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秦苗苗想法
    ,

    学院里的先生见了玄妙儿也要施礼,开始玄妙儿还真的有点心虚接受,可事后来自己也习惯了,谁让自己真的能让他们都信服?能者居之吧。

    在这转了一圈,又去了花店看看,这边的东西卖的没有京城好,因为京城的官宦人家有钱小姐多,这点永安镇还真是不如京城,但是都是盈利的铺子,收入也都算是可观。

    下午玄妙儿回了画馆,刚进屋,还没上楼呢,秦苗苗来了。

    “表姐,你去哪了?”秦苗苗热情的过来。

    “我去了趟学院那边,三郎成亲你怎么没去河湾村啊?”玄妙儿边带着秦苗苗上楼边问。

    “我娘说那边人没啥看的,也不想花多少的礼金,就自己雇了马车去看了一眼,吃个饭就回来了。”秦苗苗跟着玄妙儿边上边回道。

    “我说的呢,就看见表姑那么一会。”玄妙儿走到桌前落了坐:“你跟傅公子可再见面了?餐具给你做好了么?”

    “又见了一次,餐具再有两三天就能送来了。表姐,傅公子真的不太好相处,没有你在边上,我都不敢跟他说话,还是在茶楼里,我一直喝茶喝茶,然后又紧张的想去茅房……”秦苗苗说着说着害羞的低着头:“表姐,我是不是很笨?”

    玄妙儿真的佩服秦苗苗的演技,这是要拿奥斯卡小金人的苗子啊?

    “你呀还是缺少磨练,并且你们是交易,又不是你求他,你怕什么?下次见了你硬气点。”玄妙儿也做戏的道。

    “可是傅公子的气势总是很压人,吓得我不敢说话。”秦苗苗气势还是愿意说起傅斌,因为那是自己心上的人。

    玄妙儿也越来看的越清楚了,这秦苗苗对傅斌是真的很用心:“你要是拿他当成大人物看,你自己就累,如果你拿他当朋友,就好了,我可告诉你,傅公子还没有妻妾的。”

    “表姐,你说啥呢?我咋配得上傅公子。”秦苗苗以前也经常跟玄妙儿打闹,姐妹两说些这样的话题,也没什么不妥。

    “咋就配不上?我表妹那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手能拿笔,肩能扛粮,谁要是娶了,那可是赚了。”玄妙儿笑着称赞道。

    “表姐,你笑话我。”秦苗苗故作羞涩的捂着脸。

    “呦,不会真的是动了心吧,这脸红的,都赶上苹果了。”玄妙儿笑着打趣道。

    千落在边上也跟着开心的笑起来:“表小姐不会真的喜欢上了傅公子吧?”

    秦苗苗还是低着头,她现在就是要把这个事情让玄妙儿知道,让玄妙儿主动撮合自己跟傅斌,这样傅斌就会对玄妙儿失望绝望,自己爱的人给自己跟别人牵线,让他知道玄妙儿多么不喜欢他。

    当然自己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去见傅斌,甚至可以名正言顺的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情,不用每次都在那阴暗的地下室相见。

    她红着脸抬起头:“你们过分了,一起笑话我。”

    玄妙儿收起了笑脸,严肃的看着秦苗苗:“好了好了,我们不闹你了,不过苗苗我要提醒你一句,感情的事不是玩笑的,我之前也总是说爱情要如何,但是,咱们都还年轻,你要是有什么想法,一定要先跟表姑说,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她就是要表现出来对对方的关心,事事都为秦苗苗考虑的很仔细,这才让秦苗苗更加的信服自己。

    秦苗苗心里暗笑玄妙儿傻,面上点点头:“表姐放心吧,我要是真的有想法的话,一定会跟我我娘说的,其实,这个也许真的就是咱们玩笑一下,毕竟我跟他相差太远了,根本不可能。”

    玄妙儿听得出来,秦苗苗这是想让自己说,自己要帮忙,可是这个事情自己还是不想那么积极出手的,因为自己不想惹怒傅斌,自己可以不喜欢他,可以喜欢别人,或者嫁给别人,可是自己明知道他的心,要是帮他给别人牵线,那自己不是真的要惹怒他了?

    “苗苗,有些人需要你花时间去了解,去感受,适不适合也只有自己知道,感情的事情,别人不能插手。”玄妙儿说清楚了,自己不想管,现在收手也正是好时候。

    秦苗苗眼里有些失望,自己算计的好好的,玄妙儿就是热心肠啊,怎么这事她又不管了?

    “表姐,咱们年龄相仿,要是我有什么事,还是要找你说说才能安心的。”秦苗苗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玄妙儿身上。

    玄妙儿点点头:“你有事可以来问我,不过这些人生大事,决定权在你自己,还有你的家人,更何况傅公子跟我的关系,我不适合帮你。”

    秦苗苗其实挺佩服玄妙儿的,她要是觉得可以管的她很热情,可是要是真的觉得不好管的,她一开始就说的特别明白,一点都含糊,让你真的找不到什么借口再去勉强她。

    “嗯,我知道了表姐。”秦苗苗先应下了,别的以后再说,反正关系在这,自己不怕利用不上玄妙儿。

    “反正你也不小了,有些事你不着急,表姑也着急了,不光你,表哥的事表姑更着急呢,不过等着表哥上任了,到时候还怕没有好姑娘么?”玄妙儿转开话题说起了秦秋风。

    “希望我哥找个性子好点的女人吧,要不以后欺负我娘咋整?”秦苗苗也顺着玄妙儿变了话题。

    “能欺负我表姑的人?难找。”玄妙儿说完笑了。

    秦苗苗也跟着笑起来:“这个还是真的,咱们应该同情未来的嫂子才对。”

    “就是,你怎么能低估我表姑呢?”玄妙儿继续玩笑道。

    两人说笑了一会,秦苗苗才离开。

    秦苗苗走了之后,玄妙儿坐在桌前,拿起纸笔,随手画起来。

    临近黄昏时候,刘沐阳来找玄妙儿,说自己的姐姐明天就要回去了,今个家里聚聚,让玄妙儿也过去。

    玄妙儿以前跟刘辉家的几个闺女见面不多,不过几个表姐对玄妙儿心里有感激,因为自己娘家过得好了,帮衬她们过得也好了,在婆家也有地位了,这些对女人都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