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四章凡言议和者,斩立决!
    ,    谢大海走过去,动作娴熟地拧着蔡京,摁住他的脑袋,也不等蔡京挣扎,便将他的脑袋往龙柱上撞,砰的一声闷响,群臣呆若木鸡,那表情,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眼珠子差点都掉下来了。

    蔡京已经七十几岁,哪能受得住这等折腾,才一下就晕了。

    但谢大海多有经验,你不是要死么?只是晕了怎么成,必须死!

    他眼中尽是冷光,皇帝这是要重用皇城司,有皇帝撑腰,他怕谁,高俅太尉早已怂逼一个躲在角落一声都不敢吭了。

    谢大海再撞一下,直接将蔡京脑袋撞破,脑浆都流出来了,当场惨死。

    终于死人了,刚才朝堂上都还停留在争论和降罪的阶段,士大夫们还联合在一起,抵抗皇命,相信年轻刚继位的皇帝必然会收回成命。

    但是!现在有人死了!而且不是别人!而是当朝太师!并且是在这大殿上被直接撞死的!

    这表明什么?这表明皇帝不是吓唬他们玩的,是真要杀人!

    一时间,朝堂上惊若寒蝉,无一人再敢站出来说话。

    而皇帝则开始了他拙劣的演技,赵桓大惊失色,一副惊呆的表情:“谢大海,朕只是让你将蔡相公搀扶起来,你怎么就把人给撞死了?”

    谢大海连忙匍匐在地上:“卑职罪该万死。”

    不待大臣们说话,皇帝继续他浮夸的演技,走到下面来:“太师,太师,朕对不起你啊!没想到……没想到……”

    “快来人,将谢大海带下去好吃好喝供着,哦不,打入天牢……”

    于是外面的皇城司卫转身将谢大海带下去,大鱼大肉开始招待起来。

    那李邦彦和王甫被皇城司拖下去,高呼冤枉。

    赵桓重新坐回皇帝位上,一副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为所欲为的感觉真好啊,管他呢!

    反正劳资活不过一年了!

    “念。”

    一边太监取出了第三份圣旨,又开始念。

    “太师蔡京结党营私,贪赃枉法,排除异己,窃弄权柄,陷害忠良,大兴花石岗之役,建延福宫、艮岳,耗费巨万,设西城括田所,大肆搜刮民田,为弥补财政亏空,又祸乱盐法、茶法,铸当十大钱,以致币制混乱,民怨沸腾!判斩立决!钦此!”

    这一次念,下面却是再无一人敢出声。

    卧槽!你这皇帝变脸比翻书还快!

    刚才蔡京被撞死,你还一脸愧疚。

    特么转眼就判罪了!

    殿内的气氛仿佛凝固了,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太监念完,后又取出一份,道:“枢密使童贯,未克复燕云,耗百万赎买,回京邀功,欺上瞒下!后在西北一役,身为统帅却临阵脱逃,至西线崩溃,罪加一等!掌兵二十年,不休兵戈,不整戎装,至国朝禁军日益废弛,玩忽职守!斩首示众!钦此!”

    太监一口气念完,童贯已经全身颤抖:“陛下!冤枉!”

    群臣心中一凛,这是要一口气连杀四位宰相!

    古往今来未有之!

    皇城司将童贯拖下去,殿内一片死静。

    赵桓继续没心没肺道:“念!”

    还来!难道还要杀第五个宰相不成?

    所有人都恐惧,深怕下一个是自己,尤其是梁师成和朱勔,这两个人也是恶迹斑斑。

    “金贼南下,朕欲与金贼决一死战,若有敢言议和者,诛九族!兵部侍郎李纲临危受命,接掌枢密!钦此!”

    所有人都缓了一口气,原来是提拔李纲的圣旨。

    李纲上前拜谢:“臣谢恩,圣天子在上,臣必肝脑涂地,粉身碎骨,将金贼驱逐出我大宋领地!”

    李纲虽说对赵桓当殿杀蔡京也有些异议,但他此时更多关注点是主战。

    实际上,眼下最大的矛盾是金军已经渡过黄河,很快将会兵临城下。

    “李纲,你记住,朕要的不仅仅是将金贼驱逐出大宋领地,朕要的是收回燕云,饮马河西,重回汉唐旧地,振我华夏雄风!”

    “遵旨!”

    退朝后,赵桓回到自己的书房,他一夜未眠,现在有些劳累,但更多的是兴奋。

    “陛下,高太尉求见。”

    “让他进来。”

    “罪臣叩拜圣天子!”

    “高太尉何罪之有?”

    “罪臣任太尉以来,禁军松懈,乃是罪臣无能,请圣天子降罪,罪臣甘愿受罚!”

    先前早朝,被赵桓这么一杀,最先醒悟过来的却是这位高太尉。

    说到高俅,后世很多人是从《水浒传》里了解到了他,但其实《宋史》中却并未有他详细的记载,只能粗略判断他这个人是一个地地道道草根,因为足球玩得好而得宠。

    高俅与童贯、蔡京非一党,虽说也不干净,但为人倒是仗义,他最开始是苏轼的书童,后来得势,蔡京对苏轼迫害,高俅不但没有参与,反而出手援助。

    他说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记苏轼对他的恩情。

    就冲这一点,赵桓对高俅尚有一些好感。

    赵桓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相反,他的志向就是做一个无耻的流氓!

    他也完全可以容忍朝中有人在灰色地带拿钱,他最不能忍的是,那些拿了钱不干活,比猪还懒的家伙,不但如此,他们还阻碍皇帝政令的下发!

    并且,还绞尽脑汁收刮民脂民膏!大宋的跗骨之蛆!这样的人,他是最痛恨的!

    这高俅虽说也没有做什么事实,但赵桓却觉得另有他用。

    “高太尉多虑了,太尉忠君报国,朕心里清楚,只是朕有一想法要与太尉说说。”

    高俅一颗悬着的心立刻落了下来:“请圣天子明示。”

    “国人喜欢蹴鞠,久闻太尉乃是蹴鞠高手,朕欲设立蹴鞠院,命卿为蹴鞠侍郎如何?”

    高俅身为太尉,乃是全国军政首脑,与童贯的枢密使一个级别,那蹴鞠院却最多是礼部下设的分支,蹴鞠侍郎官就更低了,这是明着降级。

    不过高俅也极聪明的人,他能做到太尉之位绝对不是他有真材实料,而是懂得博取宋徽宗的欢心。

    现在一朝天子一朝臣,宋徽宗已经退居幕后,高俅思前想后,也觉得自己该交出太尉之职了,毕竟接下来与他对着干的是李纲那个暴脾气,他年近六十,一大堆的把柄在皇城司手里,御史们也早就盯着他了,保不准明天他也可能落得和李邦彦等人一样下场。

    不如主动来请罪,望皇帝能从轻发落。

    皇帝没有要他的脑袋已经是万幸,现在让他去搞蹴鞠,那又是他本人生平最大的爱好,他当然是愿意的。

    至于梁师成等人,今日必然会去先皇帝那里告状,接下来免不得有一场恶斗。

    在正史里,宋徽宗南逃,高俅是宋徽宗一党,他率领禁军南下去追随宋徽宗了,与同时宋徽宗的狗的童贯争风吃醋,后来高俅放弃重回京师,很快病死。

    高俅眼下来找赵桓,着实是吓破了胆。

    蹴鞠侍郎就蹴鞠侍郎,这个闲职也挺好,适合养老!

    但是赵桓却不这么想,对于他这个后世人来说,国足是整个中国的痛,他回到宋朝,当然要从宋朝开始狠抓,他对高俅的这个职位是寄予厚望的。

    从更深一点的层次来说,运动可以增强国人身体素质,改变国民风貌!

    赵桓不仅要在大宋推行全民体育运动,等拿下草原地区,他还要派商人去草原养大批量的牛,改变大宋人民的饮食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