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一百六十九章 真的很难受
    ,

    玄妙儿也是累了,想想没办法,还是又回了客栈,不找到这个算命的,自己就是心里不踏实,就像是心澈说的,花钱买个安心也好,必须找他给破解了,要不心里总是个事。

    回了房间之后,玄妙儿觉得胸口发闷了,心澈给她弄了些酸梅汁,让她喝了舒服一些。

    然后千落和千墨都出去寻找那个算命的人了。

    木安淑也又回到了那个房间,看着对面玄妙儿的房间冷笑,玄妙儿也有慌的时候。

    到了近中午了,千落和千墨才把那个算命的找回来。

    玄妙儿看见那个算命的心里好像更不安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觉得不可信,可是还要相信。

    不过想来想去,也就是花钱买个心安,那就还是说正事不耽搁时间了:“老先生,既然你是算命的,那我相信你一定有破解之法,钱不是问题,你开个价吧。”

    那个算命的摇摇头:“夫人,老夫说过了,不是为了钱,所以不能骗人,夫人这孩子跟丈夫真的只能选一个,所以我真的没有办法破解,还请夫人宽心些,孩子以后还能有,你家相公命里有子孙缘的。”

    玄妙儿摸着肚子,这个孩子陪着自己度过了最难的时候,自己跟他心连心,怎么可能不要他:“先生,你再想想法子。”

    那个算命的一声叹息,然后摇摇头:“对不起夫人,我真的无能为力。”说着摇着头走了。

    玄妙儿这一下子差点跌倒了,因为这心里真的狂跳不停,真的觉得有点害怕了。

    千落和心静赶紧把她扶到了床上,让她躺下了,今个真的不能赶路了。

    玄妙儿躺在床上忍不住的流泪:“你们说他说的是真的么?我怎么这么不安?”

    千落赶紧拉着她的手:“不是这的小姐,咱们不听他的。”

    心澈有些自责了,要是自己不说回来就好了,也许小姐会纠结,但是至少比现在绝望了好:“小姐,咱们相信自己相信公子,不相信算命的。”

    “可是说不相信,我的心里还是难受。”这个感觉让选买偶尔有的恶心想吐,她赶紧爬起来,对着地上一阵呕。

    心澈给她拍着后背,千落给她倒了一杯酸梅汁,好半天她才好点。

    心静赶紧去把随着他们来的一个大夫请进来,这个大夫特意找的会武功的,平时化妆成侍卫,也是为了行动方便。

    大夫进来给玄妙儿给诊了脉,之后赶紧开了药,让人去抓药熬药了。

    玄妙儿躺在床上不断的叹息,心里真的是难受的要死,后悔多跟那算命的说话,要是不说就没事了。

    木安淑坐在自己的窗前,看着玄妙儿这边进进出出的人一直笑着,终于玄妙儿也吃到苦头了。

    怀山村的高家,吃过了早饭之后的花继业也要准备带着高桂花启程了。

    金氏真的是舍不得自己的闺女,自己闺女这些年都没有离开过自己一天,这一下子就要去京城了,也不知道前路如何,金氏真的是担心。

    这时候也掉上了眼泪了,她拉着高桂花:“桂花啊,到了地方要想办法给家里稍信,虽然我们不识字,但是村里的里正识字,你写了信回来,我就知道你过得咋样了。”

    高桂花跟她娘的心情不一样,她能跟着大牛哥去就是最好的,因为这就注定这辈子跟这个男人不分开了,这个男人长得俊,还会功夫,就算是找不到真实的身份,那也不能让自己吃苦了,反正比嫁给村里这帮种地的穷鬼强。

    并且自己跟着大牛相处这么些天之后,自己也是对她动了心的,所以自己这辈子注定是要嫁给他的,这女子最后都要出嫁的,所以自己现在到没有那么不舍的,只希望陪着大牛哥。

    但是自己不能表现出来不耐烦,因为自己还得让大牛哥看着自己的孝顺呢,并且她还知道一点,那就是女子得有娘家支持,自己的娘家虽然不咋样,但是都是等于对大牛有救命之恩的,这个什么时候都是大牛的软肋。

    所以她也是假装很不舍的拉着金氏:“娘,你放心,我到了就给你传信,以后一定接你们出去。”说完又看着高老头道:“爹,你也要保重自己,你们要照顾好自己。”

    高老头对闺女也是感情深,因为儿子从小就话少,可是闺女不一样,这个闺女可是会哄着自己的,所以现在闺女要走了,他也是舍不得。

    他老泪纵横的看着高桂花:“闺女啊,照顾好自己,以后给家里传信,别惦记家里,家里还有你哥呢。”

    高大河虽然是看不上这个妹妹,可是咋的也是亲妹妹,这时候也是有点不舍得:“桂花,要不你别去了,你相信大牛,他以后回来接你的,你何必现在跟着他呢?多危险。”

    这话正是花继业想说的,所以他赶紧接着道:“是呀桂花,大河说得对,我这一路上危险重重的,要不你就在家等着我吧,我发誓一定来接你。”

    高桂花可是说什么都要跟着花继业的:“大牛哥,我这一路上还能照顾你,你自己走我不放心,说好的,我跟你去,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跟着你。”

    本来还挺伤心的金氏,被儿子的话气的也没什么伤心的了,生怕大牛不带着高桂花,赶紧道:“大河,你别乱出主意,他们这个关系,桂花就是大牛的人,他们不在一起怎么行?这一路上桂花也是能照顾大牛的。”

    高老头也是生怕这事出差错了:“可不是呢,这桂花必须跟着。”

    花继业也看出来了,这人不带着不行了,看着太阳都出来了,他也不想浪费时间了:“那我们早些上路吧,等找到我的真实身份,我就想办法来接你们。”

    高桂花赶紧站在花继业的身边,对着家人道别:“爹娘,大哥,我们走了,你们保重。”这时候也没了什么悲伤了,因为只要不出意外就好。

    金氏也是赶紧道:“那就赶紧走吧,再晚都要晌午了。”

    高老头也是赶紧送着他们出来。

    高大河叹了口气,这事已经这样了,也没别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