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五十章审问钱穆
    ,    唐恪心里七上八下的,毕竟这个时间点太敏感,尤其是刚因为春华楼案,五朝门外又落了不少人头。

    但偏偏这个时候,皇帝要他带着钱穆进宫面圣。

    他实在捉摸不透皇帝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突然要见钱穆了。

    猜不透啊猜不透。

    当唐恪带着钱穆到文德殿的时候,文德殿除了皇帝、王奎安,还有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韩礼先的儿子,皇帝北伐归来一起带回来的韩峰。

    唐恪更是犯糊涂了,他记得韩峰好像是韩妃的二哥,他怎么在这里?

    “草民叩拜天子。”

    “免礼。”

    再次见到天子,钱穆心中五味陈杂,事实上,他已经几天几夜未睡好觉了。

    “钱穆,你跟朕说说,钱氏这百年在东南都做了什么?”

    钱穆沉住气,虽然不知道天子为何会问他这种问题,但难得见到天子,他说:“回禀陛下,钱氏一直秉承祖训,忠君爱民,只是本本分分做着自己的生意,不敢有半分僭越。”

    “当日你也在春华楼,知道朕为什么不抓你么?”

    “天子圣明,草民自知有罪,不敢妄测天意。”

    赵桓直接问道:“为何钱喻敢在春华楼抨击新政?”

    钱穆心中一颤,知道重点来了,连忙匍匐在地上:“天子圣明,钱喻小儿信口雌黄,不能代表钱家,若是老太爷知道他在东京的混账事,定会打断他的双腿,将他逐出钱家!”

    唐恪站在一边,一句话不敢说,这个时候说什么?你无论说什么都有帮助钱家洗罪的嫌疑,钱氏案督察院还未正式立案,未正式立案就什么都不要说,否则随时会被有心之人抨击为乱党,到时候五朝门外少不了一刀。

    “听你说来,钱老太爷是支持朕的新政?”

    “老太爷忠君爱国,不敢有半分对抗朝廷之意,此次草民前来东京,亦是老太爷派草民来的,为了访查东京新政,若是朝廷在东南推行新政,老太爷也好全力配合朝廷。”

    “那为何派了钱喻前来?”

    “回禀陛下,南方局势错综复杂,江南东路、江南西路士族皆不愿意接受朝廷新政,钱氏家主病危,老太爷年事已高,钱喻志大才疏,不能服众,二老爷野心勃勃,这十几年,在两浙路、江南东路、江南西路,甚至荆湖路购买田产,又不折手段吞并海外订单,以此拉拢南方富贾豪强,为的是争夺钱氏家主之位。”

    这钱穆说的,与皇城司的探子了解的信息偏差不多,赵桓继续问道:“朕若是没有记错,你不过是一个旁系,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钱穆继续道:“圣天子在上,草民虽然只是旁系,但深受老太爷和家主之恩,草民的母亲当日病危,连下葬的钱都拿不出来,是老太爷和家主出了钱,并收留草民,草民不才,承蒙老太爷和家主器重,作为钱家公子的侍从,如今钱家公子在东京犯了大罪,皆为草民之过,钱家忠君爱民,现在却因小人挑拨,亦皆因草民之过,草民无能,不求能以贱命换钱家太平,只求圣天子能明察秋毫,为钱家做主!”

    钱穆一番话说下来,一边的唐恪都颇受感动,但他依然不能说什么,皇帝既然都已经主动召见钱穆了,代表皇帝的内心其实是不想对钱家斩尽杀绝的,他还能说什么呢?

    难道现在急迫地说服皇帝表明态度?那只会适得其反。

    唐恪却不知,赵桓叫钱穆来有几点原因:一、钱家这个家族其实很特殊,作为后世人就知道了,钱家的确出过真正令人敬佩的人物,这是赵桓这个后世人的心理障碍,他内心是不愿意对钱家动刀子的。二、钱家雄踞东南,经营民心日久,不能只知道上前一顿砍,还需要钱家内部的人来斗一斗,从内部瓦解,朝廷做推手。三、赵桓需要选一个人来做代言人,这个人目前来看,钱穆最合适。

    谁说一定是要嫡系的,只要是钱镠的后人,朕就能将他扶持起来。

    这几天晾着钱穆,也让他内心倍受了煎熬,现在再给一颗糖吃,该乖乖听话了。

    赵桓道:“钱穆,若是朕让你来经营东南,你会怎么来做?”

    钱穆微微一怔,不知道皇帝为什么突然又问了一个他更不懂的问题,他老老实实回答:“启奏陛下,草民以为,两浙路不适合种田,却适合种桑,朝廷应当在两浙路大力推行种桑,为丝绸远销海外做供给,赚回来的钱,远比种田的粮食价值高。而江南东路,则适合以渔业、农业为主,水利发达,每一个县当设置专门的衙门,对百姓的田地做统一管理,可提高产量。”

    “至于艺造局,纺织局,皆由朝廷官署充任,利国利民。”

    “那两浙路的粮食由从何而来?”

    “两浙路位于长江下游,朝廷可大兴漕运,即可提升运力,以便其他货物运输,又可解决两浙路的粮食。”

    “若有商人趁机屯粮提价又该如何?”

    “此等为祸国殃民之奸商,当杀之!”

    “若百姓不愿意种桑又当如何?”

    “只要让百姓知道种桑比种田更能改善他们的生活,草民相信,百姓是愿意的,况且,两浙路亦非全部种桑,可十取其八种桑,其二种田。”

    赵桓沉思片刻,又道:“你方才跟朕说钱老太爷忠君爱国,朕现在遣你回杭州,带朕口谕,让钱安亲自前来东京谢罪,并全力执行朝廷新政,朕可斩钱喻,降钱家封爵,其余既往不咎。”

    钱穆一听,顿时大喜,一边的唐恪也颇有些意外,没想到皇帝居然对钱家开了恩。

    但他们却不知赵桓心意,赵桓此举目的有二:一、若是钱安真心拥戴朝廷新政,便是不能错杀了忠良,钱喻跑来东京撒野,自然是有其他势力在背后指使,让钱安来东京谢罪,即维护朝廷威严,又可向南方表明态度,更可在短时间内缓解冬粮。二、若是钱氏有不臣之心,必不会来谢罪,违抗了皇帝的旨意,又不愿意施行新政,那就去死吧!

    这样一来,也不算是滥杀无辜了,朕可是给了你们机会的,也给了你钱穆去救钱老太爷的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