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二十五章一律打入死牢
    ,    宋朝这个朝代很奇怪,宰相的权力虽然被掣肘得很厉害,无法专权,但是在精神的内核上,宰相又十分强势,这种强势的底气并不来源于他们的职位或者权力,而是来源于赵宋的祖制,不因言而获罪,不杀士大夫。

    到了文彦博的时候,文彦博干脆说君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将士大夫的地位很微妙总结出来了,赵宋的皇帝们也是认了,也愿意给文官们如此高的位置,即便高价养着他们,即便他们喜欢贪污受贿,但至少不会造反啊!

    有了精神上的内核,士大夫们当然就开始嚣张到不可一世了。

    但是徐处仁这一次的行为,已经表明,他精神上的内核已经轰然倒塌,他明知道新政执行过快、过猛,引发了中原两路的反弹,却要口是心非,按照皇帝所想来说。

    这也在告诉何?和唐恪,东府以后要绝对执行皇帝的政令,与皇帝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将皇帝的思想坚决贯彻给下面的官员。

    听到徐处仁的回答,赵桓很满意,今日若谁还敢说新政有问题,便是要提着脑袋出去的。

    赵桓又问其他人,众人都表示是京东路和京西路的官员们贪赃枉法,行为不正,是谋逆叛乱!

    赵桓自然知道徐处仁心中不是这样想,徐处仁心中怎么想他不在乎,他要徐处仁来做表率,徐处仁的言行很大程度上是影响了下面的官员的。

    赵桓深刻知道一点,一个人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影响或者改变其他人的想法的,但是可以利用一些手段来改变他们的言行,先从言行开始抓起,至少言行统一了,可以减少很多内部的阻碍。

    众大臣心中都有一个疑惑,为何这个时候太上皇会出现?

    赵桓道:“诸卿说得对,他们都是乱臣贼子,当除之,什么勤王之师,清君侧!狗屁!完颜宗望兵临东京城下,怎么不见信阳军和淮阳军出现!”

    李纲连忙出列:“陛下恕罪,是臣等无能,在革新军制的时候未做到稳妥处理。”

    赵桓手一挥:“李卿,此事与你无关,枢密院革新军制的提案,朕认为你和种师道做得很好!信阳军和淮阳军,实际人数不过两万,竟然厚着脸皮跟朝廷上报十万!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朕早想砍了他们!真当朕的钱不是钱!”

    李纲和种师道早就猜想到,皇帝北伐归来,只带回来了新军,意图已经很明显,弱化京畿周围的禁军,强化新军,可以说是重新为大宋打造一支新的禁军!

    此次两路同时造反,除了赋税和徭役的问题,当然还有军制改革的问题,要不然凭两路的地方行政官员和地主势力,如何能说得动淮阳军和信阳军?

    早在一个月前,枢密院就颁布了裁减禁军的命令,首当其冲的就是淮阳军和信阳军,这两个地方的禁军问题是最严重的,领空饷的人也最多。

    直接大刀阔斧地精兵简政也是皇帝的意思,皇帝不仅仅要改制这么简单,他显然是故意激怒这些地方势力,让对方先动手,皇帝便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凭借着自己手中的力量,将其一网打尽,连根拔除。

    赵桓又道:“何?,你来跟朕说说,他们所说的清君侧,勤王之师,到底是要清谁?又到底是要勤谁的王?”

    何?微微一怔,背后开始流汗,皇帝当面问这种问题,不是逼着他去死吗!

    清君侧还能清谁?肯定是清新政的支持者,勤王还能勤谁?肯定不是皇帝你了,只能是太上皇。

    赵桓这个问题一问,现场立刻陷入到冰点,大臣们终于知道皇帝为什么要将太上皇找出来了。

    这位官家办事的风格还真是独特啊,以前的大宋皇帝遇到了问题,可能会回避这些问题,或者转移问题,或者掩盖问题,但这位官家,是唯恐天下不乱,唯恐风平浪静,唯恐没有问题出现!

    皇帝通常就是直面问题,然后用一种所有大臣都想不到的处理方式将问题直接碾压掉,只要能解决问题,这位皇帝不在乎死多少人。

    何?感觉自己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一瞬间心思百转,然后横下心:“逆贼清君侧是指要清楚吾等拥护陛下新政的大臣,勤王是想要拥立道君陛下登基。”

    他此话一出,整个大殿都陷入一种死静中,只有皇帝倒茶的水流声清晰可闻。

    赵佶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何?的话已经非常直接,连君臣的那层纱布都直接撕开了,直接表示他要站在赵桓这一边,是赵桓的狗腿子,与赵佶彻底撇清关系,至于那些聚兵造反的傻叉们,让他们去勤王吧,就那群整天只知道喝酒泡妞的饭桶,还学人家造反,真是笑掉大牙了。

    看着皇帝眉宇间浓郁的杀气,宰相们都觉得皇帝这一次真的是要大开杀戒了!

    赵佶也总算明白自己这个儿子为什么突然将自己带到这里来,又召集来两府重臣,以及皇帝的新宠臣们。

    皇帝是在向他示威,也是在逼宰相们站队,谁要是回答皇帝的话,稍微有贬低新政、偏向太上皇或者站在逆贼一方说话的,今天脑袋就会搬家。

    只需要皇帝一声令下,门口的皇城司卫便会冲进来,宰相们就会像鸡鸭一样被杀掉。

    赵桓扫了一眼大臣们:“从今日开始,你们都给朕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谁胆敢上书言新政不利,威逼朝廷做出妥协者,无论奏章是到了两府,还是到了翰林院,都给朕统计上来,一律全部打入死牢,朕要的是为国为民的官员,朕要的是能将百姓从苛政猛于虎之中解救出来的官员,朕要的是能拱卫社稷,保护百姓的军队,那些压榨百姓,整天只知喝酒闹事者,朕不介意将他们全部杀了!还有,什么狗屁勤王之师!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朕乃天子,这天下只有一个皇帝!”

    众臣道:“遵旨!”

    政事堂对太上皇最后的一丝幻想彻底破灭了,徐处仁、唐恪和何?三个人由心中翻江倒海,到慢慢平静下来,眼下政事堂若再不支持皇帝清除官员,怕是连政事堂都要被清除掉了。

    就说皇帝在政事堂杀了好几个宰相,却一个没有补进来,其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对政事堂的行政管理非常不满意,在裁减冗官这件事上,政事堂不但没有执行皇帝的命令,还私下多有阻挠。

    不用想,现在已经有许多官员在写奏章,呈递给两府,有的呈递给翰林院,还有胆子大的呈递给皇帝。

    按照皇帝的意思,凡是奏章中敢建议朝廷妥协者,皆是叛党,打入死牢。

    也的确如赵桓所说,政事堂很快就收到了好几十封奏章。

    就在京畿路风风雨雨的时候,新军总指挥使宗泽接到了皇帝的命令,兵分两路,将京东路和京西路所有叛党斩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