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四百五十三章 毕磊也来了
    ,    木安淑是怎么也没想到玄妙儿真的不按常理出招,她这就说了,这么说出来,自己还真么狡辩?也没脸见人啊。

    她现在只能死不承认了:“玄妙儿你诬陷我,现在不在边疆,不在大三镇,这些人都不在,就凭着你一张嘴,你说什么是什么吗?”

    萧清尘看着木安淑:“我是南安王,难道我说的也是假的?我一个王爷会诬陷你一个小女子?你不觉得可笑?”

    迟王爷现在内心已经相信这些了,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脚发凉,因为这个可是关系整个家族的荣耀啊,自己现在真的希望没有这个闺女,因为自己喜欢这个女儿不假,但是自己更重视自己的家族,自己还有那么多的儿子,不能因为一个木安淑就让家里的孩子都被人嘲笑,自己也被人嘲笑。

    但是现在自己也不能跟她断绝了父女关系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他颤抖的声音问木安淑:“孽畜,你说,这都是真的么?”

    木安淑自然是不能承认了:“父王,他们冤枉我,他们都是玄妙儿的人,自然是帮着她的,他们说的人都不在这,这事就是他们害我的。”

    花继业听完很平静的看着迟王爷:“迟王爷,我们都不是无理取闹无中生有的人,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也简单,毕公子就在永安镇,因为他放不下郡主,也来了,我这就让人去接他过来,我想他应该最了解安淑郡主了。”

    木安淑听完真的惊到了:“玄妙儿,你够狠,你竟然把毕磊也带来了,你就是要弄死我么?”

    迟王爷听了木安淑的话,心里也明白了,这是真的了。

    玄妙儿笑看着木安淑点点头:“你一直想要置我于死地的,难道我只能被害不能还手?你以前对我如何我还真的没想跟你弄的你死我活,但是你伤害我的孩子,那我就不能忍了。”

    花继业对着千墨道:“千墨,去把安淑郡主的未婚夫毕磊毕公子请来吧,也让他见见他的岳父大人。”

    迟王爷现在蒙了,这婚事不承认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聘礼都收了,不对,还是不对,他看着萧清尘道:”南安王,这婚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我们都不在的时候,这事不能算吧?“

    萧清尘看着迟王爷反问道:“迟王爷,这郡主跟人家都睡了,不止一晚上,所以你也不用说人家强迫的了,是郡主不检点,这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所以这事好像没什么异议了吧?”

    玄妙儿点点头接着道:“人家毕家为了郡主把原来的婚事都退了,就是怕委屈了安淑郡主,人家这么做,你们不能坑人家吧?”

    这话让迟王爷真的没有反驳的话了,他恶狠狠的看着木安淑:“逆子,你要气死我么?你怎么这么傻?你不想好好地,但是不能让我们整个家族跟你蒙羞啊。”

    迟王爷是真的生气了,他现在真的杀了木安淑的心都有了。

    木安淑现在能说什么?好在还有个顶缸的,实在不行自己就换人就行了,自己还能光明正大的回三王爷府做自己的萧清雅去。

    见木安淑不紧张,玄妙儿总觉得还是有问题,可是这问题在哪呢?

    迟王爷光生气了,现在感觉自己就是被人家控制着走,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没一会毕磊就到了,路上千墨跟毕磊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说了迟王爷来了的事,说了今个去就是确定这婚事的,毕磊高兴的不得了。

    进了屋,毕磊还是很有规矩和眼色的先给萧清尘和花继业还有玄妙儿请安了,然后深情款款的看着木安淑:“郡主,你还好么?”

    玄妙儿赶紧对着毕磊介绍道:“毕公子,这位是迟王爷,是你未来的岳父。”

    毕磊是很有眼力见的人,刚才他进来就看见了这个人,也猜到了身份,可是自己就装作看不见权贵,而是当着人家的父亲表现出对人家女儿的爱,这才让岳父放心把女儿交给自己的。

    现在玄妙儿介绍了之后,毕磊一下子跪在了迟王爷面前:“给迟王爷请安,请王爷放心,小婿一定会一辈子对郡主好的。”

    迟王爷现在还没那么担心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觉得能跟南安王和玄妙儿花继业他们说上话的人,还能请县令帮着求亲的人,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家吧?

    但是看见玄妙儿的那个笑容,他又有点心里打鼓,这时候还是先问了毕磊一句:“毕公子家里是做什么的?”

    毕磊还真是没办法夸张的说,因为这屋里很多人都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并且这事也不是能说谎的。

    他只能实话实说了:“回王爷的话,我们毕家就是个普通生意人,在大三镇做点小生意。”

    这说完,迟王爷的脸色变了又变,他看着木安淑,真的恨铁不成钢,真的希望没这个闺女:“木安淑,你干的好事,你这个孽畜,你让我们家的脸往哪放?”

    花继业对着毕磊道:“毕公子站起来说吧,迟王爷一时间也不好接受,等他了解你的人,知道你对郡主的好,也就放心了。”

    这时候厨房里的管事的不合时宜的进来了:“王爷,饭菜备好了,现在开饭么?”

    这一声让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那个厨房管事的也蒙了,因为自己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怎么这忽然气氛不对,但是现在自己说完了,不能动了,还得挺着。

    这时候花继业笑着道:“迟王爷,既然今日你的未来女婿来了,你们一家人团聚,我们也不好打扰了,那我们就回去了。”说完过去搀着玄妙儿起来。

    萧清尘也站起来道:“继业说的是,那我们今日就不打扰了,迟王爷,告辞了。”

    迟王爷也看出来,今个玄妙儿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木安淑的,但是人家的做法一点找不出来错,自己只能吃暗亏,其实也不是自己吃亏,这一切都是这个闺女闹出来的,自己现在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他忍着心里的火站起来:“今日慢待各位了。”

    萧清尘摆摆手“无碍,迟王爷家事多,就不用送了。”

    不过迟王爷还是送着他们除了内院,真的就走不动了,气的脚都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