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二十九章民变
    ,    关于靖康元年京西路和京东路的叛乱,史学界一直是有争议的,有人说这场战争是可以避免的,事实上早在叛军聚兵之前,皇城司就已经掌握了证据,并且向皇帝汇报,只要当时皇帝能及时行动,完全没有必要发展成后面的局面。

    这位史学家就差指着赵桓的鼻子骂他蠢了。

    但有人则痛骂学术界有些脑残学者只知道读死书,脑子秀逗之后还要出来秀,皇帝明显是故意为之,皇帝的目的不是为了平叛,而是为了将京西路和京东路所有的反叛势力引出来,直接连根拔除。

    新政的推行受到了巨大的阻力,一旦再拖延几个月,整个朝廷都将对新政的执行失去信心和热情,这是皇帝坚决不允许的,只有战争才能快速彻底扫清那些盘根错节的顽固派,同时警告朝中的观望派。

    若是提前预防,顽固保守派一定会隐藏起来,当朝廷在推行新政的时候,他们会继续在地方上用各种手段阻挠!

    所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有人指着那些愚蠢的学者的鼻子大骂:皇帝没有说出来的话才是真正的意图,就像皇帝在朝堂上杀宰相一样,真正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为天下表决心,政治里放在台面上说出来的话,大多都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已,偏偏某些蠢猪只听说出来的话,而不去找那些皇帝没有说的。

    击溃了淮阳军七万之众,此时的韩世忠声望在京东路已经传开。

    傍晚,天边残云飞卷,秋风在广袤的京东路吹开,北方的凉意渐渐进入了这里,平原上的草和山林里的树都开始燃烧金色。

    韩世忠带着新军进入了兖州,兖州知州周叔云被人绑了,跪在城门口,等待朝廷大军的抵达。

    当韩世忠的军队进入兖州后,街道两边前来欢迎的百姓如潮流般,差点没将新军冲散,百姓们手中拿着能够拿出来的东西,送给朝廷大军。

    按照天子的训诫,朝廷大军不能取百姓分毫,否则一切军法处置。

    韩世忠的军队也恪守着这一点,这一次朝廷新军在京西路和京东路首次亮相,可以说是颠覆了军队在百姓中的印象,真正做到了一支专业化军队的该有的素质。

    之前朝廷的大宋邸报有歌颂军方功绩的报道,百姓们心中多有存疑的,现在亲眼见到,至少京东路和京西路的百姓是真正开始相信朝廷的军队与过去不一样了。

    当今天子真的在兑现他的诺言:皇帝拥有军队,是为了保护百姓!

    为此,韩世忠的军队在兖州驻扎的时候,兖州城内有不少女儿家非常不害臊地跟士兵们拉起家常来,有的甚至聊到了床褥上,许多找不到老婆的士兵在此得到了人生的另一半。

    韩世忠在兖州驻扎了五天,这五天的时间,他派人将俘虏的所有禁军的将领,从都头到军都指挥使,只要是活着的,全部送回了京师。

    这些人是要留给天子亲自处理的。

    在兖州驻扎的韩世忠,每天都在操练将士,实际上他在等待曹盛的到来,探子汇报,曹盛已经从济州出发,沿路在各州县抓壮丁,将自己的人数补充到了二十万。

    凡淮阳军所过之处,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子,皆要入伍,起初还有人反抗,拒不入伍,经过几次屠杀后,百姓们也怕了。

    如此这般,许多人建议韩世忠应当先发制人,及时遏制曹盛的这种行为,今早拯救京东路的百姓。

    但是韩世忠却按兵不动,曾经有一个指挥使忍不住想带人出城东进去攻杀曹盛,被韩世忠命人截了回来,抽了五十鞭子,革职回京。

    除了在各地拉壮丁以外,曹盛还开始四处散播谣言,说韩世忠怯战不出,不顾京东路百姓死活,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拉到二十万后,曹盛觉得还不过瘾,他认为自己天命所归,一定还会有更多人愿意跟随他,便派人继续抓壮丁,无论是城内的还是周围镇上或者草市,甚至村里的,只要是活着的,能走路的,能搬东西的,全部被他强行抓过来。

    如此这般,京东路淮阳军的人数迅速膨胀到了四十万!

    这个数字比燕云战区的总兵力加起来还要多,用赵桓的话来说:“卧槽!听起来怪吓人的!朕好怕啊!娘希匹的!敢强行抓朕百姓充军入伍,朕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喝了你的血!”

    眼下淮阳军像一个怪物一样在疯狂膨胀,韩世忠的部将门都坐立不住了,朝廷新军只有一万,如何应付曹盛的四十万?当此时,韩世忠应当请京师派人增援。

    而韩世忠却力排众议,他对部将说:“行军打仗,三军之势,在勇而不在众,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长胜之军,必然上下一心,纵曹盛拥百万之众,不得人心,将士不拥戴他,必不战自溃。”

    果如韩世忠所料,不出几日,探子来报淮阳军大乱,被强行抓来的壮丁纷纷蜂拥而起,开始攻击淮阳军。

    韩世忠当即亲自领了一队一千人的骑兵,又命呼延通率三千步兵急行军,攻击淮阳军主力。

    是夜,韩世忠的一千骑兵匆匆出城,如闪电般抵达曹盛所在的泰安,此时的泰安已经乱成一锅粥,淮阳军主力正在对抗造反的壮丁。

    驻扎在城外的泰安城外的军民听说朝廷的精锐抵达,无不开道让路,韩世忠如入无人之境。

    此时城内的淮阳军手持刀枪,在大街上与军民做对抗,他们虽然都是废物,听闻金军后吓得魂不附体,但是打自己人却是一把好手,各个都表现得“英勇无畏”,手起刀落,杀这些普通百姓杀得贼开心,贼顺手。

    淮阳军军都指挥使葛忠义面目狰狞:“你们这些身份下贱的贱民,胆敢和禁军作对!都该死!全部杀掉!一个不留!”

    有军民高呼:“横竖都是死!今日吾等死战!望朝廷能为吾等报仇!兄弟们!拼了!”

    双方冲撞在一起,有许多军民是没有武器的,直接赤手搏斗,刚冲上前有的人手臂被砍断,有的人被砍到脖子,还能听到刀子砍进脖子骨头的声音,还有的人脑袋被砍开。

    许多孩子失去了父亲,妻子失去了丈夫。

    有的人脸部被砍开后还没死,躺在地上痛苦地大呼:“谁来救救我,我的孩子刚出生,我不想死!”

    此时,正在泰安城军大营的曹盛恼怒道:“传令全军,今夜屠掉泰安城!本帅要让这些贱民看看,反抗本帅的下场!”

    他这命令刚传下去,便有探子急匆匆来报:“禀报曹帅,城外的军民开始攻城了!”

    “凭那些贱民也敢攻城!传令下去,格杀勿论!”

    “是!”

    泰安城的大街上悲惨异常,泰安城的城外,许多军民在城外砍了树,他们抱着巨树,冒着城楼上的箭雨开始用大树桩撞击城门,不停有人被射死,不停有人补充上来。

    他们之所以要如此拼命攻城,是因为他们很多人的家人还在泰安城中,正面临着被屠杀的危险。

    有军民的汉子悲壮地大呼:“兄弟们!都杀啊!杀死这些狗娘养的!杀死这些畜生!”

    他刚喊完,便被迎面而来的一支箭矢射中了脑袋,眼睛睁得大大的,到底身亡。

    轰轰轰……

    城门终于被撞开,这些人拼了命冲进去,有的人口中还在喊着自己家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