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跟四叔回村
    ,

    确实是夏天办酒席的话,菜饭不好存放,基本自己家不能留下多少剩菜剩饭,都要让帮工的带走了,要是冬天的话,剩菜冻起来,能吃一个冬天的。

    玄文信这个抱怨,也是希望玄妙儿说一句,他们出点什么,菜饭或者肉?

    玄妙儿哪能松这个口了:“那就少准备些,反正离镇上不远,不够的再去买就行。”

    玄文信心里想着,少准备,到时候不够了去你家拿,你还能不给么?“也行,那就不够了现买。”

    “四叔,我五叔那包子摊开的挺好的吧?多了买卖,你们的铺子跟着多顾客了没?”玄妙儿确实的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玄文信那铺子确实也跟着多点生意,可是他看着玄文宝挣的钱,眼红的要死,因为这钱在他心里都该是他的,现在成了别人的,他心里怎么接受。

    “整天烟熏火燎热气熏天的,怎么能好?”玄文信心里不平的道。

    玄妙儿就知道两人不可能和谐,因为都能想过害死对方了,若说他们和平共处?鬼才信呢,对了,马氏相信。

    “这事确实是四叔委屈了,不过都是自己家人,祖父祖母都愿意家里人团结,四叔也就只能委屈点了。”玄妙儿不咸不淡的提起了二老。

    玄文信现在对马氏的意见真的大了,他跟王氏商量了好多次,以后分家,宁可少要田地,也不要马氏那个丧门,就让她跟着玄文宝吃苦受穷去吧。

    不过跟玄妙儿还是虚伪的道:“可不是呢,按说这儿孙大了分家也正常,可是你祖父祖母都愿意一家人在一起互相帮衬,所以我这做哥哥的,对你五叔怎么也要谦让点,不为别的,就为了让你祖父祖母高兴也值得。”

    “哎,祖母最不重视的就是四叔,可是最懂事,最为她着想的也是四叔,这人总是拥有的不珍惜,失去时候才后悔。”玄妙儿一声叹气,道尽了为玄文信的委屈。

    玄文信心里的委屈全被勾了出来:“妙儿懂四叔,你年纪不大,这事看的最明白,你说你祖母咋想的呢?也是,谁家不是疼大儿子小儿子,这夹在中间的哪有几个受重视的。”

    “俺家还好点,毕竟我弟弟都比较小,并且我爹想的清楚,再有一个儿子成亲,就让我哥分出去,这样永远不用一家几房搅在一起闹矛盾。”玄妙儿说了自己家的公平,来衬托马氏的不公。

    玄文信有些意外:“你爹真的这么想的?”

    “是呀,就是不想一家人搅在一起事多麻烦,要是亲兄弟还好,可是还有妯娌呢?并且分出去的财产也都明确,这样以后兄弟间也不用争夺什么,四叔,你说是不是很好?”玄妙儿看着玄文信问。

    玄文信确实是羡慕佩服玄妙儿他们家,这样做的太少了,都是愿意不分家,在一起显得家世显赫,并且还能互相的帮衬,其实互相帮衬的没见到多少,都是互相争夺了。

    “我大哥这个治理家的本领真是让人佩服,不过一般人想了也不能那么做,我们那个家,难分。”玄文信现在最想分家了,可是这时候打死打不死马氏,马氏都不会分家的。

    玄妙儿看得出来玄文信是想分家的:“四叔,这百善孝为先,祖父祖母愿意热闹,愿意儿孙绕膝,这也是没办法的。”

    “哎,是呀,行了,我这不说了,家里一堆的事呢,我回去了,明天上午我过来。”玄文信越说越闹心,站了起来道别。

    玄妙儿也站起来送他:“我送送四叔。”

    叔侄两到了门口,道了别,玄文信才离开了。

    玄妙儿看着远去的玄文信摇摇头,那边真有意思。

    第二天上午,花继业刚走,玄文信就来了。

    玄妙儿没看见王氏还有点意外:“四叔,就你自己回去么?”

    玄文信点点头:“嗯,就我自己回去,现在人多手杂,你四婶不留下哪放心了。”

    玄文信其实就是怕玄文宝两口子做手脚,所以不敢两个人都走,他们最近也商量着给玄文宝的包子弄点事呢,所以自己有了害人心,自然是也怕人家要害自己。

    玄妙儿真的没想到他们跟玄文宝之间的防备这么重,这是儿子的婚事,多大的事呢,都不能一起回去,看来这两边可是有意思了。

    玄妙儿也不多问了:“那好,咱们早些回去,下午就回来。”

    玄文信愿意早点回来呢,他一百个不放心家里。

    玄妙儿跟玄文信上了马车,一路上玄妙儿看着窗外的田地,现在自己家又开了不少荒地,还弄了专门的花卉基地,其实也就是一些野花,移栽种植在一起了,然后周围圈上篱笆,玄妙儿打算爹那边的种植大棚弄好了之后,剩余的材料自己也盖个花卉大棚,冬天这花卉可是稀罕的了,自己这大棚里种些容易成活颜色漂亮的就行,比如波斯菊之类的,到时候冬天一定卖上好价钱。

    当然今年还要就要收集这些野花种子,到时候秋天出售,自己留些育苗,反正要把不值钱的变成值钱的。

    玄文信看着外边一片片的田地,很多以前都是荒地,现在都是玄文涛家里的,连池塘果园都是他们家的,这让谁看了不羡慕。

    “妙儿,你家真是发达了,这些田地,就算是镇上最大的地主,也比不上的,这才几年。”这事真心的羡慕,当然还有嫉妒恨,可惜他自己也知道没用,现在自己家跟人家完全就是攀不上了。

    说起自己家这些,玄妙儿当然自豪了:“是呀,这速度比我想的还快。”

    “妙儿你们家是不是干什么大事呢,我看那边盖了不少的房子,可又不像是房子?那是干啥的?”玄文信其实还是想打探这边的事。

    玄妙儿倒也不完全的隐瞒,因为这东西不是能藏住的,外人也都知道,只是具体的不能说:“盖些种植房,也是试探着弄,你知道我爹爱研究这种地的事,成不成还不一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