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两千一百零四十八章 玄文信又来
    ,

    不管咋说,玄妙儿是不可能让陈秀荷跟自己回河湾村去的,自己尽可能的不让她们跟自己爹娘来往。

    她对着玄文信道:“四叔,你先坐会,我送苗苗出去。”

    秦苗苗其实没多愿意管玄妙儿的事,她更希望玄妙儿受着马氏那边欺负,那自己才解恨呢,但是面上还得装着不放心:“表姐,我不走。”

    玄妙儿拉着她出了屋,小声对着她道:“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现在他们不敢求我什么了,我猜他们内部又有事情了,我回去也是看热闹的,你别担心,要是真的有事,我就让千墨来镇上接表姑。”

    这么说了秦苗苗才不在勉强的要留下:“表姐,那你心里有数就行,要是有事一定要去找我娘。”

    “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等我明天回来,跟你说回去的事。”玄妙儿感激的看着秦苗苗道。

    秦苗苗点点头:“成,那我回去了,表姐小心点。”

    玄妙儿应下,让千落送着秦苗苗出去,自己回屋了。

    玄文信见玄妙儿自己回来,松了口气,然后道:“妙儿,四叔这不是挑拨你跟陈秀荷那边的关系,她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你四叔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我看好人未必看出来,可是这坏人我看的挺准。”

    别说,这话玄妙儿还真是相信的,玄文信这些年说的话,就今个这个还真是实在。

    “四叔,我心里有数,远近我分得清楚。”玄妙儿心想,你们没一个好东西,我确实是分得清楚。

    “妙儿,今个四叔怎么也来了,你也知道我跟你三叔五叔竞争这个铺子,我合计让你帮我出两个招,让我年前这生意做得好起来,四叔跟你不说虚的,你帮帮四叔行不?”玄文信退而求其次的道。

    “四叔开口了我也不藏着,以前我跟你说过那些你再琢磨琢磨,还有就是这年底了,很多家里有客人什么的,这瓷器不一定非得要特别好的,也许就是过年用几天的,所以不用要价格特别高的,走量就行,哪怕多送点别的东西,买多少盘子送几个鸡蛋什么的,反正谁家的都是买,要是你给点好处,顾客自然是高兴的。”玄妙儿不吝啬的指教玄文信道。

    她不怕玄文信挣钱多啊,因为玄文信这边越好,那家里那两个叔叔才越是坐不住呢。

    玄文信听了连连点头:“你说的是,要是我去买东西,同样的两家货物价钱,这家要是多给几个鸡蛋,我也要去这家买。”

    “那是当然的,四叔要懂得做生意就要舍得,有舍才有得。”

    “说的对,妙儿你这孩子真是天生做生意的料子。”

    “四叔别生气了之前年画的事情就好,我也没想到秀荷表姑会这样,但是她那个性子我了解,所以这事咱们就过去了吧,要是四叔有啥生意上的事不懂了,那就来问我。”

    “这个陈秀荷让我说点啥好,简直就是个祸害,一个外人,为了巴结你们家,她真是啥都做得出来的。”

    “四叔不生我气就好,有啥生意上不懂的,四叔就来问我。”玄妙儿也不说陈秀荷家的好坏,只是说点好听的。

    “好,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那我就回去了,到时候下午你回家时候,别忘了去接四叔。”玄文信站起来告辞道。

    “一定的,我送四叔。”玄妙儿起身送玄文信出去。

    送了走玄文信,玄妙儿让千墨去花继业那,告诉花继业下午跟自己去河湾村,让他在路口等自己,自己要去姐玄文信,今个回河湾村去,有惊喜给他看。

    花继业听了还不是满心欢喜,换了衣服有准备了礼物,就等着下午到了时辰去跟玄妙儿一起回河湾村了。

    吃过午饭,玄妙儿就去接了玄文信,然后跟花继业汇合,两人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掀开马车帘子打了个招呼,就一起回河湾去。

    玄文信坐在玄妙儿的马车上,指了指跟着他们马车后边花继业的马车道:“妙儿,你真的要跟花大少订亲?”

    “嗯,四叔觉得花继业人如何?”玄妙儿笑问玄文信。

    玄文信跟马氏他们还有点不一样,因为玄文信想要巴结着玄妙儿,但是他也没弄明白,是说花继业好还是不好?

    这花继业保证配不上玄妙儿的,可是玄妙儿已经定了订亲日子,那自己说啥呢?

    玄妙儿见玄文信没说话,笑着又问:“四叔是不是觉得花继业不算好?”

    玄文信赶紧摆摆手:“不是不是,我对花公子不算是太了解,但是四叔相信你的眼光,你要是看好了,那就没错。”

    这话尽管是巴结玄妙儿的,不过这话玄妙儿还真是觉得说的有几分道理,这事别人说什么没用,还是看自己。

    “四叔,其实我就是想要过点安稳日子,我从来不求什么大富贵,以后我也就是在镇上做点小生意,这么安安稳稳的像现在这样就行了。”

    “妙儿,说实话,四叔有点看不懂你,你明明可以去京城,接触那些达官贵人,还能住大宅子,那你咋就非得过这样的平凡日子呢?”

    “这人啊,欲望越多越累,反倒都放下了能得自在。”

    玄文信摇摇头:“不懂,这有好日子,谁会甘心平凡。”

    玄妙儿也知道他不会懂的:“其实就是每个人追求不同,有人认为吃肉幸福,有人认为吃菜幸福,这个别人不知道,自己才知道。”

    “可是我就见过爱吃肉的,没见过爱吃菜的。”玄文信还是没懂玄妙儿的意思。

    玄妙儿笑着不再解释:“其实就是我爱在爹娘身边,不愿意离开家。”

    这点玄文信倒是听懂了:“还真是,我就没见过这姑娘这么顾着娘家的。”

    两人说了会这些话,玄文信又忍不住问玄妙人做生意的事了。

    后边马车里边的花继业一直猜着玄妙儿这边有什么惊喜呢,当然只要能跟着她来河湾村自己就高兴,自己很期待以后成亲之后,可以安安心心的就在玄文涛家里住上一阵,变成一家人之后,那种一家人的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