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姐妹说夜话
    ,

    玄文涛怕女婿年纪轻沉不住气,笑着抢在吕子明之前开口:“这享福不是大鱼大肉穿金戴银的,自己过得舒心,想干啥干啥就是享福了,你看我爹现在,不是想去哪去哪,想吃啥吃啥,多好?”

    玄老爷子跟孩子玩的高兴,再听玄文涛的话也是赞成:“那可不,我现在过得就是舒心了,这就是享福了,岁数大了,还是要自己放宽心了才是。”

    马氏忽然没话了,自己说什么?以前玄老爷子还是帮着自己的,或者说为了面子也要跟自己一条心的,现在玄老爷子是真的放手了。

    玄妙儿看着马氏越来越不好看的脸色:“祖母,你这脸色不好,要不我让人去找李叔来?”

    马氏摇摇头:“不用了,昨天都找了,没事,就是老毛病,我趴会就好了。”

    玄文涛看着马氏道:“要不还是找亲家来看看吧?”

    马氏是真的不愿意,因为花银子不说,自己也事对李郎中发憷:“真不用,让你爹跟你们去吃饭吧,我睡一会就好了。”

    她生怕玄文涛他们又要让自己去吃饭,所以现在他们之前,就说了拒绝。

    今个玄文涛还真就没想让他们都去,本来也就想着让二老过去就行了,现在看也挺好,玄老爷子自己去,天下太平。

    玄老爷子也懒得带着马氏,出去了还是心里不踏实,生怕她有干了什么不对的,所以不去更好:“那也好,你娘这身体真不好,就不让她去了。”

    玄文涛应下道:“那咱们也也早些回去,眼见着中午要吃饭了。”

    玄妙儿还是又关心马氏道:“祖母好好休息,要是不好的话,早些让人去请大夫。”

    马氏真的不想看他们:“知道了,你们走吧。”

    玄灵儿和吕子明带着孩子又跟马氏好好的道了别,他们才离开。

    回了家,花继业看着玄妙儿那一脸的笑容就知道咋回事了,走到她身边:“满意了?”

    玄妙儿自然是知道花继业指的什么:“知道还问。”

    胖胖一直跟在花继业身边,他最喜欢的最崇拜的就是花继业了,花继业什么都会,长得英俊,又对自己好。

    胖胖听着两人说话,疑惑的抬头看着两人:“你们说什么呢?”

    两人异口同声道:“小孩子别管这么多。”

    说完两人面对面笑了,剩下挠头的胖胖。

    花继业在这一直待到了傍晚才回镇上去,玄文江他们跟着花继业一起回的镇上。

    玄妙儿今个没回去,因为大姐刚回来,姐妹两可是有不少的话要说的。

    晚上玄妙儿跟玄灵儿姐两躺在一个床上,夏天了,开着窗户,窗外的蝉已经耐不住寂寞的开始吟唱。

    “妙儿,咱们家变化真大,我今天下午看见咱们家那些田地果园,我真的吓到了。”玄灵儿确实为了自己的娘家骄傲。

    “大姐,这几天我再带你去镇上,看看我的铺子,看看我的学堂,让你更惊讶。”玄妙儿跟自己的姐姐可是一点不谦虚。

    玄灵儿知道妹妹的本事:“你这丫头,就是个挣钱小财神。”

    玄妙儿依偎在姐姐身边:“姐,以后你常回来呗,我喜欢跟你说话,像小时候这样,咱们睡一起。”

    玄灵儿也想起了小时候他们的在一铺炕上时候:“你还记得咱们在老宅西厢房的时候么?”

    玄妙儿想起来自己穿越来时候,第一次见到那个简陋的西厢房:“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时候咱们家被子都不够,吃都吃不饱,咱们一家人能走到今天真不容易。”

    “是呀,那是怎么能想到今天的日子,咱们那时候住在西厢房,你知道我那时候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玄灵儿说起那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那时候是苦,可是一家人在一起,好像更多是那些甜蜜的回忆。

    玄妙儿转过身看着玄灵儿:“想要一个大房子?”

    “我那时候哪有那么高的要求?我只希望以后他们再盖了房子,能让咱们住到东厢房去,毕竟东厢房要宽敞很多,门窗也都是好的,冬天不冷。”玄灵儿说起这个小小的愿望,笑的有些苦涩,一滴眼泪划过:“你说是不是很傻?”

    玄妙儿看着姐姐滑落的眼泪,自己的心里也是有苦有甜,苦的是那是被上房压迫,甜的是一家的团结。

    “大姐,现在咱们家的大房子你满意没?池塘那边的套院马上就盖好了,那个给我留了个小院子,到时候咱们可以去那住几天。”

    “就你能折腾,不过你的脑子好使唤,整出来啥都是好的。”

    “姐,你这夸我呢?”

    “不夸你夸谁?”

    姐妹两也不知道说到了什么时辰才入了睡。

    第二天玄妙儿带着玄灵儿和吕子明去了镇上,也是要带着姐姐在镇上逛逛看看自己的生意产业。

    这一天玄妙儿都是陪着姐姐一家的,到了傍晚才给他们送回去了。

    晚上都天黑了,丁蓝凌高兴的跑进来:“小姑姑,我们找到合适的人了。”

    玄妙儿倒不意外,那个地方找个欠钱的赌徒本就不难,只是要找个看着姿色好的男人,需要点时间罢了。

    “咋回事进来说。”玄妙儿让丁蓝凌进了屋落了坐。

    丁蓝凌还没坐稳当呢,就开始说起来了:“今个我跟王大哥刚到赌坊门口,就看见赌坊的大手抬着一个男子出来,那男子的外衣都没了,可见是输的多惨了吧,可是这才是个开始,那些打手出来,直接把那人按倒了,有人把他的一只胳膊拉到前边,然后一个大汉抽出了短刀,对着那手就比量怎么砍。”

    说到这丁蓝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继续道:“那要被砍手的男子吓得抬起头,对着人群大声惊呼,说谁要能帮他把钱还上了,他就给谁当牛做马,你猜怎么的?”

    玄妙儿摇摇头:“怎么的?”

    “这男子长得那叫一个俊,这小模样打扮起来放到哪去,都要迷倒不少女人的。”丁蓝凌越说越兴奋。

    玄妙儿对丁蓝凌的品味还算是信任的,所以也替她高兴:“那敢情好,人现在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