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五百四十三章 可爱的孩子
    ,    此时除了等待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门外传来了萧清尘的声音,花继业赶紧站了起来,看见萧清尘的一瞬间,花继业才觉得有了希望。

    更让花继业没想到的是,逍遥子也来了,看见逍遥子的时候,屋里的人都松了口气,因为都知道玄妙儿是有救了。

    逍遥子和萧清尘进来,没有多言语,直接过来给玄妙儿诊脉,之后逍遥子开始开药方,让萧清尘亲自去煎药。

    很快这药端进来了,可是喂不进去。

    花继业干脆扔下了勺子,用嘴一口一口的喂到了玄妙儿的嘴里。

    很快玄妙儿就醒过来了,脸色也好了,并且有了力气。

    稳婆面带喜色赶紧道:“男人先出去,夫人就要生了。”

    这逍遥子和萧清尘还有千府的府医都出去了。

    花继业还是陪在玄妙儿的身边。

    终于不到半个时辰,玄妙儿就生了。

    稳婆这回真的是高兴了,因为自己也不想陪葬啊,看见是个男孩,稳婆这更高兴了,赶紧报喜:“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是个公子。”

    花继业可对这个不关心,赶紧问:“我夫人没事吧?”

    稳婆点点头:“夫人很好。”

    花继业这就安心了,摸着玄妙儿的脸:“妙儿,吓死我了。”

    玄妙儿这时候真的没力气了,昏昏沉沉的睡了。

    稳婆抱着包好了的孩子报给了花继业:“老爷,抱抱小公子吧。”

    花继业皱了皱眉头:“这小子太折腾了,让他自己躺着吧。”说完继续看着自己的媳妇,生怕媳妇有点什么。

    稳婆尴尬的抱着孩子,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大户人家生了长子这么不重视的,不过也是第一次见过这么护着媳妇的,这个夫人真的是幸福。

    心澈是最会处理事情的人,见了这个情况,自己家老爷这时候保证是想不到别的事,自己得赶紧替着他们办了。

    所以把早就准备好的红包拿出来,让千落发下去,自己赶紧出了内室,给萧清尘他们报个喜去。

    萧清尘刚才已经听见里边的声音了,所以这时候也放心了。

    逍遥子太了解自己的徒弟,自己半个月前就被他接回来,说什么不让自己出去,就等着这个时候的,自己徒弟是什么想法自己还能不懂?

    徒弟为了玄妙儿放弃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回到了京城的争端,又为了保护他,当了南安王,现在为了她,把自己这把老骨头都扣留了,可见他的真心。

    不过还好,人没事,也是自己这个医者愿意看见的。

    他拍了拍徒弟的肩膀笑了。

    萧清尘也笑了,因为师父是最懂自己的。

    过了一会,花继业亲自试探了玄妙儿的脉搏真的稳定了,他才出来了,因为救命的恩人在外边,自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

    他出来后对着逍遥子和萧清尘深深的鞠了一躬:“谢谢逍遥子神医,今日如果不是神医能来,怕是我家夫人就……这个恩情,我们夫妻感激一辈子。”

    逍遥子笑着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你们是我徒儿的挚友,这些就不用客套了,恭喜你们夫妻喜得贵子。”

    这时候心澈抱着孩子出来,给大家看看。

    这气氛也就轻松了很多。

    这时候都下半夜了,所以花继业也让千管家安排逍遥子他们去客房休息了。

    都安顿好了,他又回到了玄妙儿的身边。

    玄妙儿醒了,花继业喂了她一些汤,又听着稳婆说了一些要注意的,自己终于安下心了。

    这时候一旁的孩子可能是感觉自己太被忽略了,虽然刚有奶娘喂了奶,他还是哇的一声哭了。

    这哭声可是一声声的撞击着玄妙儿的心,自己真切的感觉到了当娘,她对着好继业道:“把儿子抱过来给我看看。”

    花继业这才第一次抱起了孩子,不过这左右几次没下去手,不知道怎么抱好,倒是把心澈逗笑了,教了花继业怎么托着孩子的头,怎么抱。

    刚才他心里都是媳妇,对媳妇的担心,这时候安下心了,抱着怀里柔软的小婴儿,一个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是自己跟玄妙儿的孩子,他的心忽然融化了一样,有些感动,有些惊喜,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傻傻的抱着孩子笑,她也笑了:“孩子他爹,当爹的感觉不一样吧?我说了,不管男孩女孩,是你自己的你都会喜欢。”

    花继业的脸轻轻的贴着孩子:“嗯,还真是,我儿子长得真俊。”说着,把孩子放在了玄妙儿边上:“你别动,就这么看着,免得不舒服。”

    玄妙儿稍微的翻过身:“我真的当娘了,有点像做梦,在我肚子里十个月的小家伙,终于独立了。”说完,轻轻的摸着孩子。

    花继业看着眼前的一幕真的心都化了,现在或许自己更多了一份的责任,这个家也更完整了。

    他坐在母子两身边,看着他们,自己这辈子就满足了:“妙儿谢谢你。”

    玄妙儿笑着看着花继业:“儿子叫什么名字你可定好了?之前神神秘秘的,现在可以说了吧。”

    某人的脸上忽然有些尴尬:“我取的都是女儿的名字,男孩的就一个。”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花继业,你儿子会恨你的,不过一个也比没有好,叫什么啊?”

    花继业更尴尬了:“花开心好听么?”

    玄妙儿一笑感觉下身撕裂的疼,可是又忍不住的笑:“花继业,我真的服你了,正经点,说真的。”

    花继业见玄妙儿笑的龇牙咧嘴的,也知道她牵动了伤口,不开玩笑了:“叫花逸宕如何?超脱而无拘束,希望他别像咱们这样背负太多的任务。”

    玄妙儿重复了两遍:“逸宕,逸宕,挺好听的,咱们儿子就叫逸宕了,大名有了,小名取一个好叫的好养活的,叫多多怎么样?多福多寿多欢乐。”

    反正小名也不怕跟别人重名,就是叫着顺口,寓意好点就好,小孩子的小名取得大众点有好处,民间的风俗,贱名字好养活。

    花继业点点头:“嗯,适合男孩子,其实说起来,我真的没有更多的所求,只要是他能健康的长大,比什么都好。”

    玄妙儿也道:“是呀,这就是当了父母才能明白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