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两千七百零二章 祖父的忏悔
    ,

    玄安睿听玄老爷子是要来自己家,笑着道:“正好我爹让我去请祖父来家里,没想到祖父自己来了。”

    玄老爷子指指前边:“走吧,边走边说。”说着继续往前走:“二郎,今个的事情你都知道不?你跟祖父说说咋回事。”

    玄安睿跟在玄老爷子身边:“祖父,这个事比较复杂,还是到了俺家一起说吧,毕竟我没有看见事情的经过,还是让妙儿说比较好。”

    玄老爷子点点头:“也是也是,今个妙儿又被欺负了,我真的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个本事,我真的是想的太简单了,我真的没想到就这么一上午,他们能干出来这么事。”

    他连说了几个真的,是真的真的没想到事情会这样的。

    玄安睿现在对玄老爷子还是尊重的,因为自己家现在算是都原谅玄老爷子了吧,并且不管咋说,玄老爷子也是他们的血亲的长辈,如果没有玄老爷子也没有他们这些人,所以他们对玄老爷子的感情怎么也是不一样的。

    当然还是因为玄老爷子的醒悟,如果玄老爷子一直糊涂的话,他们家也会跟他保持距离,只做面上的就够了,但是现在既然是真的接受了悔过改变的玄老爷子,他们还是先希望玄老爷子过得好的。

    “祖父,你别这么自责了,我们都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要是祖母不怕你反对,就不会想办法把你支走了,谁也想不到他们会这么做,我们理解祖父的。”玄安睿边走边道。

    “哎,你们越是这么说,我这心里越是难受,这还是怪我,我已开始就错了,错了太多年了。”玄老爷子越是听见玄妙儿他们不怪自己,自己心里越是愧疚。

    祖孙两说着话进了玄文涛家的正厅,家里人员挺齐全的,玄曼娟都在这呢。

    玄老爷子进屋看着儿女孙子孙女,忍不住的老泪纵横:“我……”只说了一个我,就转过身抹眼泪,可是这家里人多,这转过去了也是有人,他连着用袖子搽眼泪,可是却越擦越多了。

    玄文涛站起来过去给玄老爷子擦眼泪:“爹这是干啥,我们就怕你知道了想不开憋心里难受,特意让你来就是告诉你我们都不怪你,这事你不知道的。”

    玄老爷子趴在玄文涛的身上哭的浑身颤抖,哭的像个孩子一样,久久说不出话来,抽涕的很是可怜。

    玄文涛多少年都没有跟玄老爷子这样的相拥了,这个怀抱让他也是不知道怎么了,也有些想哭,他拍着玄老爷子的后背“爹,别哭了爹,你得注意身子。”

    玄老爷子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这眼泪刷刷的往下掉,好一阵子才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他松开玄文涛的怀抱看着屋里的人道:“我有罪,虽然这次不怪我,可是如果不是我这么多年的纵容,也不会有今天,我对不起你们,现在你们还能完完整整的在我面前,就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了。”

    说完看着玄文涛又是一把眼泪:“老大,我想你娘了,明天咱们去给你娘上个分吧。”

    这话让屋里人也都挺意外的,因为这不年不节的去上坟,是玄老爷子真的想起了前妻了,这话让玄曼娟也终于忍不住眼泪了,她年纪大,所以对娘的记忆也是最深的,那么好的一个女子,岂是马氏能比上的,可惜红颜命薄,自己娘走得太早了,要不然现在这个家多幸福?

    玄文涛扶着玄老爷子坐下:“行,爹,那我到时候给老二也稍信,让他也回来,咱们一起去。”

    玄妙儿今个还是先想回镇上的,因为自己今个的事情还想跟花继业说呢,所以对着玄文涛道:“爹,我今个回镇上,去趟二叔那告诉二叔一声就行了,明天我再跟二叔一起回来。”

    虽然凤南国的风俗,女子不上坟,但是明天都回来,玄妙儿还是也愿意回来团聚的。

    玄文涛应下道:“也好,那就妙儿明天跟你二叔一起回来。”

    玄老爷子坐下了,看着都平静了,才开口问:“妙儿,你跟祖父说说今天的事情,祖父也不能当傻子。”

    李厨娘很适时的给玄老爷子到了茶,很有眼色的站在身边伺候着。

    玄妙儿也没想瞒着玄老爷子,因为晚上家里那些客人来吃饭,都是今天事情的见证者,所以玄妙儿只是如实的把事情跟玄老爷子说了一遍,当然玄梦儿公公事情具体的没有说,因为这个自己真的不想从自己这传出去,跟自己家人也没说那么详细。

    自己家人也都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也都是明白事的,也便没有多问了。

    玄老爷子听完了玄妙儿话,还是一声的叹息:“真的是要掐断最后的一丝亲情么?也好,老大,你记着,以后他们的事情跟你都没有关系了,他们就算是死,你也不用管了。”

    这话是带着些气的,但是也是玄老爷子的真实想法,断亲这句话,玄老爷子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那句话如果说出来,自己也确实是真的接受不了的,但是让他们不管马氏那一窝自己心里才能舒服点。

    玄文涛倒是没什么犹豫就应下了:“爹,我知道该怎么做,爹,你别太上火了,今个晚上族长里正他们要来吃饭,我不是要让你难堪,我是想让你什么都能面对了,并且他们也知道这事跟你没关系。”

    玄老爷子笑看着玄文涛:“你这么做是为了爹,爹虽然错过,但是不傻,爹心里明白的。”

    玄文涛也笑了,父子的默契和理解此刻还是温暖的。

    当然这个时候马氏在家里真的傻了,谁扶她起来也不动,从玄老爷子走了之后,她就这样一直坐在地上,她知道这次自己的破釜沉舟的代价,就是舟沉了,真的沉了,最后的一丝情没了。

    玄文诚这个时候也躲出去了,因为自己的闺女真的是够狠的,就这么走了,把这个家搅合成这样就走了,自己也怕马氏骂自己,所以能躲就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