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四百七十三章大宋的情报战
    ,    皇甫轩顿时鼻子都要气歪了,他指着李休道:“吗的!草泥马!老子看你才是宋狗的细作!”

    当然,他是故意表现出来的愤怒,心底更多的是惊讶和好奇。

    他的确是皇城司的细作,司马君如的心腹,当今大宋皇帝陛下最忠实的追随者之一,早已潜伏在金国长达八年。

    他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愤怒一些,因为一个喜怒分明的人,通常被人们认定是一个脑子缺根弦的人。

    也只有脑子同样缺根弦的人才让这种人当细作。

    八年时间,皇甫轩将自己刻画成一个满嘴脏话,一言不合就要把刀子砍人的莽夫。

    他曾经无数次与这个李休交手。

    李休是完颜宗弼麾下一个文武双全的人,完颜宗弼对他信任有加。

    这个李休早在几年前就提醒过完颜宗弼,宋国皇城司猖獗,军中很可能有皇城司卫渗透。

    这几年,李休无时无刻不将宋国细作挂在嘴边,而且通常将这个目标锁定在皇甫轩身上。

    双方的交锋,是心理战的交锋。

    李休耷拉着眼皮,斜着眼睛,嘴角露出一抹嘲笑:“皇甫兄,我都还没有说是你,你这分明就是不打自招啊!”

    皇甫轩直接就掀了桌子,酒肉洒了一桌,其他将领都各自坐着,不做任何回响。

    皇甫轩走上来道:“大王,请给末将五千兵马,末将将杨再兴的首级取回来!”

    “哼!”李休鼻子里哼出一声轻轻的声音,脸上还露出了笑容,那样子好像是在说:这演技也太拙劣了!

    李休连忙接过话来:“说不定某人转身就投了宋狗!”

    “我草泥马!”皇甫轩干脆拔出刀,锋利的弯刀流动着寒光,他就像一头野狼一样盯着李休,“有种拔刀决斗!”

    李休把拔出刀:“你今天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完颜宗弼怒拍桌案,沉声道:“成何体统!”

    两人连忙单膝跪地:“大王息怒!”

    “夏金乌!”

    “末将在!”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站起来,他是完颜宗弼的女婿,完颜宗弼最心爱的大将。

    “此事交由你处理,将写这封信的人给孤找出来!”

    “遵命!”

    “皇甫轩!”

    “末将在!”

    “去把今天抓回来的那批人全部处决!”

    “末将遵命!”

    大半夜,一轮冷月高悬于苍穹,在丰城北,大约有九百多人被押送在此。

    这些人有的是商人,有的是流民,有的是乞丐。

    “上官,我真的是无辜的,上官,我只是一个商人,我在丰城和草原做粮食的生意,我什么都不知道!”

    一个男子被绑起来,跪着想要爬上前,被冲过来的两个金兵摁在地上,另一个金兵举着铁锤一锤子朝他的脑子捶过来。

    砰的一声,铁锤捶在脑子上,这个男子瞬间全身的力气都被仿佛被抽干了,身子一僵,侧倒在地上。

    目光直直发傻,身体却还在抽动。

    其他人看到都害怕到极点,绝望地痛苦起来。

    皇甫轩眼中闪过一丝痛楚,但只是一闪即过。

    这些年,他帮助完颜宗弼杀了无数人,这些人中有无数的汉人。

    在无数个夜晚,他也在痛苦中煎熬。

    但最终,都让自己沉静下来。

    对于他来说,监视完颜宗弼的一举一动,将之呈报给皇帝陛下,是自己的天职!

    一个军官跑过来,对皇甫轩大声道:“都帅,请下指示!”

    “执行!”

    “是!”

    那军官转身大声吼道:“杀无赦!”

    周围所有的金兵拔出锋利的长刀,一冲而上,挥动刀子,看在这些手无寸铁的平民身上。

    刀子将血肉切开,砍在骨头上,砍在脑袋上,将骨头砍裂开,发出咔嚓的声音,令人牙酸。

    到处都是惨叫声和求饶声。

    同样是人,被像牲畜一声绑在那里被人屠杀,这场面,就像是地狱一样。

    皇甫轩大笑两声,坐在桌案前,下属给他备了好酒好肉,他一边喝酒一边欣赏。

    他不停喝酒,大口大口吞下去,看到那些平民被杀死,他笑得更加开心。

    他的眼角也没有眼泪,也看不出任何痛楚了。

    他心中只有一个目标:亲手将完颜宗弼的脑袋割下来,呈到皇帝陛下面前。

    这也是他的任务。

    每当他痛苦或者感觉无力的时候,都会想起八年前见到皇帝的那个下午。

    那个阳光正好的下午。

    “卿乃国士也!金贼屡范我大宋,一日不除,大宋百姓永无宁日,朕寝食难安。”

    “臣不才,承蒙陛下器重,以绵薄身躯,报陛下天恩!”

    那些话,已经过去八年了,但好像还在昨天。

    可惜啊可惜!

    完颜宗弼的战略布局还是没能送出去给岳飞!

    皇甫轩心有不甘。

    此时,李休正站在城头上,俯瞰着下面的情景,他对旁边的心腹道:“将你看到的所有的事情记录下来呈报上去。”

    “是!”

    此时,一支支金兵在丰城附近的城寨扫荡,将一切粮草和人口全部押送会丰城。

    虽说金兵在出城的平民那里查出了皇甫轩的信,及时遏制住了情报的外传。

    但在进行坚壁清野的一支队伍里,还是有一个金兵趁机脱离了。

    他正十万火急向岳飞的大军的方向冲去。

    他尽量走最难走的路,回避了金军一切关卡。

    在第二天中午,他进入了宋军的控制范围,被宋军的前哨部队抓起来。

    “我有重要情报要面见岳督帅!”

    前哨的宋军将这个人直接押送见前哨指挥使岳云。

    岳云的下属道:“岳指挥使,这个人肯定是金国的细作!当就地格杀!”

    岳云道:“你找岳督帅有何要事?”

    “不可说,请上官待卑职见岳督帅!”

    一边的宋军军官嘲讽道:“金贼无知,以如此手段便想害我家督帅,莫不是要玩图穷匕见的小把戏!”

    那金兵都快急哭了,在地上磕头,那封战略部署可是兄弟们在刀口上舔血换回来的。

    就在昨天,金贼还处决了八九百被此事连累的平民。

    若是被阻隔在这里了,那怕是无数人都死不瞑目了。

    岳云道:“无妨,来人!将他护送回中军大营,无比见到岳督帅!”

    “指挥使,此事不妥……”

    “无甚不妥,若是连一个小小的金兵都害怕,我大宋军士都该以死向天子谢罪了!”

    “是!”

    这个小金兵被宋军一路护送回宋军中军大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