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两千六百九十四章 又有大招了
    ,

    至于自己之后怎么对待秦苗苗那就是自己的事了,反正陈秀荷和傅斌到时候一定不相信秦苗苗了,但是他们是相信自己的。

    自己跟秦苗苗同样说话,就算是自己说的是假的,秦苗苗说的是真的,他们都未必相信秦苗苗了,所以到时候让秦苗苗有苦说不出,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了,到时候后边的大招定会让秦苗苗生不如死。

    当然自己还有更多想法没太完善呢,反正到时候自己一定让秦苗苗把之前欠自己的都还上不说,还要带着利息的,自己可不是病猫,得罪我那你就等着受罪吧。

    不过这些计划要往后几天了,因为现在怎么也要等着玄梦儿走的,要不然多生是非,自己怎么没想到来了玄梦儿这个祸害。

    不过还好,玄梦儿不可能久留,等她走了自己再做自己想做的也不晚,算着只要婚前把秦苗苗弄走就行,因为秦苗苗这个变态心理,很容易在自己的婚事上找事,自己虽然不怕她,但是万一有疏忽了,让自己的婚事有什么瑕疵,自己才不愿意呢,所以自己一定在成亲之前,把秦苗苗这个贱人弄走。

    而此时陈秀荷和秦苗苗在家边收拾夏天的衣服,边说着玄梦儿的事。

    秦苗苗现在不敢轻举妄动了,不敢自作主张了,所以问陈秀荷:“娘,玄梦儿来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公子一声。”其实她只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见傅斌。

    陈秀荷想都没想的摇摇头:“这也不算是什么事,跟公事无关,这是家事,你别什么事都想着能让公子来,免得惹怒了公子。”

    秦苗苗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娘,最近让玄梦儿闹的,更没有什么玄妙儿那的消息了。”

    “那就先等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等玄梦儿走了再说。”

    秦苗苗也没啥反驳的,因为自己本就是有私心的,所以现在也不敢说话了,帮着陈秀荷叠衣服,这夏天要过去了,有些衣服也要洗洗晒晒,收拾起来了。

    晚上,花继业来的时候,玄妙儿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秋天就要到了,空气很好,今晚月朗星稀,让人觉得呼吸都更顺畅了。

    花继业走到玄妙儿身边:“今个下午玄梦儿又来了?”

    玄妙儿点点头:“嗯,我还真没想到,玄梦儿带了这么多钱财来的,不过她也真是贪心,开始一点没露出来,直到看我完全不同意,才把东西拿出来交换,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全部。”

    花继业笑着道:“玄梦儿低估了你,以为你跟她一眼见钱眼开呢。”

    玄妙儿也笑了,看向了花继业:“我也不是没有见钱眼开的时候,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那阵我真的是需要钱啊,看见钱我就两眼放光。”

    花继业在玄妙儿的头上搓了搓:“你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那不算见钱眼开,收我的银子,一点都不欠着我的,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小丫头不一般。”

    “这个倒是,再缺钱我也不能做坏事,不过说实话,第一次见你时候,我真的差点笑出来,你是我见过穿戴最夸张的有钱人。”想起那个时候,玄妙儿是真的忍不住笑了。

    “你这个评价很对得起我当时要塑造的形象,就是要让人都觉得我这是个有钱败家的草包。不过第一次被你看见我去青楼,当时我是真的尴尬,特别你带着安浩,估计你们姐弟两一定是没说我好话。”花继业想到这些,自己也笑了。

    玄妙儿想到当时的情景,自己对弟弟嘱咐,让他千万不能学花继业这样,自己真的笑喷了:“噗,哈哈哈,当时我拉着我弟弟小跑着出了那个巷子,一阵苦心教导,让我弟弟千万不要学你。”

    花继业也忍不住笑出声:“当时你知道我的心里么?那时候刚认识你没多久,其实我自己也很迷惑,因为你要是说我喜欢你,那个时候我自己也分不清,因为你太小了,但是我当时就特别想跟你解释,就怕你误会。”

    “不过我不得说,花继业你真的是老牛吃嫩草,你对我真的下得去手。”

    “当时我真的也很纠结,后来不仅能下去手,我还能下去口呢。”

    “你真是脸皮比城墙都厚,不过我喜欢,你看着我的外表也许小,但是我有一个年长的灵魂。”

    “这个我相信,因为你的办事能力,绝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你早熟,也别怪我早下手了。”

    “说的好像你很有道理呢。“

    “那是,我这人是个讲道理的人。”

    “贫嘴,对了,你说玄梦儿这个事真的会就这么了了么?”玄妙儿想来想去,还是对玄梦儿这个人没什么把握。

    花继业想了想:“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这事她闹腾你家没用,你这有我呢,不用担心。”

    玄妙儿笑着道:“要是她能折腾起来,我还真是想看看她的本事,以前她做的那些也该还还的不是?”

    花继业宠溺的摸摸玄妙儿的脑袋瓜:“你说什么都对。”

    两人站在夜空下看着天空,说着情话,好不甜蜜,说起对付玄梦儿,似乎也没有那么压抑了。

    这一夜好眠,第二天刚吃过了早饭,玄文诚就来了,坐着玄梦儿的马车来的,自己虽然想到了这事还有后续,但是没想到这么快,更没想到是玄文诚来找自己,还是坐着玄梦儿的马车,这么大的阵仗是几个意思?这么大动静,祖父不能不知道的,难道祖父又变了?

    这个自己还真是不相信,因为自己太了解这次玄老爷子的变化了,他绝对不会再糊涂了,所以这就有意思了,证明他们有大招了,当然自己还真是不怕,如果现在的自己还能被他们控制,那自己都对不起自己的穿越,不过这事以防万一,还是让暗卫去给花继业送了信,这样自己心里更稳。

    玄文诚进屋之后态度并不是很像求人的姿态,还有点怎么说呢,有点翻身的感觉,对着玄妙儿道:“妙儿,你祖母有事让你回家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