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二十四章两路同时聚兵谋逆
    ,    关于京东路的新政执行情况,皇帝本是让政事堂去查,并且也给予了政事堂充分的权限去调整,但目前来看,政事堂是调整不了这件事了,这里面的利益盘根明显已经触达到东府官员。

    这也在赵桓的预料之中,他之所以让徐处仁去做这件事,就是让徐处仁再一次充分认识到自己这个宰相有多无能。

    刘彦宗继续道:“陛下,郑、滑、孟、蔡、陈、颍、汝,皆开始私下招兵买马,这些地方都是信阳禁军所在地,请陛下早做定夺,迟则生变!”

    赵桓冷笑起来,那些人终于按捺不住了,要开始造反了么?

    “无妨,朕早已恭候多时,就等着他们造反!”

    “臣不知陛下何意?如今新政推出,西北刚定,若是中原起了战乱,于我朝有损。”

    赵桓将刘彦宗递交的调查汇报仍在桌案上,杀气森森道:“你也看到了,新政除了在京畿路推行得下去,还有哪个地方认朕的新政?”

    “若是朕对青州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许他们还能忍受,即便是儒生被送到了西北,反正与他们无关,该怎么压榨百姓照样怎么压榨,但是朕杀了青州案涉案的所有人,他们也感受到了朕的杀心,这一天迟早回来,不如早点来!”

    刘彦宗立刻心领神会,他接着皇帝的话说:“陛下圣明,不若先发制人,杀他个措手不及!”

    “何必先动手,让他们先反了,朕师出有名!让石洵过来见朕!”

    王奎安立刻去找石洵,不多时,石洵到来。

    “臣叩拜天子。”

    “明日的大宋邸报,朕要让这上面所有人上去!”

    石洵接过刘彦宗提供的那份汇报,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臣这就去办。”

    离开皇宫,石洵立刻去了大宋邸报社,今夜所有人都不用睡觉了,加班加点这事必须得出来,大晚上的,所有送报人都接到命令,在大宋邸报社门口等候,一旦报纸出来,便要快马加鞭送到各个驿站,明日京西路和京东路各个州县都要出现这一版邸报的内容。

    第二日,各地的大宋邸报头条有一行大字:“偷税者,是为国贼,天下共诛之!”

    京西路和京西路几乎十有八九的大地主都上报纸了,有三十几个官员被点名,一时间民间震动!

    国朝自开国以来,还是头一次将如此多官员以及罪行公布于众,立刻在京西和京东路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在夏末的阳光下,沉默已久的京西路和京东路,终于忍不住了,首先是郑州、蔡州和汝州,街头出现了士兵,他们冲进大宋邸报社开始打砸,将天子的大宋邸报砸成稀巴烂,将所有人全部抓起来,扔进了牢狱。

    随后,在城头粘贴告示,大宋邸报已经被以石洵和刘彦宗为首的国贼控制住,天子被挟持,各路英雄当群英相应,河西禁军应立刻调集兵马进京勤王。

    大宋危在旦夕,吾等当率禁军禁军清君侧,以正国本!

    傍晚时分,郑州、蔡州和汝州不约而同对大宋邸报和政宣司发难,所有人被送到城头,以祸国殃民罪处死,消息传到京师,朝野震惊!

    儒生案引发的动荡刚刚过去不久,甚至洛阳和郑州等地反抗者的血迹尚未干涸,郑州、蔡州和汝州竟然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是要造反!

    就连上一次皇帝调换过去的官员,也是降的降,被杀的被杀。

    到夜晚,这件事像瘟疫一样迅速扩散,京西路的郑、滑、孟、蔡、陈、颍、汝等各州都对大宋邸报和政宣司进行了处理,几乎所有皇帝派过的人都被处死。

    京东路的青、密、沂、登、莱、潍、兖、曹、郓、济、单、濮,唯有齐州、淄州、徐州没有动静,这三个州还在看动静。

    京西路的信阳军和京东路的淮阳军大部分开始集结,号称勤王军。

    两府的相公们被急召入宫,徐处仁心中想着,就说吧,这种新政不应该推行这么快,现在惹怒了地方上的势力,成这样的局面了,如何收拾!如何收拾!

    周朝心中也焦虑得满头大汗,离京师最近的两路同时聚兵造反,整个大宋从未有过,这是亡国之兆啊!

    唐恪终于从他的商业帝国美梦中惊醒过来,原来这样玩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这不是要亡国吗!这不是要重现前唐内乱局面吗!

    没想到我们将金人赶走了,却要亡在自己人手里了!

    当两府的相公们到皇宫里的时候,却看见赵桓在那里悠闲地喝着茶,皇帝旁边坐着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先皇帝赵佶!

    相公们微微一怔,连忙道:“臣叩拜天子,叩拜太上皇。”

    赵桓正在为赵佶倒茶,脸上挂着笑容:“都免礼吧。”

    “谢天子。”

    “都过来喝茶。”

    相公们皆行礼,然后坐下,小太监开始斟茶。

    赵桓喝了一杯茶后,对大臣们道:“方才朕在与太上皇闲聊,聊到这一次京西路和京东路的事情,朕就问太上皇,朕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他们要清君侧?”

    “太上皇并未回答朕,正好诸卿来了,徐卿,你来说说,为什么他们要清君侧?”

    徐处仁心中真是一万只草泥马在咆哮,这个皇帝朕特么喜欢明知故问,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清君侧?

    徐处仁朝刘彦宗、石洵和秦桧以及何也这四个人看了一眼,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但是这几个月皇帝采用各种威逼、恐吓的手段,几乎已经彻底驯服宰相们了。

    在座的宰相,哪一个没有可以砍脑袋的罪名在皇帝手里?

    就说孔府案,孔端操那头猪,几乎将整个中枢的宰相们都给坑了,那罪名,皇帝是随时都可以翻出来给大家好好上课的。

    所以说啊,这一次,宰相们都不敢说是皇帝你一意孤行乱搞新政惹得众怒了,甚至都不敢抨击新政的执行者了。

    反正徐处仁连忙出列,干脆匍匐在地上,痛心疾首,悲呼道:“陛下,臣有罪。”

    赵桓平静道:“卿何罪之有,朕只是询问你事由。”

    “陛下命臣肃查河东与河西两路贪官污吏,臣肃查不力,致使现在的局面,请陛下降罪!”

    “此时与卿无关,卿且起来再说。”

    徐处仁连忙起身,却是老泪纵横,一边的唐恪和何?心中皆在说:老徐啊,你这演技又提高了!

    徐处仁道:“臣以为,他们皆为乱臣贼子,欺压百姓,贪污军饷,为国朝之贼,陛下圣明,欲除贼而兴社稷,那些人不过是跳梁小丑耳!”

    徐处仁的这番话,让唐恪与何?微微一怔,他们这才发现,这位太宰已经彻底依附在皇帝的威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