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这里还有事
    ,

    回了家,玄妙儿又跑到了李梦仙那屋说悄悄话,姑嫂两坐在床上小声嘀咕着。

    玄妙儿小声道:“其实我以前让千墨去问过三叔看病的大夫,大夫说三叔是不能生了,但是这事咋说呢,人家万一治好了呢?民间偏方多,所以这事咱们不能确定。”

    “也是,这个说不准的,因为我爹那还有这类的偏方呢。”李梦仙若有所思的道。

    玄妙儿对这个时代的医学还是不那么确定,因为中医博大精深,高手在民间,谁知道哪个游历的和尚或大夫就给治好了呢?

    “所以这事我也就是猜想,但是嫂子你说,我猜的是不是有道理?”

    “有道理,因为今个三叔看着一点不着急。”

    玄安睿这时候进了屋子,因为千落他们知道玄妙儿跟哥嫂没啥瞒着的,也没有特意提醒。

    玄安睿看着玄妙儿跟李梦仙问:“你们说话可要我回避?”

    玄妙儿满意的看着哥哥:“我哥真懂事,太善解人意了,不过今个不用回避,你来帮我们分析一下。”

    她跟自己哥哥说话总是没了那份规矩,因为自己本来心里年龄就比哥哥大,他们两平时相处也是这样随心。

    玄安睿被妹妹说的哭笑不得的:“你们两今个在祖父家里,就一直说着悄悄话,是不是有啥大事?”说着玄安睿也坐到了床边。

    玄妙儿把今个那些事,跟玄安睿说了一遍:“心静给荷叶诊脉是两种堕胎药,一个是慢性的,一个是急性的,不过急性的也是应该明后天才能发作的,可是两种药碰一起了,才会这么突然。”

    玄安睿也惊讶了:“两种,他们那边到底是什么路子?怎么这么多阴暗事?”

    “哥,我还有个更可怕的猜想,你可别跟爹娘说,是我猜的。”玄妙儿放低了声音,跟哥嫂是无话不说的。

    玄安睿也是更好奇,因为这刚才的信息就让自己惊讶了,所以赶紧对着玄妙儿道:“快说,别卖关子了。”

    “哥,我猜荷叶这个小产的孩子是四叔的。”玄妙儿说完跟李梦仙一起捂住玄安睿的嘴:“别吵吵,娘来了咱们就不能说了。”

    玄安睿点点头,表示明白,玄妙儿和李梦仙才松开手了。

    “什么?他们那边太乱了。”玄安睿真的惊呆了。

    “我是猜的,因为荷叶出事的时候,嫂子不是在屋里么,看见四叔进屋喝了三次水,并且晚饭你觉得四叔正常么?”玄妙儿看着玄安睿问。

    李梦仙也道:“不光是喝水,之后还叹息了好几次,反正四叔比三叔愁的厉害就是了。”

    玄安睿皱着眉头:“这都是猜的,你们可别跟别人乱说知道不?”

    玄妙儿点点头:“知道,除了咱们三,爹娘我们都背着的。”

    “那就好,没想到他们自己给自己找事了,咱们省了不少心。”玄安睿对那边的怨气其实也是一直有的。

    这时候千落咳了一声,玄妙儿他们赶紧停了话题。

    刘氏推门进来:“你们几个这又说啥呢,神神秘秘的?胖胖过来没?”

    玄安睿站起来:“那小子又跑哪去了,我出去找找,要黑天了,他也不敢远走,估计在后院呢。”

    刘氏走到床边:“那你去看看,我在这跟他们说说话。”

    玄安睿应下出去了。

    李梦仙拉着刘氏也上了床上:“娘,你上来坐着,地上凉。”

    刘氏脱鞋上了床:“大宝睡了?”

    李梦仙给刘氏腿上盖了个小褥子:“睡了,吃饱就睡,一点不闹。”

    “大宝省心,以后妙儿要是有了孩子,保证闹,你看看她一天就没一会消停时候。”刘氏看着玄妙儿道。

    玄妙儿双手拉着刘氏的袖子撒娇道:“娘,我还没许人家呢,你就想到孩子了?这么着急把我嫁出去?”

    “还真是着急,你都十六岁了,来年再不嫁,那可就真的成了老姑娘了,我跟你爹不怕别人说什么,可是我们也愿意让你早点有个归宿不是?”刘氏拉着闺女手道。

    玄妙儿低着头小声道:“花继业中秋去京城跟他外祖父说我们的事了。”

    刘氏听了是满脸的兴奋:“真的?你可算是把这事放心上了?”

    玄妙儿把头倚在刘氏的肩上:“娘,这事我一直放心上,我还不是想多陪你跟爹几年么?你就那么舍得我啊?”

    刘氏拉着闺女的手:“不是舍得不舍得的事,你出嫁了,这不也是你的家么?你要是愿意回来,天天在家才好呢。”

    李梦仙也道:“那可不是呢,你这婚事定了,咱们家也是放心了,你要是想回家,你招个女婿回来,咱们家也没意见啊。”

    玄妙儿笑着道:“嫂子,我就知道你对我好,不过花继业那人你们也知道,他们家简单,以后我们成亲了,也不用跟他家一起过,到时候我们就在河湾村盖个房子,以后我们就镇上和村里两边住。”

    刘氏这一直带着笑容:“继业是个好孩子,这婚事我跟你爹都放心。”

    “娘,你们真的不嫌弃花继业名声不好啊?玄妙儿看着刘氏问。

    刘氏笑着摇摇头:“这孩子啥样咱们家最了解了,面上的都是给别人看的,对你好爹娘才放心。”

    玄妙儿笑看着刘氏:“娘,你真好,花继业这个人怎么说呢,还是比你们面上看见的复杂一些,但是绝对是好人,你们放心就是。”

    “要是不放心,我跟你爹早就给你看人家订出去了,我们也知道继业不是面上这么简单,你们跟千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娘也知道有些事不能问,但是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刘氏跟玄文涛也是心里有数的人,跟花继业的接触不少,他们不可能一点不知道。

    玄妙儿点点头:“你们放心吧,等有些事处理完了,我们就安心会河湾村来,过田园生活。”

    刘氏宠溺的看着闺女,帮她把头发往耳朵后撩了撩:“娘知道你是个心里有数的孩子,所以你的事情我跟你爹都没有过多的干涉,但是还是那句话,保护好自己。”

    “我知道了娘,我们会小心的。”

    “你姐那个时候是吃了不少苦,现在终于是安稳了,娘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我明白,娘,你放心,我们对权利政治都没什么兴致,只求安稳日子。”

    “其实娘最满意的还是安睿和梦仙,两人这踏踏实实的在河湾村过两年最好再添个闺女,儿女双全,更好。”

    李梦仙害羞的应下:“娘,这生闺女儿子还是看老天爷的。”

    “其实啊儿女都好,热热闹闹的一家人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