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一百七十三章皇帝,你的脸呢!
    ,    靖康二年,新的集权体制的构架基本成型了。

    皇帝下面直属的机构从原来的二府三司三衙,到现在的三府、三院、三司,将权力进一步完善。

    东府掌行政之权,西府掌发兵、军政之权,中府掌统兵之权,督察院掌文官纠察之权,监察厅掌军队纠察之权,翰林院掌教育、文化之权,三司掌财政之权。

    可以说这些人都是皇帝的御前大臣,帝国权力中心的核心人物。

    皇帝肯定了李纲和种师道的军队改制提案,此事便由枢密使和督军府元帅去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皇帝将宗泽任命为中央京畿战区的都督。

    中央京畿战区的都督,就像文官知府中的开封府尹一样。

    难怪后来有人称京畿战区都督为准元帅。

    此事并未急着公布出去,待许多细节完善。

    朝野变动巨大,若说最蛋疼的,非政事堂老大徐处仁莫属了。

    这徐处仁刚说要回去找小妾热乎一番,为此还提前吃了点补肾的酒,却没想到皇帝现在突然发神经,要他十天之内推出交子,否则提头去见!

    当徐处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回家楼美女的心思顿时荡然无存。

    十天?

    十天!

    徐处仁的第一反应不是说不可能,因为他太了解皇帝了,敢说不可能试试?

    “走!快去科学院找韩公!”

    邵成章也是这个想法,两人难得达成默契,连忙向科学院奔去。

    眼下只有科学院能救他们了,到了科学院门口,徐处仁和邵成章下马,向里面快步走去。

    却被告知韩公廉被皇帝请到了军器监,两人只好在里面等待。

    一直等到天黑,韩公廉才回来。

    “下官参见徐相公,让徐相公久等了,下官有罪。”

    现在有求于人,徐处仁哪敢托大,连忙客客气气道:“韩兄客气了,某此来有要事与韩兄商定。”

    “徐相公何事但说无妨。”

    “十天之内,天子命吾等十天之内做出交子第一版,正式开始发行。”

    韩公廉一听,微微一惊:“这……这不太可能……”

    不可能?这事你跟天子去说!

    徐处仁忍着好声好气道:“韩兄,你看,能否想想办法?此事关系到大宋商业命脉,天子今日召见我等,已经发怒了。”

    韩公廉心中有些怀疑,天子因交子发怒了?

    怎么自己去军器监的时候,天子未提及此事?

    不会是你徐处仁故意来找我麻烦吧?

    “徐相公,真的不是在下推托,此事十天之内绝对无法完成,至少要一个月。”

    “没有办法十天完成了?”

    “难啊!徐相公,交子一事,牵扯太深,若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其中利害,某也是知道的,但天子御令以下,便是不能做也得做!”

    韩公廉还是摇头:“徐相公,某并未收到天子的御令,此事恕某不能答应你!”

    徐处仁当场面色铁青,好歹他也是太宰,级别比韩公廉不知要高多少,竟然被当面拒绝了好几次,而且还是因为国家大事。

    顿时,徐处仁读书人的傲气就出来了,但他也没有多说,只是站起来,冷哼一声,便道:“告辞!”

    邵成章在后面跟着出去,两人出去后,邵成章道:“徐相公,现在怎么办?”

    徐处仁冷声道:“本相可是太宰,他韩公廉丝毫情面不卖,便休怪本相无情!”

    逼急老子了,老子豁出去,大家一起玩完!

    看徐处仁这样子,是要参韩公廉一本了。

    太宰亲自参其他大臣,还是很少见了,但现在被皇帝赶到架子上,不得不为之,不然十天之后就没脑袋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早朝,群臣参见完皇帝。

    皇帝道:“有事准奏,无事退朝。”

    徐处仁第一个就站出来了,所有人都微微一惊。

    咦?徐太宰什么时候这么积极了?

    他不是什么事都先忍着,站在一边看别人怎么表演的吗?

    “启奏陛下!臣要本要参!”

    赵桓心下了然,面色却如常:“徐爱卿,你有何事?”

    “科学院韩公廉故意拖延交子制造,意图延误朝廷政令,危害社稷,臣请陛下革除韩公廉职务,发配边疆!”

    徐处仁此话一出,排在后面的韩公廉顿时大惊,他连忙出列:“陛下,臣冤枉。”

    其他大臣心中也是疑惑,如此直接刚硬,可不像是徐太宰的处事风格啊,他昨晚是不是吃错药了?

    原本如韩公廉这种科学院的大佬,平日只需要正常上朝即可,几乎不会参与到大臣们的争论中来。

    但今天,刚上朝,太宰便点了他的名,直接将他们卷入到了旋涡中。

    赵桓假装不知道,脸上甚至还表现惊诧:“哦,韩爱卿,你说说,这事是怎么回事?”

    不待韩公廉说,徐处仁便接过话头来,道:“陛下,新版交子研制一事已经三月有余,原本定的便是今年正月开始发行,但科学院却说还要一个月,上个月他们也是对臣如是说,焉知下个月,不会对臣说同样的话?”

    韩公廉正要说话,一旁兴奋的三司使周朝连忙出列,接过话来:“陛下,交子一事不能再有任何拖延,否则国朝震荡!”

    徐处仁又道:“如今新政如火如荼,朝廷用度巨大,正需要交子重立中枢,延误交子等同于延误新政,轻则发配边疆,重则斩首示众!”

    韩公廉一听,顿时大惊,连忙跪下:“陛下,臣冤枉……”

    “韩爱卿,快快起来说话。”

    韩公廉却跪在地上不起来,道:“陛下,臣绝对没有要延误新政的想法。”

    “朕相信你没有,快快起来。”

    韩公廉从地上起来,正准备要说话,赵桓却先开口。

    “韩爱卿,是否人手不够?”

    “启禀陛下,人是够的。”

    “那是否需要更多钱财投入?”

    “回禀陛下,钱财充足。”

    说到这里,韩公廉自己的脸也挂不足了。

    他是有苦说不出,交子兹事体大,的确不是他故意拖延时间。

    但现在他感到愧疚,天子对他如此信任,对他寄予厚望。

    却没想到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颜面,自己的颜面也就算了,他是天子亲自提拔起来的,丢了颜面就相当于给天子丢了脸。

    赵桓问道:“徐爱卿,你有跟韩公廉说你多久需要交子吗?”

    “启奏陛下,臣十日之后便要发行交子。”

    “十日,韩爱卿,能做到吗?”

    韩公廉心中更是愧疚,当下便咬着牙硬着头皮道:“启奏陛下,老臣就算是丢了这条老命也给陛下做出来!”

    赵桓立刻又是一副好人的嘴脸道:“韩爱卿,多注意身体,比起交子,爱卿对朕更重要。”

    皇帝此话一出,还是有大臣相信的,顿时觉得天子真是明君啊。

    但徐处仁和刘彦宗心中同时道:皇帝,你的脸呢!

    PS:来来来!让我们一起向本书抛洒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