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两千八百零九章 袁素素受伤
    ,

    这时候三王爷已经让人对着屋里放箭了,数十只箭从门窗射了进来。

    两人挥剑挡住了射进来的箭,然后两人破窗而出,直奔着院子的东南角。

    三王爷身边的高手也都腾空而起,追着两人的方向,不过到了树下时候都中了迷药怕,就算是没有晕倒的,也都体力不支。

    三王爷赶紧让人绕路继续追出去了。

    千醉公子和白亦楠出了宅子,继续往前。

    这时候三王爷的人也都追了出来,十几个弓箭手,边追边对着他们放箭。

    两人边回身去挡箭,边继续往前。

    这时候一支箭奔着白亦楠射过来,千醉公子正想过去相救的时候,袁素素冲了出来,挡在了白亦楠的身前,那只箭射中了她的胸口,白亦楠抱住了袁素素。

    这地方已经出了三王爷的布控,千醉公子的手下也都参战进来了,有手下拦着追来的人,千醉公子他们赶紧各自上马,冲出了敌人的重围。

    千醉公子带着白亦楠和袁素素直接去了千府,因为那里是京城最安全的地方。

    到了千府的内院,千醉公子赶紧让人来给袁素素诊治,不过千府的大夫也都不敢确定能保住袁素素的性命,宫里的大夫治疗这样的外伤并不多,所以都很保守。

    又因为箭的位置靠着心脏太近了,所以没有人敢来拔箭。

    白亦楠紧紧的抓着袁素素的手:“素素,你要挺住,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袁素素一直昏迷着,完全没有了意识。

    千醉公子坐在他们边上的桌边,手指敲着桌面,忽然站起来:“白公子,你用内力稳住袁小姐的心脉,我去找个人试试,除了他,也许没有别的办法了。”

    白亦楠听见还有希望,也不在这个时候说什么客套话,赶紧用内力护袁素素的心脉。

    千醉公子出了府,亲自去了九王爷府。

    萧瑾这个时候已经睡下了,听外边来人报千醉公子来,赶紧穿了衣服。

    不等萧瑾穿完衣服的时候,千醉公子已经进来了:“萧瑾,赶紧去找萧清尘去千府,救命。”

    萧瑾听了千醉公子的话知道事情的严重,赶紧跟着他一起出去,两人骑着马接了萧清尘直奔千府。

    到了千府的时候,袁素素只剩下一口气了,萧清尘过去看了伤口,就让人去准备水止血药还有刀,自己洗了手之后对着白亦楠:“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现在只能赌了。”

    白亦楠知道萧清尘的意思,自己也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了,毕竟刚才所有的大夫都说没有希望了,他点点头:“我信你。”

    萧清尘只留下了白亦楠帮忙,然后开始拔箭。

    千醉公子站在屋外看着永安镇的方向,妙儿一定也在担心自己,现在自己平安出来了,他赶紧回书房写了平安信,让人连夜去给玄妙儿送去。

    自己刚刚看着袁素素挡在白亦楠身前的时候,自己心是被牵动的,因为这只有真爱的人能做到,这辈子自己不会让玄妙儿受伤,不要让她有一点危险。

    送走了信,他赶紧又回到了袁素素的门外,这样的女人是值得尊重的。

    没一会,门开了,萧清尘走了出来:“还好,命保住了。”说完,他看着千醉公子道:“千醉公子,你也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千醉公子知道自己的肩上受了伤,他摇摇头:“无妨,一会我自己上药就好,今日真的感谢萧公子,要不然袁小姐的命怕是不保了。”

    萧清尘知道袁素素是为了给白亦楠挡箭受伤的,所以对这样的女人自己心里是佩服的:“不用客气,这样痴情的女子应该好好的活着,其实爱一个容易,守护一个人才不容易,什么都不求,只求着能看着她平安幸福,是一件辛苦可又快乐的事情,我想袁小姐心里是高兴的。”

    千醉公子就是花继业,自然是明白萧清尘所说的意思,他心里也是有感慨,但是对着萧清尘有能说什么:“萧公子是个重情义的人。”

    萧清尘摇摇头:“千醉公子过奖了,你赶紧去包扎伤口吧,我还要在这守着袁小姐,明天早上她要是醒了也便就是没事了。”

    千醉公子点头,然后让千管家给他们安排客房休息,自己回了房间。

    萧瑾跟着千醉公子一起进了门,走进了内室两人才说话。

    “今个你们去三王爷府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要是我也去,你们也更多个帮助。”萧瑾没有落座,对着千醉公子道。

    千醉公子摘下了面具:“咱们三人不能都去犯险,要不然皇上怎么办?我就知道你若是知道我们去定会出手,所以才没有告诉你。”

    萧瑾也懂花继业的意思,看着他的肩膀:“你伤的也不轻,我帮你上药包扎一下。”

    花继业拿出了金疮药和药布递给了萧瑾,然后脱下了衣服坐在椅子上:“包的好看点,要不然回去妙儿见了,定要担心。”

    萧瑾苦笑了一声:“你还真是,这个时候你还想着这个,不过你这次的伤不轻,妙儿定是会发现了,怎么也是免不了担心的。”

    花继业也是无奈的笑着道:“妙儿聪明,什么都知道,有时候想要瞒着她,不过真的瞒不住。”

    萧瑾给花继业上药:“是呀,这么好的女人就要成你的妻子,你确实有福气。”

    药散在伤口上,花继业微微皱眉:“那是因为我够优秀,妙儿才会爱上我。”

    萧瑾包扎的力度大了一些:“你这人我以前没发现呢,脸还不小。”

    花继业任由萧瑾包扎好了,然后换了干净的衣服:“我这是自信,东西都带回来了,不过这是我跟白亦楠拼命拿来的,自然要让他第一时间也看见,所以咱们还是去袁素素那边吧。”说完,他又戴上了面具道。

    萧瑾应下,跟千醉公子一起去了白亦楠和袁素素的房间。

    白亦楠身上的伤口也已经包扎过了,只是脸色很差,不过他还是走过来:“九王爷,千醉公子,你们可是来说今日从三王爷私宅带出来的东西的?”

    千醉公子把东西放在桌上:“你现在可有精力看?”

    白亦楠点点头:“这是关系我白家那么多冤魂的事,我要第一时间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