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如今的花府
    ,

    说起这个,刘氏也是有担心的:“可不是呢,咱们妙儿总不可能跟一般女子那般,就守在后院相夫教子,咱们妙儿不是笼中金丝雀,那样她就不快乐了。”

    玄妙儿很高兴爹娘对自己的理解,尽管生在这个时代,可是爹娘却没有那种古板的思想,也是家里经历了太多,他们也更懂得什么最重要。

    她看着爹娘笑着道:“爹,娘,这些花继业都会解决的,我本就不是寻常女子,那么多生意,现在很多跟千醉公子一起的,不是只是经济利益,也关系着国家的经济,所以我根本不可能真的不出去,我以后尽量的少在铺子里,多在家里和画馆后院,做些女红就是。”

    这么说,玄文涛倒是接受的:“那也好,咱们闺女真的就不是一般姑娘,我也知道继业不是一般人,你们两个别的我不说了,你们就是保护好自己就行。”

    玄妙儿应下道:“爹娘放心,我们一定会的。”

    这时候玄安睿和李梦仙也回来了,听说玄妙儿的事,这都高兴的不行。

    “我这妹妹终于要嫁人了,舍不得,可是也高兴。”玄安睿其实一直心里不踏实,因为他做生意之后接触的有钱公子多,总怕花继业哪天变了,不想娶自己妹妹了,自己妹妹对花继业的心思自己知道,自己可不想让妹妹伤心。

    “哥,我嫁人跟现在也没区别,整天还是在你们面前晃悠。”玄妙儿嬉笑着跟玄安睿道。

    “那也不一样了,不过总不能真的让你找个上门女婿,咱们妹妹这么优秀,一定要风光大嫁。”玄安睿笑着道。

    玄文涛也赶紧道:“一定风光大嫁。”

    “爹,哥,我这现在才说提亲的事,离出嫁还一年多呢,你们这也太着急了吧。”玄妙儿在家人面前,总是像个孩子。

    “不着急,不过明天国公爷就来了,我跟你哥去池塘捞几条鱼,放大缸里,天冷了,明天现去捞也麻烦了。”玄文涛这就开始准备起来了。

    刘氏也道:“我这也赶紧想想明天做啥菜。”

    这一张罗饭菜,都忙去了。

    李梦仙拉着玄妙儿去自己房里问长问短的,生怕玄妙儿受了委屈,或者让人家夫家压制了。

    其实玄妙儿跟夫家根本就没啥太多的牵扯,所以也不担心这些,一直跟李梦仙解释这些,让他们放心。

    而此时镇上,国公爷跟花继业去了花府,这事花老爷是要出面的,只是这个出面并不是要决定什么,只是他是花继业的爹,花继业的亲事,只要他活着,这情理上必须要让他到场,否则外人的闲言碎语也是淹死人的。

    现在的花府仍旧是一片的冷清,诺大的府上,根本没有几个人,秋风扫着落叶,背风处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黄叶了。

    国公爷走在这熟悉又陌生的花府里,心里有几分沉重:“还记得我第一次来这的时候,你娘还在,如今过去多少年了,这府上跟我印象里的也不一样了,我真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把你带走。”

    花继业也想起了自己的娘,那个善良温柔的女人:“外祖父,我娘在天之灵,看见现在的我,我想她会安心的。”

    “你是个好孩子,跟你爹娘都不一样,你爹是长了一颗狼心,你娘太柔弱单纯,还好,你长得是他们的优点。”国公爷看向了花继业,眼里都是欣慰。

    “外祖父,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亲事,你不会再登入这扇门的,一会见了他,你不要生气,身子是自己的。”花继业说起花老爷没有称呼爹,只是说了他。

    国公爷点点头:“生气的时候过去了,现在看着你,外祖父心里很欣慰,我对不起你娘,当初没有在她的婚姻大事把好关,让她早早的去了,你的婚事,外祖父一定不要有遗憾,也是对你娘的交代。”

    因为花继业的娘是国公爷做得意的闺女,当初也是京城首屈一指的才女,多以国公爷心里一直是有愧疚的,总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闺女。

    花继业对自己的终身大事是最满意的:“外祖父,你了解妙儿,她绝对是一个好女子,这些年她帮了我太多,我相信我们会过得很好的。”

    “嗯,那孩子我是真心喜欢,只是你要知道,妙儿那丫头以后不可能一直在后宅里相夫教子,或者说,她的能耐不比你差,甚至比你强,这些我想我不说你也是知道的。”国公爷不是反对,而是提醒了一句。

    花继业想起玄妙儿的能耐,笑了:“外祖父放心就是,我与她之间不会因为这些有隔阂的,以后我跟妙儿只想放开这些权势纷争,过些无虑的生活。”

    “如果你们真的能放开这些纷争那是再好不过的,毕竟你们都不是官府中人,你究竟是在做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做的事大事,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妙儿。”国公爷说完看向了花继业的娘当年住的院子。

    “那个院子现在还空着,我一直让人收拾着,跟以前我娘在的时候一样。”花继业没有问国公爷要不要去,因为自己知道那是他的痛。

    国公爷停住了脚步,犹豫片刻还是转向了那边:“去看看吧。”

    花继业跟在国公爷身后:“当年那个毒妇想占这院子,我用了些手段,让她放弃了,之后我一直派人过来收拾。”

    “你那么小就做了这么多,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好在你是安全的,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真的更对不起你娘了。”国公爷的脚步不快,离那院子越近,他心里越是难受。

    “人想要成长就要经历这些,如果我要是小时候就去了国公府,也许我不会有现在拥有的多。”花继业现在对自己的人生很满意,以前自己有过怨恨,可是现在有了玄妙儿,他的人生改变了。

    “这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老天是公平的,你以后会幸福的。”国公爷从心里心疼这个从小受尽苦的外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