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两千六百二十五章 四叔不见了
    ,

    今个晚上玄妙儿又收到了花继业的平安信,说一切都挺顺利的。

    灾区虽然水大,但是退下去的也挺快,尸体焚烧掩埋的都很及时,并且都用了消毒的药粉,让玄妙儿放心,又叮嘱她不要太累了。

    当然,这两天河湾村的玄文信也是没闲着,仍旧每天的早出晚归,那个山洞里他已经搬进去了很多东西,并且他这两天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死人身上的东西他也敢下手去拿了。

    不过这两天也没少遭罪,这脚上腿上又受了不少伤,可是看见银子,他就不顾一切了,本想着去看看郎中的,没想到李郎中去镇上义诊了,他晚上回家之后又太累了,所以这个伤也就没当回事。

    王氏每天都盼着玄文信回来,问他收获,玄文信自然是不能说实话了,不过也会带点什么东西回来安稳王氏。

    马氏现在跟这么多人睡在一个屋里,她是怎么都不顺心,以前自己老两口睡一起多方便?现在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她怎么能习惯?

    可是现在这人玄老爷子留下来了,他也不能赶人家走,所以整天就是摔摔搭搭的,可是也没什么用。

    这一到晚上,打呼噜磨牙放屁的,马氏本来就有点觉少,这时候更是睡不着了,最后没办法,去玄文宝那屋了。

    玄文宝两口子虽然这两年姓生活不是特别频繁,但是也是习惯一个被窝里睡的,现在孩子大了,他们在中间拉了一个布帘,冯氏这个人生活的还是相对细致一点的。

    可是这马氏过来了,那布帘放下来也不方便,就掀上去了,但是马氏本就半身不遂,这屋炕小,所以也不方便,冯氏也是烦得要命。

    反正这几天,老宅里是乱糟糟的,有人欢喜有人愁的。

    第二天,玄妙儿让玄文涛也回村了,因为家里事情也不少,镇上这边有玄文江和刘辉帮着,并且现在华容也来了,不缺能办事的,所以就让玄文涛回河湾去了。

    家里也都知道花继业给自己去办事了,事情比较隐蔽,其实家里亲近的人对花继业的身份也是都有点知道,不是知道她就是千醉公子,但是也知道他不是普通的花花公子,所以有些事家里不细问,这点也是让玄妙儿很感动的,因为这也是家里人对自己无条件的信任。

    这两天镇上的救灾都很井井有条,每天玄妙儿都会去施粥,很多人也知道玄妙儿的婚期将近了,她一个女子能在这个时候还以大局为重,自然是受到大家尊敬的。

    这几天傅斌的粥棚也一样照常,他每天都会找几口来看看玄妙儿,虽然是没有什么正经的事,但是总是能找到话说。

    不过玄妙儿对他一如既往的冷淡,能敷衍的就敷衍过去了,当然某神医还是很会找时机的过来找玄妙儿说事,只要傅斌来了,他多数能找到很正当的理由也来跟玄妙儿商讨。

    傅斌看着这个神医是烦得要死,可是这个时候他又不能对那个神医怎么样,一方面是不知道这个神医的身份背景,如果贸然动他害怕牵连太多了,一方面也不能这个时候动他,因为这个神医现在在永安镇很有名气,他救活了好多快死的难民,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怕是会麻烦。

    傅斌虽然心狠手辣,但是他的脑子是有的,也很有忍耐力,所以他不能去动这个神医,但是也在暗中查这个神医的身份,只是一直没有消息。

    而秦苗苗每天看着傅斌这样来找玄妙儿说话,看着傅斌面对玄妙儿的眼神,声音,语气,还有一切,都是让她心里难受的,可是自己又不能不来,不来就错过了这个可以朝夕跟傅斌相见的机会。

    陈秀荷这几天看的秦苗苗很严,就怕秦苗苗这段时间刺激太多,情绪不太稳定,冲动做了不该做的,还好她这几天没有出什么意外。

    这毕竟是雨季,灾后的天气也有点让人捉摸不透,这上午还好好的,下午就下起了大雨了。

    不过赈灾棚很结实,只是这刮风下雨的,怎么这赈灾棚也不如房子的,特别是地上铺的稻草然后放的被子,靠着边的还是难免会湿了。

    玄妙儿他们也是赶紧的补救,尽可能让难免少受一些罪。

    好在这场雨没有一直的下,临着天黑时候就停了,这也让大家松了一口气。

    不过也庆幸这些难民逃出来了,有固定的避难场所。

    当然受灾的地方还有些认为自己家房子没倒,就没有逃出来的,他们还住在危房里,这场雨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人受罪了。

    第二天中午,玄文涛又来了,他们两口子也都不放心这边,家里都安排好了,玄文涛又来看看玄妙儿。

    父女两到了一个阴凉处坐在两个树墩子上说话。

    “这几天都挺顺利的吧?你自己也要注意多休息,别累坏了。”玄文涛对着玄妙儿道,看着闺女这几天黑了瘦了,做爹的也是心疼。

    “我知道的爹,没事,我会量力而行的,咱们家都还好吧?田地里的损失你也别太上火,能剩下这些咱们就满足吧,至少咱们人都在,家也在。”玄妙儿知道玄文涛心里对那些田地的重视,所以也怕他忙完了,静下心时候看着田地上火。

    “放心吧,爹这么大岁数了,这些事还是看的开的。”

    “那咱们村都挺好的?没有受难的吧?”

    “没有,有几家没有男人的,你娘都带人去看过了,都没事,就是你祖父那边又闹起来了。”玄文涛说到这个也是不禁的皱起眉头。

    “他们又怎么了,没影响咱们家吧?爹,现在咱们家这么多事,他们的闲事能不管就不管。”玄妙儿可不愿意自己家跟着那边操心。

    “你四叔好像是昨天没回来,他们那边人都找他呢,之前你四叔说去隔壁村子做工,结果你三叔上午把附近几个村子都找过了,也没有找到他,昨天还下了那么大的雨,你祖母背着你祖父让人去求我帮着找,不过现在你祖父见了我就让我回去忙自己家的事,说你四叔那么大人了,他之前就对家里有隐瞒,一定是又有什么瞒着家里的事,所以不用找了,等着他自己回去就行。”玄文涛说了这些也是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