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两千四百一十九章 三叔出事了
    ,

    袁素素点点头:“我懂,我不会让玄小姐为难,并且如果白大哥真的是因为放不下玄小姐而不能接受我,我也不会嫉妒,因为我真的自叹不如。”

    玄妙儿道:“袁小姐不要这样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有点缺点,我想你跟白公子应该很熟悉的,或许比我认识他的要早,其实友情和爱情有时候真的相差的不是很远。”

    她对白亦楠有几分了解,知道白亦楠身边的女子很少,袁素素能这么跟玄妙儿说起白亦楠,他跟白亦楠的关系应该是有些不同的。

    她刚才想说以前白亦楠买画送给女子,送的应该就是袁素素,这就是证明袁素素在白亦楠心里是个有位置的人,尽管不是爱情,但是也不是无足轻重的人。

    不过再一想还是别自己乱猜测了,万一真的那画没有送给袁素素,自己不是给人家裹乱么?

    袁素素听着玄妙儿的话,想了一会道:“玄小姐说的有道理,可是我就怕这友情永远也不是爱情,所以我才要想改变自己,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其实袁小姐本来就很好,真的不需要改变,并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如果你变成了另一个人,一辈子做一些不是你本来喜欢的事情,你觉得你会快乐么?”玄妙儿事真的觉得袁素素挺好的。

    “可是为了喜欢的人我愿意改变自己,他高兴了,我才过得高兴。”袁素素的态度很坚定。

    “如果你有不好的地方,为了他去改,那我赞成,但是你并没有,甚至跟你相处多了,我倒是很喜欢的你的脾气,也许白公子还没有发现你这些优点,或者像你说的,他把你当成了妹妹,所以没有想其他的,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更多的去让对方看见你的优点,让他知道你的好。”玄妙儿的意见很中肯的道。

    袁素素听了玄妙儿的话想了一会,她看着玄妙儿,或许自己以前真的没有想到这些,玄妙儿说的都是对自己有用的话,自己没有亲人,朋友也不多,这样中肯的话,让她心里有点感动。

    她看着玄妙儿,感激的道:“谢谢玄小姐为我想的这么周到,或许我想的有些偏,我愿意听你的建议,不过如果以后我还有想请教的,我可以再来么?”

    玄妙儿笑着点点头:“当然可以,因为白公子是好人,你是他的朋友,我相信你也是好人。”

    袁素也笑了:“我真的没想到我们的谈话会这么的愉快,我本以为你会防着我,或者对我有敌意,看来是我小心眼了。”

    玄妙儿也是一直笑着:“我相信你是好人。”

    袁素素站起来对着玄妙儿抱拳鞠躬道:“谢谢你玄小姐,今天跟你的谈话,也许会影响我的很多以后的决定,今日我这样忽然来访,还请玄小姐不要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玄妙儿也站起来:“怎么会,如果你一直要是跟我绕弯弯,我反倒还就真的要防着了。”

    袁素素再一次的感觉到玄妙儿的好,今个来的时间也够长了,该说的也说了,所以她也道别了:“素素今日打扰了,时辰也不早了,我就此告辞了,我以后定会再来叨扰。”

    玄妙儿对着袁素素道:“那我也不多留袁小姐了,欢迎你随时来玩。”

    她送着袁素素出了房门,看着袁素素离开才回来。

    站在院子里,玄妙儿笑着对边上的千落道:“看见没有,又是一个痴情人。”

    千落点点头:“还真是个痴情人,不过小姐,以前爱慕公子的女子都不是省心的,那你说这个袁小姐是真的跟小姐交好?”

    玄妙儿自己的感觉是信任袁素素的,但是有了秦苗苗的事情后,她还是小心了很多:“还是慢慢的了解吧。”说完带着千落进屋了。

    晚上花继业来的时候,玄妙儿跟他说了今天袁素素来得事,不过自己答应了袁素素不跟白亦楠说这个事,所以只是跟花继业一起探讨一下这个袁素素的可靠性。

    尽管两人都觉得袁素素没什么危险,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多观察吧。

    之后两人又说起了丁尚书府上的事。

    玄妙儿问花继业道:“最近柳姨娘很老实,并且现在要开春了,好像没听说有哪一股势力也在研究这种植的技术,看来柳姨娘有点自顾不暇了,争宠没那么容易吧?”

    花继业通过玄妙儿,对丁尚书府上也是了解的不少:“为了争宠,现在又要利用别的女人,她没有稳定的势力和子嗣,确实是有难度,但是柳姨娘这个人不简单,不能小看她了。”

    玄妙儿也知道不能轻敌:“嗯,咱们继续监视她,尽可能的多知道她的消息,蓝凌过一阵就要回京了,因为她也要定亲了,定了亲她就要留在京城了,以后我要是想知道丁府的更多事,我就要多去几次丁府问丁夫人和潘姨娘了。”

    “你去可以,一定要注意安全,丁夫人是个有城府有实力的老夫人,她在府上,我倒是没那么担心你。”

    “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至少不会再柳姨娘这种阴沟里翻船的。”

    “说的容易,你好奇心重,这点你真的要克制,记住了么小丫头?”

    “记住了,你唠叨我的耳朵都长茧子了。”

    “不说我能放心么?”

    每一点关心都是两人的爱的表现。

    第二天玄妙儿比较闲,窝在屋里看书的时候,千府有人来送信,说玄文诚在赌坊捣乱被赌坊抓住了,一会估计有好戏会被打。

    玄妙儿自然知道这是花继业让自己去看热闹的,并且还可以给自己家博得一些众人的偏爱,之前四叔玄文信把铺子都赌进去了,现在三叔玄文诚又去赌坊,任谁都得觉得老宅那边的都是不走正道的人,以后他们那边再穷,再潦倒,自己家不管,别人也都会觉得是有道理的。

    等下,玄妙儿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个事,玄文诚怎么会去赌钱?他也没钱可以赌吧?这就有意思了,看来他们还真的都是戏精上身,没事就能给自己找点事,也是挺上道的。

    自己去看看热闹,然后让大家知道知道自己这些叔叔的品行,然后自己再把玄文诚送回河湾村去,还能看看马氏被气得半死,岂不是开心?

    所以玄妙儿让千落给自己拿了披风,现在天暖了,可是春风中还带着凉气,所以她穿着披风出去的。

    今个就假装偶然看见的吧,赌坊对面街上的吊炉烧饼也挺好吃的,所以自己去那转转,倒时候出现也不显得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