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一百七十五章交子同税
    ,    赵桓又问:“何时能在东京城传播开?”

    早就熟悉皇帝的套路了,徐处仁当下回答:“一年之内,整个东京城全部开始使用交子。”

    不待皇帝继续问,徐处仁继续道:“一年之后,开始在京畿路、京西路和京东路推行交子,再用两年时间,将交子在京西路和京东路推开,一旦交子的使用形成规模,由中原地区开始向全国开枝散叶,带动其他地方使用交子。”

    对于徐处仁的回答,赵桓非常满意。

    秦桧继续补充道:“交子的使用,最重要的是民间对交子的信心,以及朝廷对交子发行量的控制。”

    秦桧提到的这一点,其实是在暗指当年朝廷发行交子无度,造成了朝廷信用崩溃,交子贬值严重。

    赵桓点了点头道:“朕需要一个性格沉稳、能平衡各方关系的人,前来管理大宋银行,这个人还需要商业有深刻的理解,你们可有人推荐?”

    几人面面相觑,徐处仁突然道:“臣倒是有一个人推荐,陛下可以对此人考察。”

    “谁?”

    “此人名为赵鼎,现任洛阳令。”

    赵桓一听,耳朵立刻竖起来。

    赵鼎?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是历史上赵构委以重任的那个赵鼎?

    南宋中兴贤相之首的赵鼎?

    这人也是颇有才能,南宋初年局面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虽说当时金人狂妄,打到了长江以南,赵构被逼得四处逃窜,偏偏宋内部争执不断。

    原本赵构是愿意倚重李纲的,但李纲为人太过刚直,适合在东京保卫战那种局面,却不适合南宋初年局面。

    那时候的赵构,更需要一个能将各方势力都牵制得妥妥当当的人。

    赵鼎最合适无疑了。

    说来这个赵鼎,性格沉稳,其实还有点保守,不过却不像司马光那样固执。

    大宋银行的掌舵人,需要一个性格沉稳的人,甚至有那么一点点保守也没关系。

    毕竟,银行以后很大一部分的责任是调控和风控。

    “好,就此人了,传朕旨意,让赵鼎速速进京,担任大宋皇家银行行长一职,邵成章为行司。”

    徐处仁微微一怔,没想到皇帝这么快就答应了。

    唐恪和秦桧也没有想到,不是应该在再问问他们两个人的建议的吗?

    皇帝对大宋银行寄予厚望,是个人都知道,这个行长的人选皇帝肯定是会慎重了又慎重,怎么会如此轻率就做出决定来?

    而且这明显就是徐处仁和邵成章有不合,故意推荐一个自己的人来,杵在大宋银行,以后政事堂借钱好借钱。

    随即,唐恪和秦桧也暗自庆幸。

    既然这大宋皇家银行的行长以后是半个政事堂的人,那他们借钱也是更好借了,这样也好。

    三位宰相同时觉得皇帝这个决定真是太英明了。

    但是皇帝心中也在想着,你们觉得朕将赵鼎找来做朕的大宋皇家银行行长,你们还认为他会是政事堂的人?

    朕别的不会干,挑拨离间,煽风点火的事情,倒是一把好手。

    皇帝卑鄙无耻地想着,这大宋朝堂的大臣们,当然是要各自吵起来,他皇帝才过得滋润,事情才推动得快嘛。

    要不然一团和气,到时候皇帝要做什么,还不被下面的人联合起来给骗着玩?

    徐处仁等人离开之前,赵桓又道:“朕提个醒。”

    见皇帝又要装逼,几位宰相洗耳恭听。

    “徐处仁你推行交子的策略非常好,酒楼这些场合是日交易最频繁的地方,只要这东京城各大酒楼都愿意配合朝廷,交子很快会在东京城流行起来。”

    “但是,这样只能迅速推开小额的交子,大额的交子还需要联合商会,也需要唐恪的商部,一起来推,从商人只见的交易来做流通。”

    三个宰相微微一怔:“天子圣明!”

    这皇帝懂得很多啊,怎么感觉他什么事都可以说几句?

    看来这很多事都糊弄不了皇帝。

    赵桓又道:“推行交子的时候,政事堂要发布一道政令,交子可等同于税,不能只诱导民间用交子,朝廷的大小交易和收入,也都要使用交子,当以身作则!”

    徐处仁这下就有意见了:“陛下,若是交子等同于税,一旦交子贬值……”

    他的话被皇帝强行打断,皇帝语气有些不好:“徐相公这是看低交子一等啊,为何朝廷诱导民间用交子,自己却不用?是怕你政事堂的收入随时可能缩水?”

    面对皇帝的逼问,几位宰相不敢再多说。

    “朕的意思你们都听好,朕要将交子推广到凡大宋日月所照之地,朕的御前大臣们,每一个人要为交子的升值贬值承担其后果,决不能责任全由民间来承担!”

    秦桧连忙附议皇帝的话:“天子圣明,此乃千秋万代之功,臣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徐处仁和唐恪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皇帝都亲自表态强压下来,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一旦交子等同于税,便是朝廷的收入也用交子,一旦交子贬值,朝廷的钱也贬值。

    一旦出现大规模贬值的现象,朝廷的购买力也会下降。

    例如交子贬值,物价暴涨,那民间的劳动力也会上涨。

    朝廷以前一个月派发一个兴修建筑的工民二贯,但现在要派发三贯甚至四贯,支出大大增加。

    如此一来,朝廷便也和民间绑在一条船上。

    既然政事堂的支出大大增加了,徐处仁的压力自然也会加大,因为皇帝每个月每个季度都会跟他兑账目,做财务的审核和调控。

    秦桧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作为皇帝安插在政事堂的人,皇帝说什么,他肯定是第一个站出来赞同,并且想一切办法将皇帝的意图在政事堂完完整整执行下去。

    五天后,交子已经在东京城开始推行。

    这一次,皇帝又寂寞难耐,乔庄打扮一番,带着谢大海出宫了。

    不过这一次,多带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来东京已经半年多的韩晨晨。

    自从跟着赵桓来了东京,还没有好好在东京逛过。

    这一次韩晨晨是欢呼雀跃,想着要逛东京城,别提有多高兴。

    而赵桓出宫,纯粹是去考察交子的情况的。

    虽说他皇城司做眼线,但哪里有亲自看见,亲耳听见,亲身感受来得更直接,更真实?

    PS:继续求推荐票!

    想要讨论剧情的进QQ群:795347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