护驾。

    那黑影已经单膝跪地。

    “刘彦宗,给朕继续查下去,他会配合你的所有工作,朕要尽快找到他们的总堂,将他们全部杀掉,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