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一百八十二章 无理的质问
    ,

    木安淑开了门出去了,到了玄妙儿的房间外对着里边喊:“玄妙儿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纸鸢也赶紧跟在她身后出来了,护着木安淑的安全,自己和家人呢才是安全的。

    玄妙儿知道是什么事,不就是算命先生的那个事么,自己倒是要看看她还能说什么,对着外边道:“让木安淑进来吧。”

    不让她进来,她就在门口吵,也是麻烦,再说自己出去,她就等在门外,也是躲不掉的。

    反正自己现在什么都知道了,左右也是自己看她的笑话,怕什么?

    木安淑进来之后,玄妙儿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木安淑,不会是因为我的事让你这么上火吧?嘴上都起泡了?我真的对不起你,让你操心了。”

    她说完,千落他们也没忍住都笑了起来。

    木安淑确实是因为这个才上火的,可是这时候她怎么能承认:“天干物燥的,上火起泡有什么不可以?我跟你操心?你自己几斤几两你不知道啊?”

    玄妙儿点点头:“知道,我在你心里位置一直很重。”

    这说完,千落他们又都笑了。

    此时的木安淑更感觉到玄妙儿就是不在乎花继业了,想想这一路上玄妙儿一点不悲伤,总是说的那么好听,说相信花继业活着,她怎么能确定人活着,其实就是不关心他而已。

    想到这,木安淑冷眼看着千落道:“你是不是傻?你是千府的奴才,你姓千,你的主子死了,你却一点不上火?玄妙儿是个什么人,你们都看不清,还傻乎乎的维护她?你们真的都够蠢的。”

    千落心里明白千醉公子是谁,自然是不收影响的:“我对我夫人忠心不忠心用不着你管,我问心无愧,不想你整天最伤天害理的事,这嘴都起泡了,还长舌头呢,也不怕嘴烂掉了。”

    木安淑知道千落最厉害,但是也不甘心:“你骂我有什么用?像玄妙儿表忠心?你们也不想想,算命的怎么说的?玄妙儿装着重情义,其实呢?这一路上她一点没表现出来担心她男人,她什么人你们看不出来么?值得你们衷心?”

    玄妙儿这时候还真是不用说话,因为自己跟身边几个人的关系可不是她木安淑能挑拨的,这个时候心澈她们比自己还生气木安淑的话呢。

    果然,心澈看着木安淑笑着道:“担心不担心不是你能看出来的,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家夫人什么人我们清楚,你什么人我们也清楚,你做的事我们也清楚,你就不怕遭报应?”

    她没有说是什么事,因为玄妙儿没说自己也不会说,但是吓唬木安淑人人有责。

    心静也跟着到:“有时候我真的想再给你来点猛药,比如之前的三日不见天?三日有点少,让你一辈子不见天我也能,不过我们夫人说留着你挺好玩的,所以就让你再蹦跶几天。”

    木安淑本来说的很认真,可是千落他们却把她当成了小丑一样的逗趣,让她心里特别的气愤:“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不过就是奴才。”

    “你忘了我们不是奴才,你是不是傻?”千落笑着问木安淑。

    木安淑这时候也不想跟他们争辩了,因为跟他们永远说不通,他们都被玄妙儿洗了脑子了。

    她看着玄妙儿问:“玄妙儿,孩子丈夫你选择了孩子对么?那你对花继业的感情都是假的?你就是不想嫁给有本事的男人,骗你的家产被别人占了对吧?你嫁给花继业就能保住你自己的一切?然后让花继业出征,之后他死了,你就能打着寡妇的名义偷着养男人了对吧?”

    玄妙儿真的没想到木安淑的想象力如此的丰富,本来是该很生气的事,可是却被弄得笑了:“木安淑,你真的挺有本事的,你应该去给我们杂志社做编辑,你这见天的跟着我屈才了。”

    木安淑冷笑一声:“哼,被我说对了吧?无从反驳了吧?玄妙儿你真的太狠心了,以后你的孩子长大了,知道你这样,不知道要不要恨你呢。”

    玄妙儿笑看着木安淑,更笑了:“木安淑,你说让我说你点什么好,你这话说的好像还挺关心我呢,不过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对我的男人不真心了,就因为我没有把孩子打掉?”

    “怎么,孩子和男人你选择的是孩子,这不是明摆着?孩子是可以再有的,但是男人没了就没了,这还不够说明你的内心?”木安淑义愤填膺的对着玄妙儿道。

    “你怎么确定算命的说的就是真的?如果算命的是别人安排的呢?我要是真的顺着人家的思路走,那我不是让别人高兴了?”玄妙儿笑看着木安淑,盯着她的眼睛。

    木安淑的眼神有些躲闪的道:“玄妙儿,你别岔开话题,那个算命的说的不是挺准么?再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是真的,那你不会后悔一辈子?这孩子跟花继业相克,那会害了你男人一辈子,你就忍心?”

    玄妙儿仍旧是带着笑:“那个算命的算的也不准,他就没算到他昨天能挨打,不过他确实挨打了,你说他是不是算得不准呢?”

    木安淑楞了一下,这时候心里也明白了几分,这是玄妙儿去逼供算命的了,算命的本来就不是个有立场的人,见钱眼开又胆小,自己本来想着利用完,就离开了,也不会被玄妙儿发现的。

    等等,玄妙儿是怎么发现的,不能啊,这绝不可能啊,一定是玄妙儿心里受不了,所以去逼供,也是她想要让自己心里好受。

    玄妙儿看着木安淑变化的表情笑着问:“怎么了?不知道我怎么发现问题的?”

    木安淑确实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之前她是相信了的,怎么就忽然的转变了:“你不相信也不用去打人家算命的,逼着算命的说假话,你就安心了么?”

    她虽然也心慌,但是还是不相信自己有破绽,所以还是死鸭子嘴硬的硬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