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四百四十七章分封南海,拿亲王开刀
    ,    关于崇国公赵谌抨击新法的指责,并未因为退朝而就此结束。

    不仅没有,反而在这几天之内发酵。

    以御史中丞何也为首的一批大臣,请求皇帝案例调查此事。

    这一日,大臣们站在皇帝的御书房外,要求求见皇帝。

    而以太宰徐处仁为首的大臣,则痛骂何也是祸国殃民的奸臣。

    国之储君,关乎社稷安危,何也身为御史中丞,不但有失本职,竟在关键时刻污蔑储君人选,其心可诛!

    邵成章从外面进来道:“官家,何御史,刘御司,段相公以及御史台、督察院、监察院的各员外郎在外面求见。”

    “让何也,刘彦宗,段之介进来!”

    邵成章出去,道:“何御史,刘御司,段相公,陛下让你们进去。”

    几人相视一眼,便进了皇帝的御书房:“微臣参见陛下。”

    “都免礼。”

    “陛下,臣斗胆,崇国公抨击新法,祸乱人心,求陛下严惩崇国公!”

    何也呈递上一份供书,道:“陛下,此乃崇国公的书童李兴之举报辞。”

    邵成章接过那供书,呈递给皇帝。

    赵桓打开一看,淡淡道:“依三位爱卿看,朕该如何惩罚崇国公?”

    刘彦宗壮着胆子道:“启禀陛下,微臣以为,当废除崇国公爵位,贬为庶人!”

    段之介道:“陛下,新法关乎国本,凡有抨击新法者,当严查!”

    何也道:“陛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赵桓将供书揉成一团,砸在何也的脸上。

    三位司法大臣吓了一大跳。

    皇帝怒道:“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给朕重新查!”

    “陛下……”

    “朕让你们重新查!”

    “是!”

    段之介、何也和刘彦宗这三个人,一个比一个回揣摩皇帝的心意。

    皇帝这一发怒,自然是要保住崇国公无疑了。

    但皇帝又说重新查,必然是不肯轻易放过此事了。

    所以,三个人都心领神会。

    查是肯定要继续查,但这件事,要将崇国公置身事外。

    如此,三人似乎也摸清了一个信号:关于储君的人选,崇国公并未彻底出局!

    “陛下放心,微臣立刻重新调查!”

    三人狼狈走出去,外面一众大臣早就听见里面传来皇帝愤怒的声音。

    三人示意众人立刻离去。

    站在何也、段之介和刘彦宗的角度来看,崇国公赵谌,是绝对不能被立为储君的。

    并不是他们三人与赵谌有矛盾。

    而是这三个人,都是司法系统的大臣,行事作风都是酷吏型的。

    而是赵谌以性格来看,若他登上皇帝位,是绝对不可能任用他们这等酷吏的。

    与其如此,不如今早将崇国公赶出去,以绝后患。

    但崇国公毕竟是皇帝的儿子,三人小看了皇帝对这个儿子的感情,以为抨击新法可以让皇帝做出冲动的决定。

    他们之所以这么认为,是觉得新法对皇帝来说非常重要,为了新法,皇帝是不理智的。

    但现在看来,皇帝越来越理智了,越来越深沉了。

    离开皇宫后,下午,督察院的人就到了李府,立刻将赵谌的书童李兴待会督察院。

    督察院的宪兵一脸狰狞:“你可只知道我们为何要抓你过来?”

    李兴是又紧张又害怕,连忙摇头。

    “污蔑崇国公抨击新法,挑拨天家矛盾,可是大罪,轻则斩首示众,重则满门抄斩!”

    李兴一听,吓得六神无主。

    他望着坐在一边喝茶的刘彦宗,惊恐道:“刘御司,我没有说谎,我没有说谎!”

    那宪兵抽了李兴几耳光,将他打得嘴角出血。

    刘彦宗道:“我问你答。”

    “是是是!”

    “崇国公平日里与谁接触最为密切。”

    “回刘御司的话,崇国公平日里与翰林学士石相公接触密切。”

    石洵?那人是新法的坚决拥护者,去找他的麻烦,就是给自己添麻烦,是绝对不能动的。

    “还有呢?”

    “崇国公经常去皇后那里。”

    “还有呢?”

    “还有……还有郓王时不时会来找崇国公!”

    刘彦宗眉头一抬:“郓王?”

    似乎也想起来什么,李兴连忙道:“刘御司,我想起来了,一个月前,我和崇国公在读石相公的《新论语注》的时候,郓王来找崇国公,两人谈论起《新论语注》,郓王说《新论语注》是歪理邪说,如今大宋国本败坏,朝廷政局动荡,崇国公当去西南,远离风波,谋求军中之职,以备未来!”

    刘彦宗的耳朵当场就竖立起来了。

    郓王?

    赵楷啊赵楷!

    老子正想着把你弄死,去皇帝那里邀功。

    你可知道皇帝心里早就想除掉你了。

    你自己不知道收敛,还跑到崇国公那里去作死了。

    你是仗着太上皇和太后给你撑腰,你就敢乱来了是吧!

    督察院的宪兵赶紧取出笔墨,将李兴的话一五一十全部记录在案。

    刘彦宗心里冷笑:崇国公老子暂时动不了,先把郓王给弄死再说!

    于是,第二次早朝,御史台立刻对郓王进行弹劾。

    那份供书呈递到了皇帝面前。

    御史中丞何也的声音,在下面底气十足:“陛下,郓王抨击新法,妖言惑众,蛊惑人心,臣请求陛下严惩郓王!”

    刘彦宗立刻上来道:“陛下,郓王包藏祸心,挑拨陛下与崇国公父子之情,意欲祸乱朝政,当严查!”

    其他大臣一见是弹劾亲王的,自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自新皇登基以来,已经杀了两个亲王。

    朝中大臣与亲王的关系,能撇多远就撇多远。

    现在谁要是跑出来给亲王说话,这不是找死吗?

    赵桓心中大喜。

    他正想着要把所有亲王全部拉出去分封了,又担心那些亲王抵触太过严重,有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足上吊自杀,到时候皇帝承了逼死无罪亲王的恶人就不好了。

    但现在不同了啊。

    拿郓王祭刀,其他亲王自然是人人自危,只觉得这东京城是刀山火海之地。

    再做分封的事,阻力明显会小很多了。

    皇帝平静道:“刘御司!”

    “臣在!”

    “彻查此案。”

    “臣遵旨!”

    所有大臣心中一凛,看来这大宋,又有一个亲王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