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四百七十七章少年凌云志,大宋有铁骨!
    ,    最前排的宋军骑兵整齐地向下俯冲,他们手中拿着标准的长约有3米的长槊。

    山坡在颤抖。

    铁蹄的声音,就像无数战鼓在拼命捶打鼓面,爆发出震天动地的威势。

    残阳只剩下最后一点点还停留在地平线上,将宋军的甲胄映照得散发出血红色的光泽,将整个钢铁洪流的影子也拉伸出来。

    山坡上已经看不到残阳的光束。

    从高空俯瞰,当夕阳沉下去后,光辉和阴暗交接的那条线正在大地上移动。

    天空也由深红与青的交融,变成了深青色,天边悬着的那轮冷月,仿佛一只冷漠的眼睛,正在俯视着下方。

    宋军的洪流是从阳光下,冲进了阴影中。

    仿佛能把泰山蹦碎。

    那样的威势,在远处埋伏着的金军,仅仅是听到都感到震撼。

    连完颜宗干也内心震惊,这样的宋军,如果是正面对决,将会是怎样的一种场景?

    当宋军的战线向下移动到山坡的一半的时候,最前排的战马前脚突然向下一折,发出一声悲凉的嘶鸣。

    整个战马向前栽倒,跌入了深达五尺的、被掩盖住的坑里。

    上面的骑兵整个人从马上飞脱出去,摔在前面的土坑里。

    那一瞬间,他们甚至能清晰听到自己身体里骨头碎裂的声音,青黑色的苍穹在视野中一闪而过,随后是红色的。

    脑海中的画面最后定格在入伍前亲人的模样。

    下一刻,后面的战马和骑兵也摔倒下来,压在前面摔倒的骑兵身上。

    甲胄相互碰撞,在巨大的冲撞力下,被撞变形。

    人的血肉在甲胄的冲击下,变得脆弱不堪。

    刺进血肉中,在骨头上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悲凉的惨叫声代替了高亢的冲锋声。

    铁甲碰撞的声音和战马哀鸣的声音混在一起,鲜血如同一朵朵花儿,在前方跌倒的人群中绽放出来。

    人的血肉被挤压、扭曲。

    从高空俯瞰下去,那里就像有一层厚厚的无形而坚固的墙壁。

    宋军英勇的铁骑军团遇到那层厚厚的“墙壁”后,不受控制地向前足足推进了二十几米。

    无数的热血男儿在那里跌倒,摔下马,被后面的战友压倒,被重型战马压死。

    就在今天早上,他们每一个人都自信满满。

    他们一腔热血,满腹豪情,誓要以死报效圣天子对他们的信任。

    但此刻,他们却就此死去。

    看到这样的场景,陈篝眼睛里流出血来,心中的恨意如同四海之水!

    姚雄气急攻心,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刘丙宇则整个人呆立在原地,仿佛遭到了雷劈一样。

    詹度则在不停嘶吼:“快撤!快撤!”

    但他的声音就像沧海一粟。

    除了统帅站的位置能清晰看到下面。

    冲锋在后面的宋军根本还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当他们冲到山坡口的时候,也看到下面的惨状,顿时大脑一空。

    战马已经不受控制了,群体已经不受控制了。

    所有人都看到下方是地狱,但这种冲势已经止不住。

    这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若是冲锋杀敌而死,倒也死得壮烈,死得其所。

    但现在却是遭到陷阱而死,连敌人都没有看到,没有见着。

    这样的死,他们不甘心!

    恨意漫天!

    中间的宋军已经被前后夹在中间,眼睁睁看着自己冲向无谓的死亡,摔倒在地上,被人和马压得变形。

    这一刻,人命变得比路边的草芥还要廉价。

    最后方的宋军终于开始变换阵型,从两边分离出来,就像长了一对羽翼,开始往左右两边伸展。

    但是前面的几乎已经无救了。

    无数人冲撞上去,从战马上跌落下来,砸进了人肉坑里,已经失去生命的身体向山坡下滚去,滚在金军的营帐前。

    他们有的身体已经彻底变形,有的甚至成了一堆血肉,有的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有的还剩最后一口气,全身上下只有一个手指头能动,在颤抖,眼神中充满了不甘!

    不多时,前方已经尸横遍野。

    无数人在痛吟,绝望地呼喊。

    宋军三万人,只有三千人幸存下来。

    陈篝牙龈都咬出血来,用沙哑的声音连吼道:“撤!撤!撤!”

    上面幸存的宋军开始整顿队形,但是巨大的损伤动摇了宋军的军心。

    “想跑,没那么容易!”

    不知何时,完颜宗干领着人马,从两边冲杀出来了。

    金军气势大振,就像一对展开的双翼,迅速向两边延伸,然后又快速开始合并,露出它锋利的獠牙,向上面最后的宋军骑兵发出了冲锋。

    金军的战鼓声响起来了,在萧水之畔,密集如同夏日的暴雨一样。

    金军的喊杀声震天动地,一片片黑色的影子在宽阔的平地上移动,就像凶猛的洪水,铁蹄的声音震得地面扬起尘埃。

    刘丙宇恐慌道:“詹度!你速速带五百人从左翼挡住金贼,陈篝,你带五百人从右翼挡住金贼,我与姚帅领两千人突围!”

    他害怕到了极点,脸色煞白。

    “刘上官,你这是让我们为你去送死啊!”

    “詹度,本官可不是这个意思,本官这一切都是为了姚帅着想……”

    詹度吼道:“刘丙宇,若不是你在姚帅耳边吹风要突袭完颜宗干,局面何故于此!”

    “你大胆,这是姚帅的军令,你这是在污蔑本官,本官回去要参你一本!”刘丙宇冷哼道,“再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

    他话未说完,已经彻底眼红的姚雄怒吼一声,拔出刀一刀挥过来,锋利的斩马刀在刘丙宇的脖子上切过,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留下一条红线。

    刘丙宇面色一怔,瞳孔聚缩,瞪着姚雄。

    他想用双手去握住脖子,但生命的气息在快速流散。

    脑袋突然从脖子上掉落下来,在地上滚动。

    骑在马上的无头尸体的脖子处在不停冒血,随机也是一歪,从马上摔下来。

    姚雄像一头受了伤的狮子,满脸狰狞:“凡言退缩者,斩立决!”

    他一拉缰绳,战马在仅剩的军队前面来回奔跑,用沙哑的声音大声怒吼道:“吾十四岁执戈沙场,身有伤八十八处!”

    从远方吹来的风,将姚雄头上的红缨吹得飞舞。

    他满脸涨红,双目布满了血丝:“皇恩晃荡,吾有幸统兵御金贼于燕山之外,又荣与诸位北伐杀敌,然吾听信于谗言,自毁双目,使诸君枉死,以无颜再见圣天子!”

    “铁破军于吾征战有五载,今再与吾最后杀敌,与诸君忠烈祠见!”

    说完,他的嫡系诸将已经热泪纵横。

    每人脸上都仿佛刀削斧劈一样刚毅。

    前方的金军正在快速冲来,姚雄挥动长刀道:“铁破军!若有来世,吾定不再负尔等!这一次,就随吾一道,报天子之恩吧!”

    他说得壮烈,又充满了悲凉。

    “詹军都!陈军都!你二人带着自己的人,从中间破敌,吾会为二位制敌!”

    也不等詹度和陈篝说什么,姚雄最后大声道:“少年凌云志!大宋有铁骨!不破匈奴誓不还!吾皇万岁!大宋万岁!”

    刚才还有惊恐未定的宋军,此时已经回过神来。

    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坚定地注视自己的统帅。

    “吾皇万岁!大宋万岁!”

    雄壮的声音响起来,在空阔的平地上,带着铁血的悲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