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玄老爷子来
    ,

    王氏这才满意的笑了:“让妙儿见笑了,我这妇道人家,关键时候,还是你四叔懂事。”

    玄文信听了媳妇的夸奖,自然是高兴的:“那是,这家不还得我这个爷们撑着。”

    这夫妻两互相捧起来,那还真不是盖的,你一句我一句,很是高兴。

    可是玄家的老宅,却没有那么和平宁静了。

    马氏坐在炕上,以为玄老爷子是跟着玄妙儿他们去镇上了,这样他也能安慰安慰玄文信两口子,自己心里也是挺复杂的,好在边上还有张氏呢。

    她把张氏叫到了身边:“老三媳妇,你刚才也听见老四的话了,你怎么想的?”

    张氏摇了摇头:“娘,这事咋说呢?其实要是说委屈,谁都有,那不也都是一家人么?哪有什么隔夜仇了,老四是一时的没想清楚,过几天就好了。”

    马氏很喜欢听这样的话:“你说的对,我也这么想的,这都不是外人,不过老三媳妇,你真的觉得娘偏心么?”

    张氏很想说是的,你很偏心,因为马氏把儿子当人,把媳妇当成奴,可是这时候不能那么说:“其实谁家不都是多照顾点老疙瘩,这不也是正常的?”

    “那你也觉得娘偏心老五了?”马氏自己心里也有点这么想的,所以这时候问张氏,其实就是自己心里不踏实。

    “娘,你对他们兄弟三个都很好,你就别多心了,我看老四这次就是因为这个包子摊的事,别的也都是生气乱说的。”张氏很能抓住马氏心里。

    马氏叹了口气:“其实我也知道,这都是老四想出来的,可是这事,你也知道咱们家,这不还是希望都有点机会,尽量都不在家种地么?他们怎么就不能理解我这个当娘的呢?”

    这说到了激动之处,马氏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张氏给马氏拍着后背:“娘,你别着着急,这事啊咱们以后慢慢跟他们说,他们都是懂事明事理的人,能不理解娘么?巧莲在这听着呢。”

    李巧莲被张氏点了名,也开口道:“祖母,我知道你是为了这个家好。”

    马氏这时候已经决定了让李巧莲嫁给玄安本了,至于以后玄安本真的考上了,当官了,那时候在处理李巧莲,现在还得靠着她和他的娘家呢。

    “巧莲啊,你知道祖母是外冷内热的人,你以后一定要跟你叔婶说说,祖母这心里是这个家,这次的事让他们受了委屈,祖母记在心里了。”马氏知道王氏会问李巧莲在这边听见的看见的,所以这时候也是特意这样说的。

    李巧莲其实真的是怕马氏,当然她也不认为马氏是真的这样想,她其实也是对马氏这次的做法有意见的,因为如果不是马氏让玄文宝去镇上,那不就是自己跟玄安本光明正大的去了,也不用住仓房,并且如果只有他们这一房在镇上,那多自在?现在又五叔两口子,镇上也不得安宁了。

    但是李巧莲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说别的:“祖母放心,我叔婶会明白您的用心良苦的。”

    马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家啊,不是那么好管的,这人多了,事情也多了,这一点做的不周到,也就难免有人心里不平。”

    张氏仍旧不咸不淡的劝说着,李巧莲是需要时候吱一声,不需要时候,也不说话。

    而玄老爷子这时候到了玄文涛家里,不过玄文涛不在家。

    刘氏看着玄老爷子愁眉不展的样子,赶紧过去:“爹这是咋的了?有事?我让人去找文涛回来。”

    玄老爷子摇摇头:“不用了,我在这安静一会,等老大回来,让他找我。”说完玄老爷子进了在玄文涛家里自己的屋子。

    刘氏看出来这是老爷子有事了,看来还挺愁的,刚才玄妙儿去接了玄文信两口子,这事关不关玄妙儿的?自己是儿媳妇,也不好单独去玄老爷子那屋深问,所以还是派了人去找了玄文涛回来。

    没一会玄文涛就回来了。

    刘氏把玄文涛叫到一旁,小声把玄老爷子什么时候来的,来时候的状态说了一遍:“你快进去问问啥事。”

    玄文涛心里有数了:“嗯,我这就去问问,你去给老爷子弄点吃的。”

    刘氏应下出去了。

    玄文涛进了玄老爷子那屋,进去时候,玄老爷子盘着腿坐在床上,这眉头也是紧紧的锁着。

    他走过去坐在玄老爷子身边:“爹,这是有啥事了?”

    玄老爷子听见大儿子的声音,心里踏实了一些:“老大,你说爹这些年是不是做错了很多事情?”

    玄文涛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玄老爷子忏悔了,可是这样直接否定了自己之前的一切,还是有点出乎了玄文涛的预料:“爹,你怎么这么说?”

    在玄文涛的心里玄老爷子不会轻易的否定自己的前半辈子,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厉害,儿女教育的好,什么都是河湾村最好的,他做的都是对的,是这村子的榜样,此时玄老爷子这么说,确实是让玄文涛意外了。

    玄老爷子看向了玄文涛:“老大,之前这些年,爹一直是个爱逃避的性子,什么都让你娘去做,可是当看见你娘做得不对的时候,我重视觉得不是大事,可是这些不是大事,最后都变成了大事。”

    玄文涛不懂玄老爷子今天为什么说了这些:“爹,您这是怎么了?家里出了什么事了?”

    “你娘那么偏心他生的那几个,可是没想到他们兄弟之间还有怨言了,老四埋怨我跟你娘偏心老五。”玄老爷子现在很信任玄文涛,所以跟玄文涛也是有什么说什么,因为玄文涛并不跟他们那边争斗什么,并且玄文涛心里很有章程的。

    “爹,这一只手伸出来,五根手指头还不一边长呢,就算是亲生的,也不可能完全的一样,所以这件事没办法说。”玄文涛不知道玄老爷子具体说的什么,所以只能这么回答。

    还有玄文涛了解自己的爹,他那个遇事爱躲避的性子不会轻易的改的,这是这事触动他心里了,他害怕了,等这事过去,玄老爷子还会跟以前一样。