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七十九章新政雏形?
    ,    见皇帝忍不住开口说话了,诸位相公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第一、虽说打败金贼,夺回了燕云十六州,但我大宋将士前后殉国者高达三十万!是以,朕提出富国强兵战略,此乃刻不容缓之事,具体怎么做,诸卿各司其职。”

    “第二、兴人丁,严禁民间溺杀婴儿,违令者斩,各州府县皆要设立孤儿院,由朝廷出资抚养弃婴。”

    “第三、根据商行规模大小,重新调整税收抽成,最低为现在的百抽三,最高到百抽十;降农税为百抽一!”

    不管相公们变色,赵桓继续任性道:“第四、成立大宋皇家商行,由官员认领商行行长,下设盐行、铁行、路行、银行等诸行,诸行只负责规划,具体执行从民间招募商人,以竞争的形式择优而录,由各大行按照标准发放饷银,这些商人队伍不计入官员正式编制。除商行编制官员可根据朝廷制定的战略经商以外,以后严禁官府人员经商,与民争利!”

    “第五、开海,将市舶司单独出来,另设海军司,设两司使,为海军大臣,对海洋贸易和海外拓张负责!”

    “第六、设立皇家科学院,广招工事人才。”

    “第七、设立英灵殿,为文臣享受香火,流传后世,凡入英灵殿者,皆为我大宋栋梁。”

    此七点一出口,相公们却是一片死静,这除了第一点和第七点他们理解并立刻接受以外,其余五点,却存在着很大的争议。

    赵桓自然清楚他们心中有疑惑为何要这般?便说提高商税一事,大宋的商税不算高,且多有对商业的鼓励政策,才使得商业发达,朝廷十有六七的税收来源于商业。

    现在皇帝要提高商税,必然降低了商人的收入,商人必然要在商品中涨价,造成物价飞涨,这是关系到民生问题的,可不能这样随便乱来啊!

    周朝连忙说出了心中的担忧,言明此政策一出,必然导致物价上涨。

    赵桓当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这便是要打算以强硬手段废除徭役的目的,徭役废除后,百姓才会有更多的时间为自己创造价值,为自己赚钱,为自己赚了钱,便要交税,交了税,国家有收入。

    并且百姓自己手里有钱了,便会去消费,也进一步促进了商业的发展,商人赚了钱,要给国家交税,赚的越多,抽成比例越高,对小型商业主的税利便是要为此之前的不变。

    商人们在定价的时候,自然要全方面考虑,税收提高是其中之一,消费的人增多也是其中考虑因素之一,且商业结构增多,也是很重要的一则因素。

    例如以前某一位商人,只能在东京开餐厅,但是现在朝廷打算在河北采矿,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朝廷来发工资,徭役被废除了,官府的官员不允许私自组织人去接这个任务,这个时候有一点商业头脑的人便会组织人去做这件事,朝廷的钱便从上流下去到商人和开矿的民工手中了,这个时候这个商人根本就不愿意提高他在京城里餐饮店的物价,一旦提高物价,销量是会受到影响的。

    说到这里,赵桓便想起王安石的变法了。

    王安石的变法其实更多的是大宋的经济改革,王安石的战略是富国强兵,让国家富有,让军队强大,但是社会经济结构没有扩大,总量就在那里,不在百姓手中就在朝廷口袋里,王安石的各种政策将百姓手里的钱都搞到朝廷口袋了,这是饮鸩止渴,所以才会被全天下人反对。

    但是赵桓却是想横向与纵向在大宋发展多元化的经济结构,而并不是玩存量市场,且这一次比王安石有优势的是,皇帝亲自来把控。

    想那王安石在主持变法的时候,经常被御史们喷,经常被百官喷,这都是次要的,王安石为了变法,在原有的朝堂官员架构外,再搞了一个他的核心班子,这又造成了官员的冗长,其实是导致行政效率下降了,新法中一些不好的落下去是不好,新法中一些好的,落下去也变成不好了。

    皇帝一番解释下来,诸位相公听得似懂非懂,皆微微蹙眉沉思。

    这些人都是这个时代,这颗星球上最聪明的人之一,自然是能消化赵桓所说的这些东西的,但是需要时间,因为在他们脑子里,就和司马光那一套差不多,天下所有的总量是不变的,要么是民间富裕国库相对充足,要么是民间穷困国库很满。

    而在赵桓看来,现在宋朝是民间也很穷,国库也很穷。

    他抄了一些大臣的家,还诛了族,但那点钱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算什么?

    钱都去哪里了?钱当然都去士大夫和被当成猪养的勋贵那里了。

    宋朝的官员薪资那是历史上最高的,基本上有七八成是发工资了,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将,最后用来建设国家的钱,要么在赈灾中被贪污了,要么在修建工事中被贪污了。

    赵桓穿越过来,可以说是最烂的局面,好不容易北上与金国死磕,解决了边患问题,但内部的问题却还有一大堆,再不行动,那可真是要在繁华的盛世下大爆炸了。

    身为三司使和户部老大的周朝又站出来说话了,他是管钱的,钱在他这里看着,他心中自然是有一笔账。

    他直接道:“陛下,快没钱了,开海造船兴建海军怕是要延后。”

    “不许延,这件事朕要将康王召回来,与他好好议议。”

    周朝心中可真是快要崩溃了,朝堂所有人都找他要钱,银子眼看已经不够花了,这个皇帝还要搞什么海军开海,还有救济弃婴,还有搞什么开矿,这哪一项不是花钱的!

    看着户部尚书兼三司使的周朝那张老脸好像是在苦水里泡了三天三夜刚拿出来的一样,其他的相公们只能都加入进来反对皇帝的提议。

    “朕在大宋的皇家商行中不是提到了银行吗?这大宋的皇家银行,便是起到了给国库融钱的重任!”

    啥玩意儿?融钱?啥意思?听起来怎么着像是钱财如同冰雪一样融化成水咯?

    “让百姓将钱都存到大宋的皇家商行里来,国库不就有钱了?”

    皇帝此话一出,相公们就差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皇帝了。

    皇帝脑子又坏了?百姓会把钱主动放进来吗?你这不是王安石第二吗?你这是与民争利,要搞得天怒人怨吗?到时候百姓苦了,就不是你杀几个贪官就能解决的呀,那是要解开心中枷锁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