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九十章赐死肃王
    ,    徐处仁身为太宰,东府大佬,自然是推脱不得的,要不然皇帝高薪养着他干什么吃的。

    他也只好硬着头皮,不过他比李纲和种师道要柔和一些:“陛下,臣以为,税收乃国用之根本,肃王身为亲王,知法犯法,自然是罪加一等,当贬为男爵,以正国本!”

    由亲王直接贬为男爵,已经相当于从天上掉到了地下。

    其他大臣心中都知道,徐处仁看似直接给出了判决建议,但其实是想保住肃王最后一点面子,不想皇帝直接将肃王废除庶民甚至直接杀掉。

    皇帝扫了一眼唐恪、何?等人,道:“其他人呢?”

    “臣等附议,肃王罪加一等,当削去亲王爵位,贬为男爵,逐出京城!”

    刘彦宗悄悄瞄了一眼皇帝,连忙站出来道:“臣认为不可!肃王身为皇亲国戚,当为国表率耳!然则荼毒社稷,不杀何以警示天下!”

    他那个“杀”字一出口,相公们的脸色终于变了,有人要站出来反对,但刘彦宗抢先一步,刘彦宗语气非常强硬,甚至直接跪了下来,大声道:“我大宋立国百年,律法崩坏,至权贵目无王法,余毒渐甚,某人欲弊朗朗晴天,浊庙堂天眼,臣自掌督察院以来,每每所思及此,食不能下咽,夜不能寐,不能为圣天子分忧,臣深感悲痛,是以,督察院已经给肃王判了死罪,臣冒死请陛下批准,斩杀肃王,以正国本!否则,大宋律法必荡然无存,四极必崩,昭昭日月亦轰然坠陨!”

    “刘彦宗你大胆!”一边的汪伯彦吼了出来,“我大宋自开国以来,国泰民安,四海升平,仁宗更是在开封府设龙头铡,虎头铡,上斩皇亲国戚,下诛奸臣逆党,何来律法崩坏之说,又何来日月坠陨之说!尔妖言惑众,诅咒天子,其心可诛也!”

    唐恪道:“刘彦宗,你说我大宋律法崩坏,权贵目无王法,可有凭证?”

    刘彦宗立刻将已经准备好的东西呈报:“陛下请过目。”

    太监将刘彦宗手中书文呈给皇帝,只听刘彦宗道:“边说东京张家,张家也算是外戚之家,这些年在京西路与荆湖北路大量兼并良田,欺压百姓,曾有数个家族被肃王下面的势力灭族,那荆湖路高家村的高楚昌欲往京师告御状,被唐魏林派人装作流寇灭了村,百姓是敢怒不敢言!荆湖乃是我大宋粮仓,素有两湖熟天下知之说,然荆湖百姓却水深火热,人们日夜劳作,最后不得不变卖妻女,悲惨度日!”

    刘彦宗指责张家和唐魏林都是肃王的爪牙,背着皇帝在下面胡作非为。

    说到这里,表演家兼关爱失足少妇的艺术家刘彦宗突然失声大哭出来:“陛下,臣不敏,臣便是要豁出这条老命,也要为荆湖和京西两路的百姓逃回一个公道!请陛下杀肃王!以正国本!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陛下,臣斗胆直言,当朝大臣之所以不愿意肃王死,皆因为与肃王有同样勾当!”

    他此话一出,不少人脸色狂变,全身冷汗直流。

    何也立刻出列:“请陛下杀肃王!以正国本!”

    秦桧立刻出列:“请陛下杀肃王!以正国本!”

    种师道出列:“请陛下杀肃王!以正国本!”

    李纲遂出列:“请陛下杀肃王!以正国本!”

    一时间,朝堂上无一位大臣敢再说话,按照刘彦宗的意思就是,谁这个时候还敢在辩论,便是与肃王有同样的勾当,皇帝必然会第一个查到他头上。

    赵桓沉默片刻,这让朝堂上的气氛几乎凝固住,大臣们全身都蹦得紧紧的,背后手心不停流汗。

    赵桓终于开口了:“刘卿忠君为国,朕甚慰,其余大臣也都是朕的肱骨大臣,为国为民,朕同样感到欣慰,肃王身为皇亲国戚,欺压百姓,偷税漏税,荼毒社稷,罪加一等,赐白绫,查抄肃王府!”

    早已被吓得心惊胆颤的大臣们被皇帝这么一说,心中舒了一口气,也不敢再过多去争论肃王案,便都道:“陛下圣明!”

    第二日,东京街头的报童们又在叫喊:“肃王被赐自尽,肃王府遭查抄!张家被抄家,全族发配岭南!”

    这东京的邸报卖得非常好,才刚刚面向平民们,便卖脱销了。

    上面的头版内容便是肃王一案,肃王本与运粮案有关,却牵扯出了漏税案和在荆湖路灭村案,这些案件一个个鲜血淋淋,震动朝野,引起了东京城的热议。

    有大臣私下不满进奏院的这种做法,家国大事,庙堂颜面,怎能公注于众让寻常草民看了笑话呢?如此往后,士大夫与勋贵颜面何存?

    也有热血青年认为此乃陛下之意,便是要告诉朝堂诸公,天下乃陛下之天下,亦是天下人之天下,亲王与士大夫犯罪,与庶民一般无二!

    肃王案牵扯的远不止此,就说张家在东京城盘踞多年,结交权贵如过江之鲫,侵占良田一事,不知有多少人参与了进来。

    肃王事件自东京传到全国,一时间举国震动。

    政治嗅觉灵敏的人已经嗅到了一股政治风暴即将到来,来临之前,必然是死静的,沉闷的,但各地都是不安的,各方的势力也都在左顾右盼,这大宋最近数月的天与开国一百多年,要得还要快。

    肃王死后,整个大宋都知道了督察院这么一个存在,整个大宋,也都知道了刘彦宗这么一号人物。

    可以说,督察院是用肃王府的人的命,来宣告它的时代的到来的。

    这一日,赵桓与秦桧讨论完关于秦桧的想法后,便乘着御驾,在皇城司卫的护送下到了东京城外,来到新军训练营。

    知道皇帝要来,宗泽早已带着韩世忠、岳飞等人恭候。

    看到宗泽等人,赵桓才有了安全感。

    这一次拿肃王来祭旗,必然是惹怒了不少人,接下来的脑袋掉的不必运粮案的少,赵桓的坚实后盾便是皇城司和军队。

    有宗泽这样的铁血老将在,赵桓心中是没有太多顾虑的,而且中兴四将,如今有两个都在这里。

    “臣拜见天子。”

    “卿快快免礼。”

    皇帝亲自握着宗泽的手臂:“朕此次前来想看看新军训练如何,宗卿带朕一观。”

    “天子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