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六百七十六章 可怜的孩子
    ,    花继业道:“其实人这一辈子,要是真的能影响一代人,或者是能带动时代的进步,那真的不枉此生。”

    萧清尘看着两人:“你们的很多事情已经改变了这个时代,我也真心的佩服。”

    玄妙儿又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当然都是概念性的。

    花继业也大胆的说了一些自己的见解。

    这些都让萧清尘兴奋,他们这一说就说到了晚饭时候,今个玄妙儿的晚饭让人准备的也丰盛,除了炒菜还有一人一个小锅子,冬天吃滋补。

    花继业和萧清尘自然是要喝几杯的,玄妙儿吃完之后又去陪着儿子玩了一会,不管什么时候,母亲的陪伴对孩子都是最好的,所以她也是只要有时间就会亲自带孩子。

    吃了晚饭之后,萧清尘和花继业又要去看了一次花琳琳,还是没什么起色,但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因为这病基本没几个大夫可以医治,萧清尘是得了逍遥子的真传,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治疗好的。

    回来萧清尘又跟玄妙儿和花继业说起来逍遥子对肠痈的看法,逍遥子医治觉得这病可以割而永治,但是还没有一个人让他这样做过,人家宁可死也要个全尸,所以真的没办法。

    玄妙儿也是理解这个时候的人的心里,这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所以她也是没办法,只能是早点让学员成立医疗专业。

    因为这个是一个学习时间长,又很难快速就业的学科,玄妙儿和花继业也决定了,每年给这个专业补助,这样可以留住学生。

    第二天他么又去看了花琳琳,孩子的眼睛有点神了,现在她特别的粘着千落,千落一刻不在就找她。

    千落看着这孩子一天,也有了点感情,因为这个小丫头不哭不闹的,再难受也不说,自己挺着,就是小眼神看着人的时候像个小猫一样,特别的可怜。

    玄妙儿看着那个孩子也是觉得可怜,真的一个小姑娘,这么小的小丫头,生死关口的时候,身边只有一个不负责的老爹,娘还跑了,家里连个女人都没有,也是难怪她抓着千落不放。

    萧清尘先是给孩子又诊治了一番,不过还是不是很理想,只能又施针,但是孩子小,治疗也不容易。

    玄妙儿也陪着千落一起在孩子身边,那孩子疼的满脸煞白,额头都是汗,头发都湿透了,可是却仍旧不哭,看着玄妙儿和千落还有点笑容。

    这病也不是一般孩子能得的,这也是跟吃食有关系,还有就是孩子上火大了。

    当然这些都是诱因,但是也是平时孩子的生活确实是不咋样,毕竟孩子的娘是在她懂事的时候跑的,以前爹娘吵架的时候,她是听得懂一些的,所以那么小心里就承受了很多的。

    这让当了娘的玄妙儿真的受不了了,她这眼眶子有点热,转过身去,不敢看孩子。

    那孩子的小手在后边拉着玄妙儿的衣服:“嫂嫂,我不疼。”这几个字已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

    这让玄妙儿的眼泪真的忍不住了,花继业直接走出去了,因为他也是受不了了,心里更是恨自己那个所谓的爹,这个男人这辈子都干了什么?他坑了多少人?现在这个小丫头也被他害惨了。

    如果不是他的自私,怎么会这样?

    萧清尘施针之后也是叹了口气:“你们放心,我一定尽我的全力医治。”

    玄妙儿点点头:“拜托了。”

    千落一直抱着孩子,也许是到了当娘年龄了,千落对孩子也是心疼的要命,轻轻的拍着孩子的后背。

    花老爷子好像挺高兴的,因为这么多人在这的话,这孩子的命能保住了,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中了。

    玄妙儿和千落好不容易把孩子给哄睡了,孩子不闹,但是就是不敢睡觉,因为怕睡着了,她们走,所以一直拽着她们。

    玄妙儿是千保证万保证,她醒来时候,千落一定在,这孩子才睡了。

    自己不能确定自己在这,因为自己跟花继业的立场一定要有的。

    没一会花田田也来了,看着睡着的孩子,也是心酸的摇头。

    她们站在院子里,说了一会孩子的病情,其实还是不确定一定能医治好,这也是让人的心里都不安的。

    但是如果萧清尘都医治不好,那就没别的办法了,说实话,开刀的事情,萧清尘还不敢,所以还是都期待着孩子好起来。

    说完了孩子的事情,花田田抬头看着这个院子:“哥,你还记得小时候么?咱们都不敢在这院子里玩,现在咱们在这自由了,可是却物是人非了。”

    花继业叹了口气:“是呀,小时候多希望自由自在的在自己家?可惜,那样的童年,咱们都没有。”

    “是呀,小时候虽然我有娘亲,可是我娘一点地位也没有,不知道受了多少苦,现在想想,心里还是有恨,放不下,虽然不回来时候也许忘了,可是回来了,还是会触景生情。”花田田看着这个熟悉的院子,心里还是难受。

    花继业拍了拍妹妹的肩膀:“放不下但是要释怀,要不然这些会让你的一生都不快乐,你现在有很好的的家庭,有好丈夫好孩子,这些只是回忆,不是未来。”

    玄妙儿也道:“你哥说得对,他比你的仇恨还大,但是他现在可以坦然的面对了,因为他清楚现在谁是最重要的,你也一样,你的丈夫孩子是你的一切,什么都不重要了,放下吧。”

    花田田仰头看着天空飞过的鸟:“嗯,我明白,我会自己慢慢调节自己的,你们放心吧。”

    玄妙儿点点头:“嗯,我相信你。”

    花继业把手放到了玄妙儿肩上:“我真的很庆幸有你。”

    玄妙儿笑了:“我也一样,有什么咱们都一起面对。”

    萧清尘看着他们,也露出了笑容,自己对玄妙儿的爱没变过,但是从没想过争夺,因为她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当然自己也佩服花继业,也希望他们幸福,自己的幸福就是看着心爱的人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