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陈秀荷心里
    ,

    “苏公子这个性子说实话我也是喜欢,就是这个东西太贵了,我总是觉得收着心里不踏实。”陈秀荷的话有些松动了。

    苏方臣听出来,这事陈秀荷接受礼物了:“伯母别多心了,以后我来镇上的话,咱们两家多走动。”

    陈秀荷笑着点点头:“苏公子里边请吧,都到门口了。”

    秦苗苗没懂自己娘的意思,以前陈秀荷从来不跟苏方臣过多来往,一直是拒绝的,今个这事什么意思?“娘,这天色不早了,苏公子也许还有事呢,咱们别留了。”

    苏方臣赶紧趁热点火:“我不忙,今个还得在客栈住下呢,我就不客气了。”

    陈秀荷烂了一下秦苗苗:“你这孩子,赶紧让苏公子进屋。”

    秦秋风也不懂自己娘的意思,不过他真的希望有个人能代替傅斌照顾妹妹,傅斌不是人,那就是个恶魔是个怪物,所以对于苏方臣,他还是相对接受的。

    “苏公子里边请,咱们年纪相仿,以后苏公子来镇上常住,我也希望能交个朋友。”秦秋风对苏方臣还是很客气的。

    苏方臣赶紧行了个书生礼:“那是小生的荣幸。”说着跟秦秋风和陈秀荷往屋里走。

    只有秦苗苗不太高兴,他们家不适合跟外人相处的太密切了,特别是苏方臣这样的人,话多事多,傅斌知道一定是不喜欢的,可是娘和哥哥都对他挺热情的,自己也没法说什么,并且自己给外人的形象也是温婉懂事的,就是装也得装的过得去。

    进了屋,落了坐,陈秀荷让秦苗苗去给苏方臣泡茶:“苗苗,把家里的好茶给苏公子泡上。”

    苏方臣仍旧是爱说话的:“伯母不用客气,我对这些没啥讲究的。”

    陈秀荷笑着道:“苏公子父母身体可都好?”她也想知道苏方臣的家里如何。

    毕竟秦苗苗不小了,要是真的再有两年不嫁人,她以后怕是真的要没名没分的过一辈子了,如果自己用便于伪装的借口,让傅斌同意秦苗苗嫁人,也许这是让秦苗苗解脱的最好办法。

    苏方臣高兴的回话道:“家里双亲都健在,经营一家首饰铺子,不算大,但是养家也够了,这不是永安镇越来越繁华了,我爹的意思是让我在这边也开一家分店,毕竟我这个年纪,科考还没什么成绩,那也不能一直考下去了。”

    陈秀荷对苏方臣的这些话还是赞成的,这家也应该是踏实过日子的,自己可以把这个苏方臣预留给秦苗苗,自己不能毁了孩子的一辈子,她心里有了合计。

    秦秋风跟陈秀荷这点想一起去了,他心疼妹妹,知道秦苗苗跟傅斌绝对不可能,所以他也希望秦苗苗快点能说个好人家,这个苏方臣其实真的不错。

    当然他没陈秀荷想得多,没想到什么傅斌同意不同意的事,只是觉得这个是个很好的方向。

    “苏公子说的是,并且人也要做适合自己的和自己喜欢的事情,既然不能一直科考,那就把看出当成一种爱好,未尝不可。”秦秋风看着苏方臣道。

    苏方臣点点头:“秦公子榜上有名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这一说就说到我心里了,我家不是什么大户,所以我也得认清现实不是?”

    陈秀荷听着苏方臣这些话,心里更是认同他了:“苏公子是个懂事的,能为家里这么着想是你父母的福气。”

    秦苗苗给他们倒了茶,没有坐下,而是自己假装出去忙了,她知道苏方臣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可是自己真的不喜欢他。

    苏方臣是爱说话,自来熟,可是也有分寸,晚上陈秀荷怎么留他吃晚饭,他都没吃,还是告辞了。

    等苏方臣走了之后,秦苗苗不解的看着陈秀荷和秦秋风:“娘,哥,你们什么意思啊?”

    陈秀荷还没想好说什么,怎么说,所以犹豫一下没开口。

    可是秦秋风却毫无保留的把自己想的说了出来:“苗苗,傅斌不是你一辈子的依靠,你不小了,再有两年不嫁人也不行了,我觉得这个苏公子对你有意思,人也不错,咱们可以考虑一下。”

    陈秀荷本来不想说这么早这个事,可是秦秋风说出来了,自己也就趁热打铁道:“苗苗,你哥说的是,傅公子再好,可是什么都不能给你,咱们就算是要一直未傅公子做事,那你也要嫁人,这选个陌生的,不如这个苏公子咱们都熟悉的好。”

    秦苗苗眼泪一下子出来了:“我不要,除了傅公子,我谁也不要,我就算是一辈子没名分,我也认了,以后顶天我不嫁人,一辈子在家守着娘。”

    陈秀荷叹了口气:“那怎么行,你哥马上要去任职了,以后你也是官府人的家眷,你真的不嫁人,让你哥的脸往哪放?”

    “娘,你太偏心我哥了吧?为了我哥,你就不想想我的心情,让我嫁给一个我根本不爱的人,那比让我死了还难受。”秦苗苗对着陈秀荷吼着道。

    陈秀荷一个嘴巴打在秦苗苗的脸上:“我偏心?我要是偏心就不管你了,我跟你哥这么做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你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么?”

    秦苗苗被陈秀荷打了一巴掌现实楞了一下,然后捂着脸委屈的道:“可是我不想,我就喜欢傅公子。”说完跑了出去。

    秦秋风要去追秦苗苗,陈秀荷拉住了他:“让她自己出去好好想想吧,这事别人帮不了她。”

    秦秋风还是担心:“娘,苗苗不会想不开,做什么傻事吧?”

    “不会的,她心里有牵挂,怎么舍得?并且这事她不是看不懂,就是她还不接受,让她自己安静安静也好。”陈秀荷说这话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秦秋风也跟着叹气道:“娘,你说苗苗能想开么?”

    陈秀荷无奈的摇摇头:“想不开,要是这么轻易就想开,那我就不愁了,不过我会尽我的最大能力,争取让她接受,也让傅公子接受,让苗苗有个正常人该有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