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三章谢大海,你帮太师一把!
    ,    赵桓坐在皇位上,轻声道:“念。”

    旁边的太监立刻宣旨:“朕膺昊天之眷命:金贼南下,李邦彦身为太宰,畏金贼如虎,有辱大宋气节,革太宰位,拖去午门,斩立决!钦此!”

    此诏一出,群臣震惊。

    大宋开国以来,从未杀过文官大臣,最严重的也只是流放,更别说在朝堂上公开宣示杀人,而且杀的是当朝太宰。

    而且只是提议和就要杀头,这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大臣们这样想,但是赵桓却不这样认为,在他这个后世人看来,李邦彦的议和就是赔款,就是割地,就是卖国!

    卖国之人不斩立决,难道还供着当大爷?

    陛下,饶命啊,陛下,我朝没有午门啊,午门是什么鬼?

    “陛下万万不可!”说话的却是王甫,并非王甫与李邦彦关系有多好要救他,相反,这王甫与李邦彦是敌对关系,王甫刚才也站出来说了议和,若要杀李邦彦,岂不是他王甫也有罪?

    同样说要议和的童贯也是深吸一口气,佯装淡定。

    王甫道:“圣天子在上,祖宗以来,未尝杀士人,臣等不欲自陛下开始破例。”

    赵桓铿锵有力道:“卿多虑,便从朕开始破例!”

    “臣等忠君为国,肝脑涂地,李太宰所言议和亦是为大宋黎明百姓着想,为圣天子江山社稷太平,圣天子刚刚继位大统,便要杀戮忠臣,此乃桀纣之道,不可取!”

    赵桓直直盯着王甫,他敏锐察觉到了王甫说这些话背后深一层次的意思。

    王甫绝对不是忠良之辈,他也非敢谏言的人。

    赵桓刚登基,这满朝大臣都是宋徽宗的旧臣,尤其是王甫、李邦彦、蔡京、童贯这几个货色,在后世被称为“北宋六贼”,这些人都是拥戴宋徽宗的,即便宋微宗现在退位了。

    所以他们胆敢在朝堂上这般撒野,也是有靠山的。

    按照后世的史书来看,宋钦宗赵桓的确杀掉了李邦彦,但那也是在形势所迫,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流放了蔡京,将童贯斩首。

    但是在现在的赵桓看来,那些做的都不够,远远不够。

    他要李邦彦现在就死!他要将蔡京立刻挫骨扬灰,他一天都等不急!

    赵桓站起来,怒道:“王卿,好一个忠君爱国,好一个为了天下黎明!何也!死哪里去了!”

    御史中丞何也连忙出列:“臣在!”

    “念!”

    何也道:“宣和二年,睦州方腊小贼忤逆造反,王甫粉饰太平,不上报朝廷,致使叛军力量扩大,攻破了六郡。先皇帝派童太师率秦地十万大军才平灭方腊小贼。王甫仍因功转为少傅,又升为少师!王甫有欺君之罪!”

    古人皆以字相称呼,若是直呼其名,则表示不尊敬。

    何也此时直呼王甫名讳,意思已经很明显,老子要整死你!

    “除此之外,王甫借位高权重之机为奸邪,搜罗诸多子女玉帛享乐,诱惑并抢夺徽猷阁待制邓之纲的妾,反而与邓之纲加罪流放到岭南。后王甫升为少保、太宰(左宰相),又上请设应奉局,王甫兼任提领,中外钱财允许他随意用,竭天下财力供应奉局之用,凡四方水土所产珍奇之物,皆苛取于百姓,然进奉给先皇帝之珍品不到十分之一,其余全归王甫似有。御史陈过庭请求罢去那些以御前使唤为名的冗官,京西转运使张汝霖请求罢去进奉西路花果,先皇帝曾采纳,王甫又上章弹劾他二人,二人都被流放远郡。王甫有贪污受贿,独断专权,陷害忠良,鱼肉百姓之罪!”

    列了几大罪名出来后,何也又补充了一条:“方才,王甫亦言议和,有辱我大宋气节,当斩立决!”

    御史中丞言罢,王甫大怒盯着何也道:“何御史,你一派胡言,你敢辱蔑本相!”

    “陛下,何也居心叵测,臣冤枉!”

    赵桓却是神色铁青,直直盯着王甫,道:“念!”

    一边的太监似乎也被赵桓的气势震慑住了,有些颤抖,立刻拿出第二份圣旨,大声念道:“朕膺昊天之眷命,宰相王甫贪赃枉法,欺上瞒下,鱼肉百姓,横征暴敛!即可处死,抄家,灭九族!”

    “啊!”王甫面色瞬间死灰。

    “陛下!不能啊!陛下!我朝开国以来,未有杀过士大夫,更别说诛九族,陛下莫要行桀纣暴行!”

    “望陛下三思!”

    群臣皆跪在地上,除李纲、何也外,齐声呼喊。

    李邦彦和王甫面色瞬间又恢复了一些,心想我们乃是太上皇旧臣,把持朝政几十年,你一个新皇帝上来第二天就要连杀两个宰相,这不是荒唐吗,就算你圣旨出来,必然满朝文武反对,你只能收回成命!

    “谢大海!还愣着干嘛!”

    谢大海心中大快,往日这些相公们对皇城司是极度厌恶,多次向太上皇谏言要撤掉皇城司,骂他们是害群之马,谢大海早就看他们不爽了。

    立刻有几个前殿侍卫将李邦彦和王甫像拧小鸡仔一样拧起来。

    “太师,救我!”

    “太师!”

    他们叫的太师便是大名鼎鼎的蔡京了,蔡京此时已经眼瞎,但一颗权欲欲望的心却还散发着狂热的活力,李邦彦昨晚去见赵桓,就是他唆使去试探。

    蔡京终于站出来了,他说:“圣天子在上,祖宗之法不可变,陛下初登基,便要杀宰相,乃是亡国之兆,更何况先皇帝还在。”

    蔡京之所以站出来说话,并非他要保住李邦彦和王甫,事实上,这两个人都先后得罪过蔡京。

    蔡京只是不想新皇帝乱来,一旦对文臣开了杀戒,保不准下一个就是他了。

    而事实上,赵桓早就料想到最后蔡京会站出来,他也为蔡京做了准备。

    在历史上,蔡京是北宋六贼之首,是当时的大宋群众们最痛恨的人之一。

    靖康元年蔡京被赵桓流放,载满金银财宝一路南下,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卖给他东西吃,最后在长沙活活饿死。

    蔡京其实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可惜他的才能没有用在治国正道上,却都用在了如何讨好宋徽宗,例如大兴花岗岩,就是他搞出来的,整个大宋被他搞得民怨四起,和宋徽宗那个脑残皇帝一丘之貉。

    当然,这个年代的士大夫们会说是蔡京欺骗了赵佶,一切都是蔡京的问题,和皇帝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在赵桓看来,宋徽宗也是个白痴,不然怎么会任由蔡京胡来。

    赵桓觉得正统历史里蔡京的死法完全是便宜蔡京了,像蔡京这种人,就应该凌迟!然后诛九族,以昭告天下!

    蔡京此话有两层意思:一、宰相你不能杀,最多流放;二、太上皇昨天刚把皇位给你,不代表太上皇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们都是太上皇的旧臣,你敢动我们,就是在明着和太上皇作对,你是嫌当一天皇帝时间太长了吗?

    作为穿越过来的赵桓,当然知道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不然那么多历史书和小说都白看了。

    他直言不讳道:“太师是认为朕没有权力杀人吗?需要太上皇来点头?”

    皇帝如此直白的朝堂上质问,是蔡京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们并非第一天认识赵桓,赵桓这个人在做太子的时候优柔寡断,从无主见。

    今日早朝,却未曾想闹出了这等局面,这哪里是优柔寡断,这分明如嬴政、刘彻一般,暴君一个!

    见来威慑来不了了,蔡京立刻来软的,装可怜,他眼睛本来就已经瞎了,再这么一跪,一哭,看起来比街边要饭的还要凄惨。

    “陛下,臣万万没有此意,臣是为了大宋江山着想,若是今日陛下非要杀宰相,臣只能一头撞死在这龙柱上,以表对大宋的忠心!”

    这个时候,你不得不佩服蔡京的演技,可惜他没有生在后世,若他生在后世,美国好莱坞的小金人必然有他一个。

    赵桓一听,乐了:哟呵,你丫这是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啊!

    “谢大海,你帮太师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